最美的年华爱上你

96
怪咖帅不帅
2017.12.19 10:03 字数 5512

第一章 偶遇 被误会

陶陶快步冲向电梯,看到正排队的人,心理一阵焦急。她第一天上班, 难道就要迟到吗?

咦,旁边竟然还有一个空电梯!

陶陶没来得及思考,一头扎了进去,心里松了口气。

“呵,你竟然追到这里来了”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陶陶心中一紧,这声音,难道是......

陶陶转身,身后站着的人,剑眉朗目,眼中满是漠然。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唇紧抿。一身黑色西装,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浑身上下却透露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徐晟睿?怎么会是他?那个她爱了二十年的男人!

陶陶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

“没想到都过去六年了,你还是这么没有长进!” 徐晟睿一声冷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这个女人,从小缠着他。六年前离开了,他的日子清静多了,要不是爷爷逼着他,他也不会一直找她。没想到,今天她又出现在他面前了。

陶陶喉咙一阵干涩,想要解释,却觉得很无力,她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摆,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我......我是来上班.....”

“上班?我一收购这家公司,你就来上班?”不等她说完,徐晟睿打断了她。呵呵,这女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句话都能挑起他的怒火!

收购?徐晟睿竟然收购了这家公司?

“我真的是来上班的!”陶陶着急着解释,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酸的她快睁不开了。

徐晟睿不再跟她废话,拿起手机,拨通了保卫科的电话,让人过来将这个女人拖走。

陶陶着急了,一把抓住他的手,想拉下来,着急地恳求:“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这里,我只想要一份工作。”

徐晟睿看着抓在自己手臂上那双手,温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带着一丝温热。

“想要工作,可以去找爷爷,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徐晟睿说完,挣脱开陶陶。

两个保安匆匆赶过来,对着徐晟睿连连道歉,赶紧架着陶陶拖着就要走。

陶陶着急,想到等在家里的妈妈,她再也忍不住大喊出来:“徐总,如果你要赶走我,我现在就给徐爷爷打电话!以后你就会天天在徐家看到我!”

徐晟睿眸光微闪,心里的怒气再次被激发了起来。好!很好!这个女人还是有进步的,现在都敢威胁自己了!

四周的人纷纷往这边看过来,窃窃私语。这女人和总裁是什么关系?难道又是一个要爬上总裁床的女人?想到这种可能,大家眼光都变得鄙夷起来。

陶陶牙紧紧咬着下唇,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挣开牵制。可是奈何她怎么努力,都没法挣脱。她心里一阵绝望,对啊,在徐晟睿面前,她永远是那么渺小的。六年前如此,六年后还是这样。

嘴唇不小心被她咬破,那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唇,使得她的脸色更为苍白。

印入徐晟睿眼中,格外刺眼。

“到我办公室来。”

第二章 绝不离开公司

“到我办公室来。”徐晟睿说完便转身离开,不给陶陶说话的机会,只留下一个冷冽的背影。

陶陶急忙甩开那两个保安,战战兢兢的跟着他来到办公室。她克制住自己不被徐晟睿影响,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不然她和妈妈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

“既然六年前离开了,为什么现在又要出现?”徐晟睿背对着陶陶,语气平缓,听不出任何情绪。

陶陶深吸一口气,让内心平复下来。

“以前是我不懂事,看不清楚少爷和我之间的距离,我只是管家的女儿,配不上高高在上的少爷。从19岁那年离开徐家,我就决定放弃您了。这家公司是我目前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我需要钱,少爷放心,以后我一定不会出现在您五米范围内!”

现在的她没有资格谈爱情,因为她的任性,爸爸去世了,妈妈高位瘫痪,她能做的,只有拼命赚钱治好妈妈。即便,她现在面对徐晟睿依然会被他牵动情绪。

徐晟睿转过身,看向陶陶。又是这双倔强的眼睛,现在多了一丝决绝。

难道,她真的放下自己了?

徐晟睿审视着陶陶,和记忆中相比,多了一丝忧郁。以前的她,就算被他一次次赶走,她还是会笑嘻嘻地再出现,跟在他后面喊着“晟睿哥哥”。

“总裁,我需要这份工作,如果总裁不同意,我只能求徐爷爷了。”

陶陶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各种杂乱的思绪,开口。

徐晟睿冷哼,又拿爷爷压他?这个女人,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你还真是会利用身边的资源!”

陶陶心里一紧,即便是六年不见,她还是会被徐晟睿的一句话伤的体无完肤。果然,以前的她太任性了。

“徐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去报道了。”她着急离开,不能再待下去了,她快撑不住了。

徐晟睿坐到椅子上,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良久,才微微颔首。

陶陶鞠了一躬,转身急急忙忙离开,怕慢一步,徐晟睿突然改变主意。

突然电话过来,徐晟睿看到电话接起,对面急忙汇报:“徐总,您要找的那一家人已经有消息了,那个陶陶在您的新公司,今天入职。如果徐总需要详细信息,我们会继续调查她的具体岗位。”

徐晟睿回了句“不用”后挂断了电话,人靠在了椅背上,闭上双眸。

这下,爷爷该放心了,他,也不想欠他们家的!

陶陶离开总裁办公室后,快步走到电梯口,泪水倾盆而出,陶陶再也忍不住了,蹲下身子,低声哭了起来。她花费了所有的力气将徐晟睿压在心底深处,可是……可是今天只是一个碰面,他轻易击溃了她所有的防备。

陶陶,你要振作起来,这么多年,那么多哭都熬过来了,你怎么能在现在倒下呢?你不是说已经放下徐晟睿了吗?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爸爸还有躺在床上的妈妈?

终极,徐晟睿只是年少时的一个梦……

第三章 那个女人回来了

陶陶坐电梯来到部门报道,组长拿给她一摞文件。

陶陶抱着文件来到自己的位置上,深吸一口气,这份工作得来不易,她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

这一忙,就到了晚上,在所有的员工都下班后,唯独陶陶还在加班。

电脑前的陶陶,手指灵活的敲击着键盘。整个办公室只听到陶陶敲击的键盘声,哒哒哒.......

徐晟睿结束一天工作从办公室走出来,一阵阵敲击键盘的声音传到徐晟睿的耳朵里,声音仓促,感觉随时都会把键盘击破,徐晟睿顿了顿,转眼看到下面的灯还亮着。

嗯?这么晚了,还有人在加班?

徐晟睿穿上外套,转身走到楼梯口,印入眼帘的,是坐在电脑前认真工作的陶陶。她头发散落,几根头发落在脸颊,双眼紧紧盯着屏幕,手指不时在电脑上敲击,屏幕的光映在她脸上,透着一股认真。

徐晟睿微微一愣。

她竟然还有这样一面?

此时陶陶正在专注的敲击着键盘,在电脑和资料之间晃动,完全没有空闲时间去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徐晟睿。

许久,徐晟睿嘴角扬起嘲讽的弧度。

这个女人现在竟然学会了以退为进!徐晟睿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徐晟睿心情烦躁,他直接去了酒吧,点了好几瓶酒,将陆逸尘喊了出来。

等陆逸尘到时,徐晟睿桌子上已经有不少空酒瓶。

“哟,徐大少爷这是有什么烦心事了?竟然深夜买醉?”陆逸尘坐下之后,随手拿了一瓶酒喝了起来。

徐晟睿烦躁地胡乱拽开自己的领带,怒气道:“那个女人回来了!”

陆逸尘嘴巴张大,看着徐晟睿的反应,哈哈大笑:“哎哟,我就说谁这么有本事,竟然能让我们的徐大少爷变换情绪,原来是那个跟在你后面的陶陶啊?哈哈,你终于得偿所愿,找到她了!来来来,干一杯!”

徐晟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要不是爷爷逼我,你以为我会找她?”

陆逸尘拍了拍徐晟睿的肩膀:“徐大少爷,你啊,就是心思太重了。你想想,这六年里你除了拼命工作,过得就跟和尚似的,谁能让你欢喜让你忧?你啊,逃不出那个女人手掌心的,这辈子,你就跟她过得了!”

他徐晟睿会跟陶陶过日子?真是大笑话!她走了他不知道多开心,没人再烦他,他日子过得不知道多好!要不是爷爷总是跟他提起来,他根本不会想起来这个女人!

徐晟睿拿着自己的外套就准备走,陆逸尘拉住他:“你这么醉醺醺地怎么开车?我给你叫个代驾,你别着急啊!”

徐晟睿挣脱开,稳步向前。

陆逸尘看着徐晟睿的背影,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兄弟啊,还真是不了解自己。不过那个女人回来了,就有意思了。哈哈,徐晟睿又会动不动就暴躁了,他可以看看好戏了!

徐晟睿坐在车子上,酒意上来,他浑身发热,单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去解领带。

拐角处突然冲出一辆大卡车,横腰撞过来。

第四章 求你醒过来

徐晟睿刹不住,车子一路被推到路边,撞在树上,头狠狠砸在方向盘上,他完全失去意识。

陶陶下班时,公交车已经没有了,附近连出租车都没有。她无奈,只能一边往前走,一边四处看,有没有出租车。

已经晚上12点了,这个点这条路上都没有人。

她加快脚步,急忙往前走。

到一个拐角处,路上竟然有一条很长的划痕,她转头看去,一辆黑色的车子竟然横着装在树上,外面那个车门已经被撞得弯曲,玻璃窗全碎了。

陶陶心里一惊,脚不自觉走了过去,待看清里面的人时,她脑子一片空白。

里面的徐晟睿,浑身是血,头枕在安全气囊上,额头脸上全是血,前所未有的虚弱。

“晟睿哥哥!晟睿哥哥,你快醒醒,你不要吓我!”陶陶伸手轻轻摇了摇徐晟睿的身子,徐晟睿却毫无苏醒的迹象。

陶陶控制不住心里的恐惧,眼泪往下直流。她顾不上碎掉的玻璃碎片,弯曲手臂,去开车门,可是车门已经变形,她打不开。

陶陶将车门往外掰,使出全部力气往外掰。徐晟睿被一阵声音吵醒。血迷糊了他的视线,他只能看到陶陶那张惊恐的脸,还有她手上被玻璃划开的伤口,原本白皙的手竟然被鲜血浸透。

“晟睿哥哥,求你醒过来!求你……”陶陶疯狂地掰着车门。

第一次,徐晟睿发现陶陶喊得晟睿哥哥这么好听,他竟然该死的想一直听下去。

他虚弱地抬起自己的手,忍受全身的虚弱无力,按下一个按钮,车子的敞篷慢慢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徐晟睿。

陶陶看向半眯着双眼的徐晟睿,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她爬上车子,捧着徐晟睿的头,笑着哭着,嘴里念叨着:“晟睿哥哥晟睿哥哥,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太好了!”

“你……打急救……”徐晟睿迷迷糊糊地看着,心里想着,你再不动作,我就真的要死了。

陶陶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慌乱间说了地点之后,就急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捂着徐晟睿流血不止的额头。

“晟睿哥哥,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陶陶一遍遍地念叨着,声音颤抖,不知道是在安抚徐晟睿,还是在安抚她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救护车终于来了,她迷迷糊糊跟着去了医院,经过了急救,徐晟睿被推入了病房休息。

护士帮着她包扎好了之后,跟她说让她回去休息。陶陶看了眼睡着的徐晟睿,这才安心。

陶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换好鞋子,走到内卧,坐在床边看了牺牲睡着的妈妈,正准备回屋,妈妈醒来。

“陶陶?你怎么这么晚哪?”

“妈,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回来晚了。”黑暗中的陶陶,应着。

陶妈妈开了灯,眼中满是心疼,“辛苦了吧?”

陶陶将受伤的双手放进兜里,笑着摇了摇头,想到某人,她心情又沉重了起来:“我今天……遇到少爷了……那家公司是他的……”

陶妈妈心中一紧,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

陶陶紧紧握着妈妈的手,深吸一口气。

“妈,您放心,我早就放下他了,现在我只想尽快治好妈妈。爸爸因为我才去世的,妈妈也是因为我的任性才……我知道错了,我不敢了!”

陶陶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想到以前,她后悔不已。

妈妈眼中泛着泪花,抚了抚陶陶头上的碎发

“妈妈相信你,像徐家这样的名门贵族我们高攀不起,妈妈只希望你找个合适的人,幸福平安的过一辈子。”

“妈,我听您的”陶陶压下心中的酸意,自己不能再让妈妈担心了。

第五章 熟人

之后的几天,徐晟睿一直没有来上班。陶陶接连几天都在加班,组长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儿交给她,她只能不喝水不上厕所,加班来干。

偶尔会担心一下徐晟睿的伤势,可是想到他已经没有大碍了,应该也会有人照顾他,就安下心来了。对于徐晟睿来说,她不出现,他才能更快好起来吧?

“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了!”陶陶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拿起文件继续工作。

部门的人都已经回去了,办公室的灯光下只剩下陶陶一个人的身影,在电脑上快速的敲打着。

萧雨泽从总监办公室出来,准备下班回家,竟然看到员工区域的灯还亮着。

还有人在加班?他几步走过去,看向员工区。

陶陶?竟然是陶陶!

萧雨泽微微一愣,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心中一阵激动,快步离开。没多久提着餐盒走到陶陶面前。

“还没吃饭吧?”

陶陶猛地抬头,只见眼前的人手上提着两个餐盒,低头看着她,性感的嘴唇挂着温柔的笑容,身上的白色衬衣将他衬托得非常干净。

“你想让我一直提着这个吗?”萧雨泽将陶陶的思绪抽回来,抬了抬手,示意手中的饭盒。

“.......不好意思......”陶陶迅速起身,接过萧雨泽手中的饭盒。

萧雨泽顺势坐到陶陶旁边的位置上,打开饭盒递给陶陶。

“你还记得我吗?”萧雨泽抬眼望向陶陶,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陶陶心中一紧,皱着眉头,努力在脑海中搜索萧雨泽的身影。

自己好像不认识他。

“以前我跟你是同校。”萧雨泽知道陶陶没想起来。

陶陶一愣,“不好意思,我以前不太和同学打交道。”

“你当时所有的目光都在徐总身上,注意不到别人,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萧雨泽解释着。

“不好意思。”陶陶有些尴尬,当年的自己追徐晟睿,弄得人尽皆知,没想到公司都有人知道。

萧雨泽笑了笑,“你不用总是道歉,你当年对徐总的专情我们都看在眼里的。我那时候和徐总关系不错,所以认识你,现在竟然又遇到了,还是很有缘分的。你不吃点吗?我手可是举酸了。”

陶陶一愣,急忙接过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两人边吃饭边聊起母校的事情,陶陶才知道原来学校里有这么多好玩儿的事儿,自己都一一错过了。

徐晟睿从办公室出来,今天是他出院后第一天上班。想起上次救了他的陶陶,也应该去道个谢。

刚走下楼,就听到两个放肆的笑声。

徐晟睿皱着眉头,走进了员工区,映入眼帘的,是笑的前仰后合的陶陶和萧雨泽。

徐晟睿眯起眼睛望着陶陶,拿着外套的手不由的加大力度捏起来。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竟然和萧雨泽聊得这么开心?所以她这么多天,一直和萧雨泽在一起?

萧雨泽这么多年,除了他们几个同学之外,都没有和谁走得近,现在竟然和那个女人那么亲近?

徐晟睿不自觉的迈着步子向他们走进。

“哈哈哈哈........”陶陶好久没这么开心地笑了,自然注意不到不远处的徐晟睿。

陶陶的笑声传到徐晟睿的耳朵里,徐晟睿眉头一皱,眼中划过一丝厌恶。

徐晟睿将手中的外套穿在身上,转身向门口走去,眸中看不出他的心思,高挺的背影席卷着冷冽的风充斥着整个夜晚。

第六章 欲擒故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