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

“我快要死了,对不对?”我简直无法想象用着几乎不带抑扬顿挫的平淡语调说出这番话的是眼前这个仅仅只有十五岁的男孩,瞳孔里已经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是深深的黑,就如同最浓稠的黑夜一般,或者也可以说是空洞吧。

他这样说,一时之间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不会啊,怎么可能嘛。”我尽量堆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站起来摸摸他的头,“不要乱想了,好好休息。”然后低头走出病房。

我受不了那个男孩绝望的样子。

明明只有十五岁。

关上房门后我在门口叹了口气,说句实话,那个孩子的情况并不客观,如他所说,他会死,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为这么一个年轻的生命即将逝去而感到可惜。

“叔叔,挡在门口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那个小女孩又来了,自从男孩住院以来我每天都能看见她,以至于我这个医生都认识她了,她的手里照例拿着蓝玫瑰,只不过这次是两朵。

“啊,不好意思。”我从门口移开,顺手掏出一根烟点上。

“抽烟也不是一个好习惯啊。”小女孩笑着把烟从我嘴角拿掉,顺势把她手里的一朵蓝玫瑰放在我手里。

“谢谢。”接过花,很漂亮的蓝玫瑰,今天的阳光很温暖,透过医院的落地窗在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剪影。

我转着手里的蓝玫瑰好奇的问她:“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每次过来都会带蓝玫瑰。”根据我的记忆,她应该是第一个看病人送蓝玫瑰的人。

“因为花语啊。”女孩头低了下去,凝视着眼前的蓝玫瑰,阴影附上了她的额角,我能感受到她在压抑自己的感情,原本在她脸上的阳光笑容一丝也寻匿不到。

“花语?”

“蓝玫瑰是人工种植的花,在自然状态下是不可能会生长出这种花的,所以它的花语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女孩的肩膀开始抖动,刘海盖住了她的眼睛,我无法看到她眼底的悲伤,但是顺着脸庞滑落下来的泪水让我很是心疼。

“不可能发生的事,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么。。。”我把花别在胸口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即使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好,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也好,我都希望他能好起来啊!”女孩再也抑制不住,小声的哭起来,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不会打扰到别人。

我无言的看着面前这个孩子,再次长叹了一口气,“会实现的。”我说。

女孩奇怪的看着我,我伸了个懒腰,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告诉你一件事吧,蓝玫瑰的另一个话语可是‘奇迹’啊。”

女孩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的望着我远去的背影,脸上的泪痕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晶莹的光芒,不久,笑容再次浮现在她的脸庞上,“谢谢你啊,医生。”她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病房。

关上房门,殷红的鲜血从我的嘴角滑下,伸出手背抹去。

“你还真是笨到可以啊,竟然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换那么一个小鬼。”从房子的阴影中走出一位美丽的少女,背后生着一双巨大的骨翅,额头上的两对触角格外醒目,她拍拍我的背,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漂亮的眸子里像是有火在烧。

“抱歉啊撒旦,没办法啊,谁让我就是一个笨蛋啊。”我笑了起来,无奈的耸耸肩,转过头看着撒旦,自己的身体正逐渐地化为粉末,随着风向窗外飘去,而后消失在午后温暖的阳光里。

“因为。。。是奇迹啊。不是么?”

 “虽说猫有九条命,但是你这只笨猫也太随便了!”虽然还是责备的词语,但是撒旦的脸上已经没有怒火了,她看着随着我身体逐渐消逝而掉落在地上的蓝玫瑰。

“奇迹。。。么?”

在黑暗中,那朵蓝玫瑰是那么的刺眼。

第二天。

“这是奇迹么?!”医生拿着男孩的化验单推推因为震惊而滑落的眼镜,兴奋的声音都变调了,“竟然痊愈了?这想都不敢想啊!这简直就是医学上的奇迹!”

“是啊,是奇迹啊。”女孩边哭边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泪水落到她胸口别着的那朵蓝玫瑰,她轻轻用手拭去。

突然她想起什么,猛地抓住这个医生的手,着急的问他:“之前的那个医生呢?怎么没有见过他了?!”

“他啊,印象不深,昨天好像突然辞职了,我也没有再见过他了。”医生说着拿着化验单迈着大步朝男孩病房走去。

留下女孩一个人望着窗外的太阳伫立良久,她突然在想,我到底在想谁?那个人到底真的存在过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红玫瑰 -- 我爱你 康乃馨 -- 母爱 米红康乃馨 -- 伤感 郁金香 -- 魅惑、爱之寓言 黄郁金香 ...
    纯莹一一北原莹子阅读 317评论 0 10
  • 早起: 晨间日记: 喝水+热干面+红枣姜茶 单词15,口语1 姨妈要来的前兆:莫名烦躁加什么都不想做 工作上毫无进...
    理想几块钱一斤阅读 23评论 3 0
  • 5月1日,劳动节了。不知不觉一年当中的四个月就过了,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真是就像朱自清的《匆匆》中说的:洗手的时候,...
    薛薛闲扯阅读 32评论 0 0
  • 最近阅读了两种笔风下的嵇康:安意如,刘小川。 可以说应是女性视角和男性视角下的代表性产物了。 下面,就让我们走进“...
    薇婷_阅读 520评论 0 4
  • 老贵阳豆花面 李鳄泪 金匾悬门脸,竹桌摆四方。一团筋道面,半盏爽滑汤。腐嫩红油辣,鸡鲜薄荷香。抹唇呼量少,添碗再来尝。
    李鳄泪阅读 53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