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中的“美味”

突然很想喝排骨湯,今天對一友人説。

    這還不簡單,你發紅包給我,我買回來做給你喝。她説。

    好吧,立即轉錢給她,并叮囑:順便買些蘿蔔,或其他菜回來。

  嘿嘿,回來时,却祇有西紅柿、小蔥、花椒、姜及排骨。

    “你買的蘿蔔呢?”

    “我覺得就西紅柿挺好,不用加蘿蔔了。”

    那麼好吧,我打算自己親自做吧,她説,做湯要這樣做才好喝,如此這般,說了一堆道理。

  那麼好吧,我也樂的清閒。

  終於,我期待的貌似很美味的湯好了。

  一品嚐:“我的媽呀,是不是今天的鹽不要錢?”

   

  “哎呀,我明明嚐過了,根本不可能太咸的呀。”

   

    真像記憶中媽媽做的菜或湯,不是太辣、就是太咸,瞬間有點暈:什麼時候,不用自己動手,也可以喝到很美味的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