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春秋(第二回)

      我们有必要先来简略的认识一下《春秋》那时的各路诸侯及当时的战略格局,简单说,当时有晋、楚、齐、秦四强分列北、南、东、西四方,中间夹着周天子及一群小国家,围绕着土地、君权、女人而进行战争、外交、通奸、赋诗等一系列活动。《春秋》是鲁国的史书,是以鲁国的12位诸侯年号进行编年的,所以首先登场的是鲁国。

鲁国是周公的封地,相对完整地保留了周公制定下来的一系列文化遗产,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文化大国而不是军事大国,鲁国人最擅长的大概是祭祀、礼乐之类的事情,吴国的季札在鲁国听了历代历国的音乐后,流下最史上著名的乐评。鲁国尽管国力不强,却一直能得到列国的尊重,原因是鲁国具有列国无以伦比的文化软实力。鲁国最大的外交关系是和齐国开展的,齐国一直是可以和楚、晋抗衡的大国,而鲁国长期受到齐国的欺凌,要么规规矩矩听齐国的话,要么就巴结晋国以求得到其保护。当然,鲁国最大的骄傲就是诞生了孔子、孟子这样的人物。除了齐国之外,鲁国周围都是一些小国家,对他不构成威胁,虽然经常受到齐国的欺负,但也都不很严重,因为齐鲁两家形成了世代的姻亲关系。所以鲁国位置让他可以做一个旁观者,负责记录他看到的这些事情,形成了《春秋》。

鲁国北边的邻居齐国是传统军事强国,是姜太公的封地,齐国继承了东夷的文化,从《诗经.齐风》流露出了很多的尚武精神和奔放的爱情故事包括乱伦,齐国的故事太多了,我们只说他跟鲁国的关系,两国一衣带水,唇齿相依,关系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互相把自家的闺女嫁给对方的君主,所以交恶的时候就是女婿打岳父,外甥打舅舅。很多邻国之间都是这种关系,包括当时的秦国与晋国、欧洲的英格兰和法兰西都是这种姻亲之间的纠缠不休,夹杂着篡位、乱伦等事件。

齐国向西是晋国,春秋时期真正的强国。国家大了,什么鸟都有,产生过晋惠公那样无耻的君主,很多骂人的话用在他身上都很合适,也产生过晋文公重耳那样英明的君主。春秋两百多年时间,有一多半时间是晋国做霸主,因为晋国太强大了,谁都灭不了他,所以后来他只好把自己分裂了,他是如此强大,乃至分裂出来的韩、赵、魏三国还都是强国,全部进入战国七雄的名单,所以晋国自己就占了战国七雄的七分之三。

鲁国西邻是卫国,这个可怜的国家好几次被灭国又复国,他夹在列强之间苟延残喘却又加起来生存时间又很长,《诗经》里面,郑风和卫风很相似,被称为郑卫之音,大都是记载男欢女爱的,有些非常露骨,被宋代的朱熹称为奔淫之辞。比如《召南》“有女怀春,吉士诱之。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意思是有个男子打死一只野鹿去诱惑一位女子,女子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说:“你个坏蛋,动作轻点,别弄坏的我的新裙子,也别惊动我旁边那只睡觉的狗。”相比之下《静女》里面的“静女其殊,俟我于城隅”则含蓄多了。听着《诗经.卫风》长大的卫国人也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淫事,好几任国君我都没弄清楚他们到底是父子还是兄弟或者既是父子又是兄弟。

再向南就是宋国,宋国地位比较尴尬,他比小国大,比大国小,自尊心强,自我感觉好,当附庸不甘心,称霸又成不了。宋国盛产两类人,一类是圣人,一类是傻瓜。圣人如:墨子、惠子、微子、叔梁纥等人老家都是宋国的,傻瓜就更多了,比如“拔苗助长、守株待兔、野人献曝、愚公移山这类事情都是宋国人干的,那时候带着宋国标签出场的人物常常都是这类故事的主角。还有一类人是庄子,我不知道该把它归于圣人还是傻瓜,有时候这两者似乎没有明确界限,或者说他是披着傻瓜外衣的圣人。宋国辉煌的时候出过一个著名的宋襄公,他看着人家齐桓公、晋文公称王称霸的,自己眼馋,也想弄个常任理事国当当,结果应了大臣子鱼的担忧“小国争盟,祸也”,被楚国人围城后水尽粮绝,从此,人类语言里多了一个词语叫做“易子而食”。

宋国再向西是倒霉的郑国,夹在晋楚两个死磕的大国之间,永无宁日,列强们都不舍得在自己家里打架,结果都跑到郑国去约架去了,类似今日的中东,朝鲜半岛,就是列强开战的战场,是考验政治家智慧的地方,因此郑国政治家子产成了春秋的明星政客,韩国总统朴槿惠曾说对她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其实她更应该读《春秋》,多向郑国的子产学习在大国的夹缝中的生存之道。

最南边的楚国似乎是为了战争而生的,虽然以后会诞生屈原、宋玉这样的人物,生产出楚辞这样的文字,但在那时的楚国基本上被认为是一个野蛮的国家,看一下楚康王的一段话:“国人谓不谷主社稷,而不出师,死不从礼。不谷即位,于今五年,师徒不出,人其以不谷为自逸,而忘先君之业矣。大夫图之!其若之何?”意思是说:“老子当了五年君主,还没打一场过瘾的仗,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死了都没脸按照礼仪安葬啊,全国人民都不原谅我啊。”所以楚国到处树敌,甚至跑到周天子家问问人家的鼎有多沉。楚国欺负人惯了,最后却被秦国欺负的最厉害,所以后人说“亡秦必楚”,做为楚人的项羽于是承担了这个任务。

最西边的秦国就不用介绍了,从春秋五霸到战国七雄,他是笑到最后的胜者,可叹的是纵横捭阖的秦始皇刚一死,他的儿子就被一个太监欺负的连鹿和马都分不清了。至于吴、越、陈、蔡、徐、莒等暂且不表。

至此,各路诸侯粉末登场,下一回准备开打或者开会!

margin:0cm;margin-botto��x�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