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梦(十三)迷魂香

(十二)准备出行

(十三) 迷魂香

 

    出发头两天,一路无事。依着那晚练剑的心态,放松放空,意随身动,竟然能每天策马飞奔一个多时辰,当然,上马车后免不了佩服自己没有被颠散架。

    第三日黄昏时分到达一处温泉驿站,预计第五日晚到达长安城外,虽然安顿的时候阿良有些迟疑,但还是放弃了连夜赶路的计划。我虽然不知道他在优虑什么,想必与我此行的安危有关。

    是福不是祸,若这三百亲卫加三千府兵都护不了我,进了长安又能如何?再说我也想泡泡这真正的温泉,念儿一听带他玩水,兴奋得眉开眼笑的。

    甫一进门,就见一白衣女子,戴斗笠,白纱覆面,抱琴坐于一角。见着我们进来,起身福了一福,原是往长安给太后祝寿献舞的艺人。我示意阿良命他人自便,不必清场。便领着欣儿等进了后院。

     念儿出奇的喜欢水,我裹了浴袍托着念儿,任他脱光了在水里四肢乱扑腾的好玩,咯咯笑个不停。不一会,念儿手脚末梢皮肤微皱开始发白,这小东西才千不愿万不肯的被我从水里拎出来,交给欣儿擦干换衣后去哄觉,不一会就甜甜睡去。

    欣儿抱着念儿去了不一会,又回来了,见我还裹着浴衣,凑过来:“爷,奴家侍候您。” 

    我正想点头,又想起她第一回侍候我沐浴时的样儿,似笑非笑看她一眼:“又闹?念儿不用你看么?” 

    “阿良在身边守着呢。”她丢过一记媚眼,开始解我腰际的带子。真弄不了这小妮子,人前一副俏皮小丫环,人后就一副娇媚入骨的样儿……睡你主子的男人,你确定你主子不会生气? 

    脑子这样想着,姐可不敢提醒她,万一小妮子说:主子让奴家好好侍候爷……这可是隋唐,姐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柳下惠吧。 

    捉住她的手,正要开口拒绝,欣儿叹了口气:“爷您真的是要和主子赌气到底么?主子要知道您今晚在这过夜,又该刺心了呢!”

    我一愣,手上就缓了一下,欣儿却也松了手:“你这个人啊,究竟是无情还是多情呢?”

    说着自袖中掏出一只紫色小瓷瓶子,我看着眼熟,她已经一把塞我手心里,低声道:“知道你睹景思人,这迷情香你用一滴就好,不可多用。”说完似发恨推了我一把就掩门出去了。 

    我看着手中这小瓷瓶子发呆:睹景思人?是了,这是长安至太平的必经之地,想来,李琼和王念恩自长安返太平时曾在此处逗留。(注:事后就我所了解,我此时推测不差,两人曾在此住了小半月,具体原因后面再说。)

    手中这个小瓷瓶正是当日柳淑和给我的,忆及当日柳淑和的言行,我暗自后悔没有去王念恩的寝宫查看,据说李琼对王念恩相当重情,寝宫所有东西按原样保存,每日有人打扫供奉,丫环仆妇留了几个贴身的侍候念儿,其他的都重赏打发还家了。虽然不一定能套出什么话,至少应该能见着几张画像吧?至少李琼书房那张娴淑仪领着众人赏月的图就相当传神。

    心下懊恼归懊恼,欣儿想必又会错了意,以为“爷”到了旧地思念王念恩,这迷情香应当是武侠言情档里的致幻药,可产生幻觉,见到心底最想见的那个人?

    至于我最想见的那个人,我此刻最想见的应该是我爹娘吧!毕竟生我养我这么些年,眼看着我这盆花要被一个叫做女婿的人抱走,结果就夭折了! 

    我叹一口气,打开瓶塞,轻嗅,无味?感情这小妮子逗我玩呢?随手将瓶子扔入温泉之中:致幻剂?姐虽然药剂学学的渣,但也勉强极格好不!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提纯的技术,哪来的强致幻剂?姐是学医的,这不科学!

——————我是无敌分割线————

PS:有许有人会问,明明是迷情香,为什么标题是迷魂香,解释一下,因为迷情香迷惑的不是情,是魂。

(十四)幻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四)幻觉 (十五)阿银 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念儿贴在我怀里午睡,柔软温暖。我小心的把念儿挪开,撑了个懒腰...
    笔间流年阅读 154评论 0 1
  • 这个栏目用于总结我在朋友圈里每天发的英语小知识。 6.1 每日一词:resupine,仰卧的。仰卧起坐是sit-u...
    慕愁空阅读 310评论 0 0
  • 文/LeeWill 王伟就是个怂包。他把我的东西放到门口,然后发了个微信告诉我:“行李放在门口了。”我竟然还回复了...
    LeeWill阅读 99评论 2 0
  • 来深圳很久了,一直都想去深圳欢乐谷耍一耍;终于有时间(2017/8/5)出来陪着公主一起耍了一天,耍到腿软(第一次...
    Jason_Lillian阅读 2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