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色彩 是万千个世界

人,偏爱美的东西,如佳人爱彩虹。

彩虹,色彩斑斓,宁静深远。

遗憾的是,美物不是常存有。雨后才有彩虹,悬挂于空中,如自然造作的衣裳,七彩绚丽,光,化作不同的色彩,映入眼帘。

远远观望,时常惊叹于自然造物主的神力,给人以辨别色彩的天赋,这是多么难得可贵的一种馈赠。

时常想,人望彩虹,观这世界的五光十色,究竟是一种本能,亦或一种生命的探索。

树叶是绿色的,大海是蓝色的,血液是红色的,眼珠有黑有灰有蓝色···时间千千万万的色彩,涌入眼帘中,给人以不同的感受。

红色,给人以强烈的热情,蓝色给人以浪漫,绿色则是生动鲜活的生命力,无需语言就诉说出了内在的情绪与感受,自然创造的色彩,果真是源自神力。

孩童时期,画树总爱涂上绿色,天空总是涂上蓝色,这是对世界的最初印象。后来,有画家们将人脸画成黄色三角形,海画成红色紫色,这是对世界的后来感知。

万千的色彩交融、相汇、互变,人们的情绪也随之跳跃,甚至,感受到了超乎画与色彩之外的情感。

我愿意将其形容为——色彩在说话。

每一种色彩,都是神发出的声响

有时,神在自言自语

有时,神眨了下眼

有时,神翻了个身,发出了声响

神踮起脚尖,弄出了一连串的声音

当神歌唱时,这些声响便一拥而起

化成了一种种人们看见的颜色

给人以思考,感动,与喜悦

总有一抹色彩,令人心旷神怡,在这一瞬间莫名温暖。

当我们健康的与色彩相遇,我们的身体内、我们的情感、我们的心魂,甚至我们个人的成长将会逐渐发展出一种内在的活跃,并将能创造性的进行思考、工作、同理他人的情感。

就如捕捉风景一样,柔和清新的色彩,搭建起一种“色彩环境”世界,散发出神奇的能力,化作阴阳两面,不同色彩在不同环境中发出不同的能量,给人以利或弊。

也就是说,色彩予人的,不止是情感的多重。更进一维度,正是生命与艺术的交响。

生活,不在别处,诗和田野,也并非只在远方。我们不是逃离此刻这喧嚣的世界,去建另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国。色彩下的世界,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市井生活,有琴棋书画的艺术人生。

当看懂了世界的色彩,听见了艺术的远处呐喊声,越觉得人的渺小与脆弱,就越苛求心里的慰藉与平和。

这,就是生而为人的畏惧心理,既不可耻,也无需困惑。

当你在感慨人生时,便是自我顿悟与觉醒的开始。

我一直相信,人有自我感知艺术的本能。

如,人都喜彩虹,爱美物,世界上的文化,习俗各不相同,唯有艺术无需语言,便各自心领神会。

究其根本,才发觉自我正在被治愈中。

少年时,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对主人公不胜惋惜,但更多是敬佩;青年时,听莫扎特的《奏鸣曲》,每每被其洋溢的昂扬的激情感动不已;而今,看永觉法师的画作,体悟“自然艺术禅”的精神世界,终寻到内心的力量与平和。

为人,看这世界的辽阔与深邃,用十指直接雕琢出一幅幅生动的图画,“与色彩没有隔阂”,这或许就是永觉法师深层艺术的本性澄明。

有幸遇到永觉法师的画作,我无疑是个幸运的人,找到了抚平创伤的艺术良药,这也许就是上苍的奇异恩典。无论曾经或当下面临着何种难以言表的苦楚,与色彩、艺术相伴的人生,都不觉虚度。

作为浩瀚宇宙中一粟的我,却也有着欲悟透禅意之心,最初接触禅意之光,是王阳明的心学,此次,我想要摆脱自我,不做梦中人,从知行合一中探寻禅中真我,但始终难有所成。初遇永觉法师,观其画作,顿觉得以往的我,正是百年前废寝忘食观竹子格物致知的王阳明,找错了方向。

所谓悟道,所谓人生,悟,不在强求中,而在一瞬间。

画作洋溢着禅意与自然,诉说生命力量的永觉法师,正是那静谧中已然悟道之人。尤其,最喜永觉法师的油画。善于运用大色彩来诠释禅宗的永觉法师,流动着清丽韵律的禅境作品,渲染着色彩的明亮与鲜艳,是艺术实相的神韵表达,是灵明的回归,亦的心灵的互通,是听见神发出声响后,作出的色彩。这种来自禅意的疗愈,净心静心。观画之人认识自己与接纳自我,感知到画家的心境并吸收,转为自己的精神能量,以走上自我疗愈之境。

色彩达心灵,艺术至人生。

或许,这场色彩艺术的疗愈,正是人人得禅道的初始。

色彩于我,艺术于我,都难能可得,亦不胜感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