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

伟哥今年四十八岁,我的堂堂堂哥。

中秋那天回老家,老公因为去单位有事,我就在离家很近的超市门口下车了,伟哥刚好骑着电车路过,立刻停下来打招呼。

他买了韭菜、肉,满头白发的他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英俊。

按关系算,他是我老公的同学,还应该是我的表表姐(妈表妹的女儿)的未婚夫,我妈的媒人,从开始说媒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至今俩人还是未婚。

可能是因为妈的那层关系,伟哥我俩的话题就是我的表表姐。

“霞姐快五十岁了吧?”我问。

“她比我大一岁,四十九。”

“霞姐不知道咋想的,马上是五十岁的人了,你俩多不容易,既然兜兜转转还有缘分,就应该珍惜,一个人一生还会有几年的幸福?”我又犯了好为人师的毛病。

“你霞姐就是事儿多。”伟哥满脸的无奈。

“我前天还去看她,我打的野兔野鸡给她两个,给你红姐(霞姐的妹妹)了个最大的。”

“她妞要学广播主持,学费一万多,你霞姐想让我出。”

“我刚收秋见了一点钱。”

……

他絮絮叨叨说,“她不让我出去打工,只那一点死工资,她的生意太高端,在小县城市场打不开,还不如在太原生意好。”

“我不出去(打工),哪儿来钱?”

从他的叙述中,让人体会不到他抓着幸福的感觉,更多的是无奈,和对生活的低头。

当初,伟哥大学刚毕业时,分到了市里,他和我老公他们同年龄的比,找的工作好还稳定,很是得意了一阵,和霞姐定了好多年的娃娃亲也退了,迅速和一个什么大队长的妞结婚了。

那大队长的妞个儿矮人俗,但是超活泼。她在老实木讷一股书呆子气的伟哥手里几年,儿子七八岁时突然跟着一个大叔级别的老男人跑了。

此时伟哥在单位也受了工伤,轻微脑震荡,带薪长期休假。

老婆跑了,伟哥单身。

霞姐那边莫名其妙也离婚了。

当年的两只鸳鸯,时隔十多年,又游到了一块儿。

我已经近三十年没见过霞姐了,不知道当年清新脱俗性格有点执拗的她现在啥样子。

“伟杰呢?”伟哥问,那毕竟是他同学。

“他去单位有事,刚才他可能没看到你,啥时让他请你客。”

“好。那我走了。”他点头,骑上车走人。

他的背影,带着满身的孤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