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

若你问我为什么?

恐怕我无言回答你

若你问我要什么?

恐怕我说不出个之所以


当我在欢笑时联想到你

当我在忧伤时联想到你

那么这种还能归类为 一时性起?

万分之一,死去的鱼都漂流下去


也许不再想要师兄,或她的身影

也不会是她的美丽

预言有时不过安慰

嘲讽着那时自己,似水柔情


如果让我再一次奢侈

我不会选择继续

宁愿陌生的虚情假意

也不再图求强笑的面具


我用四年告别一个过去

山田上的一颗心,不再联系

时间的确早已改变一切

山上的恶魔在跳舞,脆弱的人在作茧自缚


重情的人儿更加无情

一个椭圆的美玉

一阵看不清的风

都胜过一棵毫不在意,弃不足弃


若你问我为什么?

我将不知从何说起

——愚人节的玩笑开的太久了

两次愚弄,耗尽大半氧气


会有一个人看到我夜里的剪影

我不对未来充满光明

因为我自己就是那光而已

只希望,拥有一个 坚强的阴影

“我被太多思绪占据,算不得流浪,不过放逐自己。”


 ——2015.7凹凸曼(佐佑一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