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等了你十年(下)

如果不要这个孩子,我们的婚姻再往下走简直不敢想象,毕竟,一定程度上,说孩子是婚姻的纽带还是很有道理的,夫妻二人一起把双方的结晶抚养长大,一起经历双方基因的传递过程,看着这个孩子像爸爸又像妈妈,真是一个神奇的过程。

所以,很多人在婚姻里举步维艰时,坚持下去的理由都是:为了孩子,有时候孩子懂事后,看到父母吵架闹分手就会去劝,而且生活中被孩子劝着维持下来的婚姻不在少数。

综合考虑我决定接纳这个宝宝,暂时让媳妇的妈妈来省城照顾她和大宝。媳妇妈妈来了后,我算是终于清楚了媳妇那些: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观点从哪里来的了。原来都是媳妇妈妈的中心思想。有人说:看看你的丈母娘,那就是你媳妇未来的样子。当时看到这句话觉得无比夸张。毕竟,我们一直努力,去到了父母不曾去过的地方,学习了父母从未接触的思想,就是为了,不再像父母一样,可是,等回过头来才发现,原生家庭的痕迹一直都在,你还是在用妈妈对待爸爸的方式对待老公。

婚前觉得媳妇妈妈是个有气场的女人,婚后才发现媳妇也渐渐变得语气强硬易怒,得理不饶人,听不进意见建议还一意孤行。这样的媳妇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毕竟,在厂子里习惯了大家的毕恭毕敬,回到家多想听一句温香软语啊,但是媳妇在妈妈的影响下越发强硬了,已经近乎变成命令的口气和我说话,这让做惯了管理的我很窝火,本来嘛,管理者都是非常有主见的人,最讨厌别人指手画脚语气强硬,仿佛生活处处受干预和压迫。

而媳妇妈妈又是非常护女儿的人,有时候明明是媳妇强词夺理但她却一味偏袒,又十分爱打探消息,我稍晚一些回家就要反复追问去哪里了,感觉生活毫无意义,这完全没有人关心我的感受,回家都见面已经是公式化了。

终于,媳妇又到了预产期,真的生了大胖小子,我老妈激动的老泪纵横,是啊,越是农村收入低的地方,越是可着劲儿生孩子,又特重男轻女。

不过,我的孩子,我很爱他们,不管男女。最近很久都是在厂子里拼,但也不见利润增多。我埋头研究,思考不同部门的差异与健康。

然而,厂子却有情况了:有一天,当正在出租屋里睡觉,经理慌慌张张的过来拍门,语无伦次:厂里、、、厂里着、、火,着火了。

我顿时睡意全无,心急火燎地跑去,果真,火光满天,浓烟滚滚、消防队已经来了,但厂子里堆满了许多原材料,所以火势丝毫不见减下来,我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这下子,或许,一切回到解放前。

可是,结果比我预想的更坏,有两名工人重伤,火速安排好住院时宜后,我慢慢的理清这个事情的思路。

收拾残局,把厂子转手,设备卖出,货款结算清楚后,给两名工人支付了昂贵的医药费和赔偿金后,我基本就是个穷光蛋了。

一无所有的我心情十分低落,本想着回家后媳妇会给我许多安慰,毕竟,我现在只有她了,可是,生了儿子的媳妇也觉得自己像是下了金蛋的母鸡傲娇不已,看到我一副落败的样子不仅没有只言片语的安慰,反而抱怨自己瞎了眼嫁错了人才要和我一起受苦,加上她妈妈这两张嘴,我实在是头大,只得退了省城的房子,带着她们回到父母家。

尽管早已料到回来的后果,也打算在家待一段时间等媳妇和爸妈相处融洽了再出去挣钱。但很多事情都是知易行难,也有可能是命中注定吧,尽管我使出浑身解数要当好这个夹心饼干,但那时的妈妈就是火爆脾气依旧,处处看不惯媳妇的花钱方式和好吃懒做,而且看破不说破睁只眼闭只眼不就好了,人家非要说出来,还要当面指出。而生了儿子的媳妇也不再是当初刚结婚那个温柔的小媳妇了,她一向认为生了儿子好像就是替我家续了香火颇有功德,所以现在面对妈妈的指责她也是得理不饶人的怼回去,连带着抱怨自己嫁错了人家,老公窝囊没本事过的处处不如人等等这些难以入耳的话。

这样的家实在难以忍受,每天回来,气氛紧张,两个孩子哭哭啼啼没人管,袜子飞满天,本来就刚因厂子的事情而郁闷不已的我心情压抑到极点,一天媳妇又因为鸡毛蒜皮和妈妈大吵,我实在难以忍受,就出门到一个小酒馆喝了几杯,都说,酒能解忧,喝了这些酒头开始晕乎乎的,好像烦恼都没有了,我慢慢的回到家,媳妇依然在哭哭啼啼的和闺女抱怨自己命苦,嫁了个这样的家庭没一天好日子过,我不禁有些窝火,以酒壮胆我大声问她:你后悔吗?

媳妇见我这么大声,愣了一下,马上,她就闻到了我的满身酒气,她开始尖着嗓子骂起来:看人家小兰的老公,又能挣钱又体贴,小兰天天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看看你,跟着你简直倒了八辈子霉、、、在她絮絮叨叨的还在数落我家的种种时,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实在不想再忍了,就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警告她不要再说了,可是她实在不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见我想动手就嚎啕大哭,以我以前对她总是百般包容她好像料定我不敢打她,所以,她才肆无忌惮的用手反过来推我的脸,边推还边扯着嗓子:长能耐了是吧,当初你也不记得你是怎么追我的,现在到手了又嫌弃我是吧。

两个孩子号啕大哭,我心烦意乱,偏偏这时候媳妇又激我:你不是要打我吗?打啊,今天要是没打你就不是个男人。说完斜着眼睛狠狠的剜我一眼,我被激的难受,一时头昏脑胀,抓住媳妇衣领的手往前紧了紧,一下按住她的脖子,自己也压倒在她身上,她看我动了真格,恼羞成怒,也腾出手来使劲儿揪住我胳膊上的一块肉,疼的我一个趔趄,本来我也只是想着点到为止,没想到她又用腿顶住我的肚子,让我只好再应战。

我毕竟块头大,尽管我尽量控制着自己别伤着她,但还是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青紫色的痕迹,看到这个,我就住了手,她见我停手又开始嚎啕大哭,我心烦无比拉开门就走了出去,头昏脑涨的在外面瞎逛荡。

大街上安安静静的没有什么人,除了几家小饭馆和小商店依旧灯火通明,整个村庄都沉睡在黑暗中,我就这样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着,不时惹起所路过之处的狗狂叫两声。

后来,我就在村子里白天最热闹的小街上那排用树木堆成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吃力的思考者我和媳妇的关系,不知道过了多久,腿都麻了,我才又慢慢站起来朝家里走去。

灯还亮着,我舒了口气,以为媳妇儿在等我,但进门就听见两个孩子哭的撕心裂肺,我的妈妈抱着弟弟在屋里走来走去,见我回来着急的问:你媳妇呢?

媳妇不在家?我也懵了,忙把刚刚的事情大致和妈妈描述一遍,她关切地说,是不是去姥姥家了?你快去找找吧。

我一时赌气,至于吗,牙齿和舌头哪能没有摩擦,吵个架就离家出走,都怪我对她太百依百顺了,惯的不依不饶的,照这样下去还得了,我决定治治她的性子,让她在娘家住几天吧,等气消了,她自己就回来了呢。

就这样,我硬着心肠逼着自己在家里待了三天,第四天一大早就提了一大堆东西去了媳妇妈妈家打探消息,媳妇妈妈依旧笑眯眯的接待我,但问到媳妇在哪时她吃了一惊:不是在你家吗?开始我以为她是故意的,以为她是在生我的气,后来才发现他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心莫名的慌张,拜别了岳母匆匆回了自己家。

回到家把两个孩子交给爸妈,我就定了回厦门的票,媳妇在老家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如果出走,我认为应该是回以前工作生活过的地方了,只有厦门。

来到厦门我就直奔公司,各种打听媳妇的消息,但却一无所获,我又去到她以前工作过的地方找,但都没有找到。

我给爸妈报了平安后就决定回来上班,毕竟还有一对儿女嗷嗷待哺。就这样,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我除了过年回家看看孩子外,其他时间都在单位打拼,同时仍旧不放过媳妇的丁点信息。

每每在深夜里,我就开始拼命思念老婆,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人也越来越瘦了。每每回忆往事时,就不知道自己当初究竟为什么会和老婆吵,所以就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再忍一下,都说忍无可忍,重新再忍,是婚姻生活中的至理名言。可是“忍”字本就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当时确实是很难控制住情绪的,但是等到多年后,又常常忘记了当初争吵的那些莫名其妙的理由 ,但争吵造成的后果却不能不承受。

有时候常常会想:媳妇到底去了哪里,由于媳妇很漂亮,难道被坏人遇上起了歹意,又或许被拐卖了?但这些都只能是猜测了,老家当地的派出所早已立案,却一直毫无发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真是让人气馁。

媳妇的妈妈倒也是还算善解人意,除了刚得知媳妇失踪来我家大闹了一次,这几年也到一直很安静,也实在是无可奈何吧,不过我这几年虽不在老家,对媳妇家也算是尽了力,这几年在外的工作顺风顺水,由于之前就在做管理又有了创业经验,所以现在做起管理来更有同理心,老板也更加倚重我,所以我就把媳妇的弟弟安排到身边来工作,一来对媳妇家帮点忙尽点力,二来媳妇有什么消息,就算不和我联系总要和自己的父母联系,我把妻弟安插在身边,消息也自然更灵通些。

工资奖金日益丰厚,我依旧省吃俭用,只给自己留一点儿生活费,而把其中的绝大部分寄给爸妈,让他们带着我的一双儿女吃好穿好,不要本来就没了妈妈的疼爱又要在物质上匮乏,日复一日,没有媳妇的消息,两个孩子成了我拼搏下去的所有动力。

身边也不乏对我示好的姑娘,但是,我总感觉媳妇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所以,始终不敢尝试着开始一段恋情,以至于公司里的人都觉得我在感情方面很古怪。

眨眼间八九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媳妇的丝毫消息,值得欣慰的是当初毛毛燥燥的小伙子我的妻弟如今也成了成熟稳重的中层管理了,颇得大家赞同,也算是为媳妇家办了件好事,妻弟的优秀吸引了很多姑娘投怀送抱,他也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小两口谈了一两年,商量着回老家结婚了,临走,妻弟和我聊了很多,也在不住诚恳的劝我,遇到合适的姑娘就在一起吧,别等了。

这些年,媳妇父母都对我的评价高的异常,说我是难找的好男人,可惜自己女儿福薄,他们也总明里暗里的表示等下去的希望渺茫,建议我再娶,一再表示不会怪罪我,可是,我的心里,总想再等等,再等等,或许,明天,一睁开眼,媳妇就回来了呢。

十年了,两个宝贝也都长大了,这几年随着薪水增多,我对两个孩子各方面的投资都大得惊人,毕竟,他们是我与媳妇的最后链接,也是我现在所有的希望。每次我回家,总是带孩子买很多东西,几乎是只要他们喜欢,我就买给他们,学校也选了省城的私立学校,看着宝贝快了成长,就觉得很满足。

尤其是,宝贝女儿越长越像媳妇了,尽管这些年媳妇一直都没有回来,可是遗传真是奇妙,女儿的很多习惯,小动作包括饮食习惯都和媳妇一模一样,我妈妈常常看着女儿恨恨的说:死妮子,和你妈一样。

爱就是这样,相遇一阵子,却要用一辈子来忘记,我,就这样,等了媳妇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