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抄·星月樱雪·番外:少女的樱雪(六)江湖老

96
羊美味老板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2017.07.14 17:03* 字数 8359

十三次,落樱有雪被五韵按在复活点杀了十三次,其间她想躺尸,也想喊亲友帮忙,但她发现每次想躺尸都会被强制自动起,所有的频道都没法发出消息,只有近聊的白字可以。

“如果我强制下线呢?”落樱有雪突然对五韵打字说。

“那你再也没法登陆,但你的游戏角色还会一直在这里,一遍一遍的被杀。”五韵非常冷漠的说道。

“意义何在?”落樱有雪有些不解

“意义?游戏里的生死有意义么?我知道你有很多亲友,七宝丸,一弦清歌……无论是你还是你的亲友,这里面随便哪一个我都打不过,但有些事并不能打不过就不做了,你说是么?当我的亲友一个个因为和你们的帮战而转服,而离开这个游戏,当我的帮主对我说:我们打不过人家,干脆认了吧。我就在想,人活一口气,玩游戏就是图的开心,总不能连游戏里都被人欺负还不敢打回去吧!”

五韵停了下来,慢慢的说道:“我等今天,等了不长也不短,你很喜欢这个游戏吧?我能看得出来,你们也都是真心热爱这个游戏的,所以在关服前的最后一天,也想留下些美好的回忆吧?但怎能让你如愿,我的那些亲友们,一个个黯然离开,我又怎么能让罪魁祸首的你,风风光光美美满满的离开这个游戏?”

“所以就等到游戏最后一天,用外挂来攻击?”落樱有雪问道。

“比外挂要更高级一点,我有个朋友从东山居离职很久了,但直到这个游戏要停运了,他才给了我几个他知道的程序后门,不过已经足够我完成我想要做的事了,只要能让你过的不好,手段我不在乎。你放心,今天的所有过程我都有录像,明天就发布到游戏论坛,也会邮件一份给我以前的亲友。”

又一次的,落樱有雪被复活了起来,五韵仍然是一剑挥了过去,正当他打算继续下一轮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没死……落樱有雪没死,她只是掉了一丝的血量。

“虽然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不会再让你杀死一次了!哪怕一次也不!”落樱有雪横剑而立:“我已经看透了你的出招,也基本计算出了你的攻击力,知道怎么规避伤害。”

“那又怎样,你跑不走这个地图,别人也进不来这里,整个这座山都被隔绝了。”

“那你也不是无限制的吧?你看你身上的buff,已经触发了游戏的自动保护系统,由于你的角色数据异常,当你在游戏里死亡或者下线后,必须官方人员确认你才能复活或者解封。”落樱有雪看着五韵的角色栏说。

五韵笑了:“我本来就豁出去了,今晚之后,再也没想过上这个游戏,至于死亡,我把我的防御修改到了游戏允许的最高值,即便是以我现在一刀秒人的攻击力,也需要数十下才能打死我自己,你们普通玩家,更是不可能了。”

五韵继续一剑攻向落樱有雪,但又被落樱有雪闪避开了。

五韵戏谑地看着落樱有雪说道:“闪避?林某扬当初的身法?只是你确定你能一直躲下去?一剑也不中?只要中一剑,你就又死了哦!”

落樱有雪持剑而立,白色的衣衫在昆仑的风中猎猎而舞:“躲,谁说我要躲?五韵,你说错了一件事,就是玩游戏并不是只图个开心,也不是只图个快意,重要的与之相遇的人们。你的亲友虽然已经离开了这个游戏,但他们也都放下了,唯独你一直不肯忘怀,借着为亲友复仇的理由,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你自己把游戏中的一时胜负看的太重。某个人常说,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我们是玩游戏的人,如果不能看清这点,只能沉迷在游戏的机制和虚幻里,也有永远成为不了这个游戏的顶级高手。”

五韵发出呵呵的嘲笑:“那又怎么样,你今天仍会死在这里,一直一直的死!直到这个游戏结束。”

落樱有雪长剑在手,看着五韵:“你错了,今天会死在这的人是你。”

五韵也没想到,落樱有雪竟然开始反击,在她躲过一剑后,落樱有雪的剑就如昆仑山漫天的雪花一般袭来。大意了,五韵想到,但已经来不及了,落樱有雪的剑已经飞速的落在他的身上,僵直,再僵直……五韵竟然被一套连招打的无法还手,真的大意了。

五韵短暂的心惊了一下,但立刻又放下心来,即使中了落樱有雪那么多剑,他的血条依然只是微微颤动,掉了一点。五韵狂笑:“傻姑娘,你每次攻击我只掉几点最多十点生命值,而我的血条是4万,你要打到何年何月?”

落樱有雪没回答,只是继续不断出剑,再出剑,大部分的时候,五韵被打到僵直,只有少数时间,五韵能偶尔还击,但也被落樱有雪躲开。五韵有些气恼,他也是游戏的高手之一,只是没想到他和落樱有雪差距这么大,即便是开了外挂,也依然被落樱有雪吊打。但转念间,他明白了,是自己的不冷静,导致自己没法与落樱有雪对抗,自己太过于依赖外挂带来的力量。

五韵调整了攻击节奏,他开始试图闪避落樱有雪的攻击,然后出招还击,有时候甚至硬碰硬,因为落樱有雪中一剑就会死,但他却无所畏惧,所以一时间攻守又逆转了过来。五韵从来没这么爽的战斗过,面对全区全服总冠军的落樱有雪,此刻却只能一直躲着他。

“这下你躲不过了!”五韵突然笑道。原来,随着五韵的攻击,两人的位置一直在变换,五韵有意的把落樱有雪往昆仑山顶的那棵花树下引,终于让他在落樱有雪背靠树时抓住机会,那一剑直直袭来,落樱有雪无处可避。

真的就到此为止了么?即便再怎么挣扎?也于事无补了么?虽然前面死了很多次,但那都是为了试探出对方的虚实,然而这一次就算尽了全力,也只能换来同样的结局?落樱有雪突然想起那一天,那几个帮主黯然离开的背影,忽然想到,或许这就是一报还一报吧。

死在这也好呀~这棵花树是她最喜欢的地方,本来她就打算在这下线,只是还有些不甘,因为她还没见到那个想见到的人。

然后,她不甘的闭上了眼,不敢再去看。


广都镇外,人群差不多已经散去,只有为数不多经常在这插旗切磋的人打算在这下线,七宝丸看着修罗梦,忽然问道:“我们去哪?”

当然是指去哪下线,修罗梦愣了下,说:“你去哪我就去哪”,但话刚出口看到对方也发来句:“我听你的,你说去哪我就去哪。”转而笑了起来。

“那去论剑台吧”修罗梦说,纯阳宫的论剑台,是所有剑客神往的地方,像七宝丸这样大剑客,论剑台自然是最好的归宿。

“好的,就去论剑台。”七宝丸带着修罗梦策马飞驰,忽然间,他看到了一条系统提示,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汤圆,时候不早了,你这漫无目的是想去哪呀?”凝眸看着汤圆问道。

“和我再打一次大明宫吧,我想最后再打一次。”

凝眸看着汤圆说:“你怎么这么痴迷这个副本呀,每次回来都要再打一次。”大明宫是很老的副本了,随着版本的更新,角色能力的加强,原来25人的副本,现在两个人就能打过。这种增强在PVP中也有体现,让PVP的上限变得更高,像落樱有雪这样的顶级高手即便是面对很普通的玩家,以前再怎么操作也只能1V3,放到现在1V9也不是不可能。

“我就想再打一次嘛!好凝眸,你就陪陪我!”汤圆拿出了撒娇战术,但凝眸还真拿这个撒娇的大小姐没办法。

“今天最后一天,当然由得你。”

“那就进本吧!”汤圆笑嘻嘻的说道,忽然间,她看到一条系统提示,神色变得深沉起来。


小城的雨停了,在兴欣网吧(连锁)的88号机前围观的人已经散去,只留下一弦清歌在游戏里独自游荡。

好长一段时间,她才回复完了给她发消息或者写信的人,一下子收到这么满满的祝福,还真是有些感动呀。伸了个懒腰,摸了摸肚子,才发现这么晚了,有点饿。

她侧过头,刚想叫那个姓叶的网管给她送个泡面来,却忽然发现那个姓叶的网管自己也在一旁打游戏,他把游戏调了个小窗口,一边打着,另一边又开了个窗口,放着电视剧。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妹子,正靠在他的肩上,不知道是不是电视剧不好看,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旁边还放着一碗吃剩的泡面。

算了,不打扰人家小情侣了,人家网管谈个恋爱也不容易。她起身想要自己去前台拿泡面,发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

“玩了这么久,你应该肚子饿了吧?我从外面买了点吃得来。”身后站着的是他。

“你……你怎么在这?”清歌有些惊慌。

来人腼腆的笑了笑:“我看你走的匆忙,这里晚上治安不好,不放心你的安全,就一直跟在后面,看到你进了网吧,放心了想走,结果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像明星一样,一时看痴迷了,回过神来发现雨停了,也才想起你走的急,晚饭没吃,就给你买了点。”

清歌看着眼前温柔的他,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原来你在游戏里这么厉害……”

“ 啊啊啊……并没有……不算什么特别厉害,也就是……全区全服第一奶妈?”清歌本想谦虚一下,突然发现好像这样说来也一点都不谦虚,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眼前的人也笑了笑,忽然间,耳机里传来滴答一声,清歌转过头,看到屏幕上闪过一条系统提示,有些欣喜,有些惊讶。


落樱有雪闭着眼,等待着五韵那一剑的到来,然而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角色并没死。

她的屏幕右下方,闪过一条系统提示。

这条系统提示,闪过成都广都镇外烟花绚烂的夜空,七宝丸看到后神色凝重,却又开怀大笑。

“您的好友林某扬已上线。”

这条系统提示,闪过大明宫前的城门,热乎的汤圆看到后神色深沉,却又释然一笑,那一笑中有无尽的追忆与洒脱。

“您的情缘林某扬已上线。”

这条系统提示,闪过小城雨夜的网吧,一弦清歌看到后有些欣喜,有些惊讶,好似旧友重逢。

“您的好友林某扬已上线。”

这条系统提示,闪过昆仑漫天的山雪,来到那棵花树前,来到那个白衣少女的眼前。

“您的暗恋对象林某扬已上线。”

落樱有雪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那突然出现的身影,那身有些落魄的白衫,洒落在背后的长发,那有些沧桑的捏脸,最关键的还是那个朝思暮想的ID:林某扬。

很久很久以前,当落樱有雪还是个小号,在扬州城外被野狼围攻,是一个叫林某扬的落魄剑客救了她,许久许久以后,她已是全区全服顶级的高手,却在游戏的最后一天,遇到了游戏以来最艰难的情境,而在这根本不可能的情况下,林某扬再次出现在她的身前,替她挡住了五韵致命的一剑。

五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山头都是禁区,没人能走进这里,只要走到边缘就会有空气墙,所以落樱有雪也没法逃走,这座山头无法再进来任何人,林某扬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突然出现?就算他能进来,挨了自己一剑他为何毫发无损?

很快,五韵就发现,林某扬不是走进来的,他是之前就在这下的线,所以上线直接出现在了这里,他的身上顶着一个名叫太虚的buff,是用来保护刚上线玩家不受攻击的。也就是说,林某扬在最关键的时候,刚好上线,刚好出现在了落樱有雪的身前,为她挡下了攻击,而这一切,可能林某扬自己都不知道,只能说是……巧合?天意?

落樱有雪很快就反应了 过来,然后是欣喜:原来之前他也是在这下线的。那一刻,落樱有雪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她忽然甚至有些感谢五韵,如果不是五韵,她可能早下线了吧,那岂不是和林某扬错过了?

林某扬转过身,意外的看到了落樱有雪,然后意外的看到了五韵,五韵仍然拿着剑,林某扬习惯性的迈出一步,拔出了剑。

不好!落樱有雪想到,只要一动,上线保护的太虚buff就会消失,但已经迟了,五韵一剑刺来,林某扬变成了灰名躺尸在了地上,然后又是一道白光,落樱有雪也变成了灰名。

林某扬这时才反应过来,用白字打出了一串问号:????

落樱有雪来不及多说,只能用最简单的话解释:他开了外挂,攻击防御都调到了游戏允许的最高值,被碰到一下就会死。

林某扬想了想说:“我的江湖老在你身上么?”

落樱有雪说:“嗯,我一直都在带在身上。”

林某扬又问:“我教你的剑法你还记得?”

落樱有雪说:“记得不太清楚了……”

林某扬:“那等会你把江湖老给我,我用一遍,要看清楚了,等会要用。”

落樱有雪说:“好~”虽然她不知道林某扬有什么办法,虽然此刻的林某扬的装备比垃圾小号还垃圾,但是她还是选择信任林某扬,就像许久许久之前在扬州时一样。

林某扬复活了,落樱有雪也复活了,五韵看着这两个仇家,感慨真是天意,竟然把他们两个人都送到了这里。

林某扬手持江湖老看着五韵,然后把落樱有雪护在了身后,这一幕看来有些可笑,一个装备过时连刚满级小号都不如的人,把一个顶级装备全区全服总冠军护在身后,可落樱有雪如此自然,如此安心,似乎只有有眼前这个人,就能把一切都解决。

林某扬看着五韵认真的说:“游戏的最后一天,能不能不打了?大家一起看看风景,截截图?”

五韵看着林某扬有些想笑,这家伙是好久没上游戏傻了么:“等我杀的手累了,会在你们的尸体上截图看风景的。”

林某扬还不死心:“我可以给你道个歉的什么的?要不我们来讲讲道理?你说下前因后果,我给你评判下?我最讨厌一开始就打打杀杀了……”

五韵冷笑:“借七宝丸一句话,江湖,就是用剑讲道理的地方。”

林某扬有些懒散的说:“唉,是这样么,那抱歉了…我总不能眼看着别人欺负我家小樱雪…”他语气有些无奈,完全没有察觉到后面的落樱有雪因为那句我家小樱雪都快开心的炸了。

林某扬出剑了,剑速不快,剑招普通,只要是任何一个剑客在场,都能认得出,这是最普通的武学助手中的招式。

“基本剑法”落樱有雪想起了林某扬当初教她的时候,除了那套身法,就是这基本剑法。

林某扬手速不快,配合他独特的身法走位,剑招非常有规律的落在了五韵的身上,一时间五韵被连连打的僵直,竟然一招出招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重要的是节奏。”林某扬说:“武学助手其实就是这游戏的最强招式,因为可以做到某种意义上的无限连击。”

无限连击?怎么可能?在这个游戏是不存在无限连击的,不然那些高手也不用切磋了,谁先中一招就被连到死了,尤其是武学助手里的招式,每一招之间都间隙很大,根本很容易破解。

然而林某扬这一套基本剑法,配合他的走位,竟然每一招都恰到好处,只是武学助手里的招式就十来招,而且无法构成循环,等招式用尽的那一刻,连招必然会断掉。

五韵也在等这一刻,他开了外挂也被打到无法还手,可以说已经很恼火了,终于,他等到了林某扬招式用尽的那一刻,冷笑一声,当他准备还击时却忽然惊呆了。

江湖老,林某扬的头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称号:江湖老。

五韵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游戏还可以修习第二内功,相当于一个角色拥有两个职业,有的人既可以是剑客,也可以是刀客,如果一个人有两种内功,那么一般会有一个称号,叫:老江湖。然而即便是有两种内功的人,内功之间切换的CD也非常的久,更不可能战斗中切换。后来随着版本更新,所有的角色都无法再修二内,就算以往有二内的人,因为二内只能使用最基本的招式,也失去了实用价值。

只有一种情形例外,每个区服每个职业都会有一把隐藏的武器,叫江湖老,如果是剑客的武器,就是江湖老·剑,如果是刀客,就是江湖老·刀。这些武器在当年属性很高,但随着版本更新,这些武器和二内一样也被淘汰成了收藏品。

“可以他们并不知道,如果一个人有两把江湖老的武器,而且还正好修习了这两个武器对应的内功,他会获得一个称号,叫:江湖老。所谓江湖老,便是比老江湖更老江湖的人,听说能同时获得两把武器有隐藏的前置条件,必须是这个游戏最早最老的玩家才有机会。”落樱有雪看到那个称号,想起了之前自己收到林某扬的剑后,去问清歌大姐姐时清歌告诉她的话。

然而这个难度太高,在这之前唯一有江湖老称号的人已经A了,所以后来就只剩下传说,到后来根本就没人记得。然而今天,特效称号江湖老再一次出现。

林某扬在剑招的尽头切了武器,也切了刀。江湖老称号特效:能在战斗中快速切换武器和内功。林某扬的二内是刀客,没错,他本就是很强的刀客,他的刀客账号没熟的烧麦是曾经的江湖第一杀手。

武学助手的刀招巧妙的衔接了之前的剑招,五韵依旧处于僵直状态。落樱有雪已经看得眼花缭乱,从来没有人告诉她,这个游戏还可以这样玩,刀接剑,剑切刀,近乎无限的连击,五韵的血一点一点的在掉。

虽然他不能还手,但还是可以打字:“你这样要打到什么时候?一次一滴血一滴血?”

“你难道不知道,连击高了,有一定几率触发破防攻击?”林某扬说。

五韵愣了下,突然想到游戏是有设定,如果连续攻击几次后,会有一定几率下一招提高破防值,连击越多,破防越大,而且出现的几率越高。林某扬到现在都还没有破开他的防御,但他的连击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值,在这之前,江湖上没有像五韵防御这么高的人,所以江湖上也没人像五韵一样能被连这么久。

“要破防了。”林某扬心里计算着,然后一刀斩在五韵身上,这一次再也不是1滴血的伤害,而是正常的伤害,又一刀,伤害增加了点,虽然林某扬装备差,但五韵也赖不住被不断的攻击。

终于,在五韵残血的时候,林某扬说了声:“小樱雪,看你了,我没蓝了。”

落樱有雪恍然大悟,这才想起林某扬之前说过还要她出手,她的剑完美的衔接在了林某扬刀招的最后一刀,一套武学助手下去,五韵变成了灰名,而根据系统异常数据自动检测机制,五韵24小时内没法复活,对于关服最后一天来说,五韵的复仇正式终结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灰名五韵,林某扬问:“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说么?”

五韵自嘲道:“我太大意了,以为自己防御高就疏忽了闪避你的攻击,如果是七宝丸或者其他高手,根本不可能让武学助手的攻击打出僵直,也就根本不会被无限连。”

林某扬也很无奈的说道:“所以其实所谓的无限连只是鸡肋,都没想到,人到暮年,还能用上一次。”

五韵仍旧很不甘心:“就算我没法复活了,你们两个也没法离开这座山,也别想和别的好友说话,游戏的最后一天,也别想到处看风景留恋了,就和我一起被困在这吧。”

落樱有雪听到五韵这么说,心里更是高兴,但转头看了看林某扬,想到他许久未归,这次回来其实还有很多故友要告别,就又有些担心他会不高兴。

“你说完了?”林某扬问躺尸在地的五韵:“如果说完了,我有句话想说。”

“你想说什么?”不知五韵,连落樱有雪也好奇。

林某扬看着躺尸在地的五韵,很认真的说:“当然是谢谢你,虽然玩的是游戏,但过的是人生,纵然有相聚有别离,依然很高兴遇见你。”

五韵呆呆的看着林某扬,想着他说的话,脑海中忽然闪过以往和亲友相处的日子,虽然亲友们都已经不再了,虽然最后只有他在固执着复仇,但那些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并不是虚幻,是么?纵然有相聚有别离,依然很高兴遇见你。

五韵沉默许久,最终在近聊打了句:“你们两个傻X。”然后化作一道白光下线。


昆仑山雪,朝暮白头。

落樱有雪看着林某扬,有很多的话想对他说。

这些年,你去了哪,还好么?

你知不知道当初躲在你身后的女孩已经是这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高手了?

她建了一个帮会叫做樱的宫,你是这帮会里最特殊的人。

七宝丸很想和你再打一场,她一直对当初输给你的那次很不服气。

清歌大姐姐去相亲了,遇到了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只是那个人不打游戏。

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小高中生了,也上了大学,说来正好我的表姐是我的老师呢,她也是最初带我入坑这个游戏的人。

你为什么一直不回来看一看,只留下了一把剑给我,却又在最关键的时候回来。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沉默在昆仑山的风雪中,没有说出口。

打破沉默的还是林某扬:“樱的宫?你是帮主?正宫娘娘…是什么鬼?”

落樱有雪满脸黑线,好像某个不良的小心思忽然被抓了个正着。

还好林某扬没有纠结,而是快速转了话题:“我听说这个游戏关服后,《新江湖情缘》就要公测,要不要一起去玩?”

落樱有雪欣喜的望着林某扬,林某扬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本来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老年人不太适合再玩网游了,但想一想,终究不是太舍得,姑且想最后再玩一个赛季,这一个赛季,不做默默无名的杀手,要做就做名动天下的剑客。”

“所以,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新的江湖……去江湖最顶峰的地方去看一看?”林某扬试着邀请。

落樱有雪喜出望外:“不过,你想做回名动天下的剑客,七宝丸那关可不好过,不对,你要想去打过她,得先打过我,我跟你说,我可厉害了……”

落樱有雪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似乎想要把这些年都没说过的话都说出来,而林某扬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听着。

小城的网吧里,一弦清歌看着眼前温柔的男子:“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新的江湖里看一看?”

眼前的男子不好意思的说:“我,玩游戏很水的,会不会拖累你?”

一弦清歌坚定的说:“不会,有我在,你就不会死。”这是第一奶妈的承诺。

“好。”小城的网吧里响起了温柔而平静的回答。

大明宫里,热乎的汤圆杀死了最后的Boss,然后看着凝眸问道:“还是打PVE感觉舒服呀~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凝眸,要不要一起去新的江湖看一看?我们重建我们的副本团?”

凝眸浅笑着说“好是好?只是这次你不会被人拐跑了?”

热乎的汤圆笑着说:“要拐,也是这次我把人拐回来!”

广都镇外的山野,七宝丸带着修罗梦双骑而行,忽然回过头看着满天烟花问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去新的江湖里看一看?”

“还做剑客?”

“嗯,还做剑客!”

昆仑山上,风雪吹碎了落樱有雪咿咿呀呀的话语,等到许久之后,林某扬背后终于传来一个声音。

“好的。”

嗯,少年子弟江湖老,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后来还有很多的相聚与别离,但只要我们相信,就不悔于曾经的遇见。

许多年前,有个隐姓埋名的落魄剑客,他时常会一个人来昆仑山的花树下挂机,伴着山与风。
许多年后,又有个名动江湖的女剑客,她时常会一个人来昆仑山的花树下挂机,随着雪和云。

后来,他们终究在此相遇。

而在过往的岁月里,他们都喜欢念一首小诗: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时,海不说话,
一把长剑陪我走天涯,
我问那山与海,
我心心念的人去了哪,
没有回答,
有的只是旷野天边的烟与霞,
像极了我依依不舍的那个她(他)。

羊美味老板和他写的故事
41.1万字 · 53.6万阅读 · 67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