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经年

  人若看清和明白自己的处境,就只能承担它。即使心里有一种畏惧,对着萧瑟落寞的,对黑暗与幽闭的畏惧,也要承担着它。回到自己的使命之中。有骨骼的哀伤,那等同于一种自我克制。我们无法判断猜测时间的广度和深度。分离的人,再不见面的人,对各自来说,就如同在这个世间已经消亡一样。音信全无。这是一种处境。

  无聊闲事,看了一本外国书籍,名叫《孤儿列车》,似乎是一见钟情。同是九岁开始,一切是那么的相似,那么的吻合。好似早已约好般的巧合。

  看着书中主角薇薇安辗转漂泊的安生,似乎有着些许的感同身受。

  虽然不是所有离别都能盼来重逢,但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1854到1929年间,自美国东部出发的孤儿列车承载着上万名无家可归的孩童前往中西部地区,他们在沿途各站任人挑选,未来命运如何全凭运气决定。而故事的主人公薇薇安也是其中之一。辗转游走,她年仅九岁。终究也是历经世间冷暖的人,饱受风霜。因为生活,让她太过早熟。

  一如书中她曾说过:我懂的事太多,见过人们最卑劣、最绝望、最自私的一面,而这一切让我变得小心翼翼。于是我学着伪装,学着微笑与点头,学着在毫无触动时佯装感同身受。我学习装模作样,装作与众人一般无二,即便心中早已支离破碎。

  她说,她感觉她自己真正一步步躲进内心深处。

  她说,她感觉自己比实际年龄苍老十岁。

  她曾对着收养她的主人说“你不要我了?”这句,莫名的让我心酸。她也只是有些吃惊,竟也没闹。或许,哀默大于心死吧。又者,是历经过多,已无法反驳。

  或许,曾经她也有过那短暂的童年,也有过那为数不多的童年思绪。

  人呐,是多么可悲的生物。生活显色总能遇到我们的缩影。或许,便是一个小小的配角,一本书中的主角。而她于我,便是缩影。漂泊投宿,寄人篱下。

  我们都是没被好运选中的人儿,过早的感受到这世间的冷暖,人情淡薄。过早的去接受不能消化的东西,以至失去些原有的。过早的让我们内心荒凉,人心丑恶,无语凝噎。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无从选择,只能顺应。被如同垃圾般的丢弃,转手让人。或许,是年幼无力。红尘浮世,都是漂泊的人。

  

  

  

  一去经年,你得自怜,自持,自尊,自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