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解读‖君子哉若人

本章开始品读论语第五篇“公冶长篇”,充满故事情节的一篇。

在上章学习完了论语第四篇里仁篇的孝敬之道“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孔子说,孝敬父母,首先就要记住父母的年龄和生辰。父母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做子女的都会有两种心理,即喜忧参半。

喜的是父母又平安度过一岁,长寿了一年;而忧的是,父母的年岁越来越高,越来越衰老,离人生的终点又近了一步。这就是孝子之心的体现。

孔子还认为,做子女的三年不改父母之志,便为孝道。但时代不同,我们无需机械化的理解这个知识,父母的很多过时的行为,我们可以不学,但父母对我们有益的教导,就要铭记在心,把父母好的家风行为传递下去,便也是孝道。

接下来我们进入论语的第五篇“公冶长篇”。

本篇主要记述孔子言谈中对人的评论,尤其集中在对自己学生的评论上。从片言只语的人物评说中,反映出孔子的人才标准与他的思想体系是完全一致的。

这首先表现为价值取向很明确,无论是道德还是才干,都以有用于现实政治为根本的标尺。

本篇主要是以对话形式体现,充满了故事情节,相信很多人会比较喜欢本篇内容。

首先出场的就是公冶长,孔子的弟子和女婿,孔门七十二贤之一。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孔子谈论到公冶长时,说:“可以把女儿嫁给他为妻,他虽然有过牢狱之灾,但这并不是他的罪过。”  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

从这里可以看的出孔子的为人境界和评判一个人的标准。孔子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不以表象论人是非,孔子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受冤坐牢的公冶长,可见,他看重的不是对方的钱财和地位,只是以人品论婚姻。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孔子最重视的是人的内在品德修养。

从这里孔子可以让我们学到,做人都不能太势利,看待事情对待他人,我们应该持一颗纯正客观的心,将一个人的内在修养视为最重要最基本的评判标准。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坚持正义坚持做人的基本原则,不做恶事不落井下石,能够相信别人,做到与人荣辱与共,这样的人便是有道德的人。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贵,都值得我们尊重。

一个人可以没有家财万贯,可以没有权势地位,但是做人必须要有高尚的德行。英雄不论出身,真正有本事有前途的人必定重情重义,品德高尚。

说完公冶长,孔子又谈到了南容。南容,全名南宫适(kuò),也是孔子学生。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孔子谈到南容,说:“在国家政治清明时,他做官不被废弃不用;在国家政治黑暗时,又能免于遭受刑罚。”于是就把自己兄长女儿嫁给了他。

在太平盛世能施展抱负,世道黑暗时能明哲保身,可见南容的智慧和能力都不低。

南容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孔子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以保证侄女儿无论在盛世还是乱世都能生活安定。

在那个时代能安稳活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南容能做到安身立命,这种大智慧不是一般人所能具备的。

说完前两个学生的为人,孔子有谈及了子贱。宓子贱,孔子的得意门生,孔门七十二贤之一。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孔子评论子贱说:“这个人真是个君子呀!如果鲁国没有君子的话,他从哪里获得这种好品德的呢?”

可以想象到孔子在说子贱时的状态,当时子贱必定是做了一件让孔子特别满意的事情,所以孔子说子贱这个样子,才是君子的样子呀。

夸完子贱是君子之后,孔子有感慨说:“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意思是说,如果你们说鲁国没有君子的话,那这个君子是谁培养出来的呢?

可见当时孔子是以这位学生为荣,这是他特别欣赏的样子,如果还说鲁国没有君子的话,子贱怎么品德那么好呢?

孔子这句话里还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表明鲁国有很多仁义之人,他们有良好的个人修养,子贱接近这些人,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所以自己也成了贤德之人。

所以赞扬子贱具有见贤思齐、勤于实践的优秀品质,这就说明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力。




福利一:

来简村,怎么少得了会员呢?大熊邀请你开会员啦,满满福利等你领,千万权重为你助力文章。

详情请点击☞简书合伙人大熊之影叫你领取福利啦!

福利二:

有奖征文,做青春勇士。大熊之影带领小伙伴们给广大文友发福利啦,快来为自己的青春歌颂一篇。

详情请点击☞【岁月拾遗】专题第一季征文:青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