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周

不过才早上四点,这个院子里就已经香火缭绕。

他揉揉眼,发现自己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周围是嗡嗡诵经的声音。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很熟悉......

缕缕馒头的清香漂进了他的鼻孔,这时候肚子也适时的响起来,脑子里浮现出母亲瘦小的身影,在昏暗狭窄的厨房里忙来忙去,虽看不清脸却依然感觉到笑容。

每到过年的前几天,母亲就开始围着灶台转。除了准备过年期间的一些食物,还有就是蒸馒头。按照习俗,到家里来拜年的亲戚离开时都要回礼,礼就是馒头。馒头不是普通的馒头,是一种叫做花馍的东西。除了要做回礼用的花馍,还要做家里平时吃的,一般要够吃到正月初十的。

所以每年腊月底的那几天,屋子里永远都是热气弥漫,空气中永远都是面粉蒸熟后的清香,偶尔还夹杂着花卷的葱花或者芝麻的味道。

馒头出锅,热气熏的母亲睁不开眼,母亲吹上几口气才得以找到蒸篦的把手。刚出锅的馒头又松又软,忍不住夹上油泼辣子,或者夹点白糖,简直人间美味。

他咽了咽口水,眼睛湿润了。母亲已经离世,在这个世界上,母亲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秘密的人。

他跟阿明的相识是在同事的婚礼上,他和他同桌。第一次见面,两人就互相吸引。

很快,他们就确立了关系。然而,他们的恋情却不敢公开,他怕世俗的眼光杀死他,尤其是在他工作生活的这个远离城市的小镇。

母亲发现这件事纯属偶然。

在一个月明天高的晚上,他们牵着手沿着河堤散步,正好被拜年走亲戚回来的母亲撞了个正着。

无奈之下,他向母亲吐了实情。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母亲轻轻的说,路由你自己选择,妈做不了你的主。

也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明白虽然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做主,可是人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人,他是儿子,是兄长,是一个有多重身份的人。

于是,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与阿明分手。

他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也不知道阿明现在怎么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毕业以后来到这座F城市工作也有几年多了,可惜工作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压力很大。当然,如果回家了,不用担心房租和生活费...
    大Amo阅读 66评论 1 1
  • 已经是后半夜了,茹开着车载着我继续赶路。也许是困意来袭。她拿起正在放歌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她大概齐的报备了她的行...
    姝米菇娘阅读 68评论 1 1
  • (一) 与一个久不见面的男子吃饭,他们偶然相识。有些人日久相处也是陌生,有的人只一...
    偶然之音阅读 102评论 0 0
  • 学生: 庄老师,你对考公务员有了解吗? 其实我在纠结考研还是考公。 考研对我能进国企正式编制有好处, 考公的话好是...
    庄经纬阅读 182评论 0 2
  • 1 过年是这个被群山包围的小村庄最热闹、也是最冷的时候。 陈阿婆佝偻着背坐在家门口的小板凳上,她穿了厚重的棉衣,戴...
    李小狼不狼阅读 3,480评论 117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