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P轻松产女记

预产期:2018.6.12

医院:North Shore Private Hospital

OB:Po-yu Huang

麻醉师:Michael Poon

前言:一直在顺与剖之间摇摆不定,走访各路好友后发现顺产的都鼓励你顺产,剖腹产的都鼓励你剖腹产,我老公是非常鼓励我剖腹产的人员之一,因为不想让我经历那十几个小时的阵痛(有点暖诶,比心),老妈是从坚持让我顺慢慢被我老公洗脑,而我自己从一开始的坚定要顺到后面越来越怂,除了怕阵痛更怕顺转剖。当初选择我的OB主要原因其实就是看中了他在悉尼鼎鼎大名的剖腹产技术,零差评医生,人送外号黄一刀,也算是为自己万一不能顺产买个保险,也不知道是我的幸还是不幸,就在我预产期的头一个星期我的OB出!差!了!他出差结束的时间刚好是我预产期头一天,于是我们决定将选择权交给宝宝,如果在预产期之前发动就顺,没有的话就去剖。

于是,宝宝淡定的等到了12号,我想她也一定是不忍看我阵痛十几个小时,嗯......一定是这样。

生产当天:6.12号一早去喝完早茶,老妈和老公去打了百日咳(澳洲要求所有照顾宝宝的家人必须要打)回家收拾好箱子就向医院出发了,到达前台办好入院手续就等着有人来接收我。

医院前台

原本和黄一刀约的6点,不过因为麻醉师Michael前面有手术导致延迟,虽然谈不上紧张但因为手术要打麻药所以我从中午12点之后就没有进食,等待的过程只听到我的肚子在抗议,直到七点饥肠辘辘的我终于被叫进了产前检查室。


检查室


产前最后一张大肚照

陆续有人进来做着各种检查大约半小时然后又是等待,感觉每一分钟都是煎熬,终于来了个小哥哥温油的说麻醉师还没来要把我先推去病房接着等,房间号214超级有爱的数字,一进病房就看了到midwife-Christina写在小黑板上的祝贺和出院日期。结果刚被推进病房没有十分钟就通知可以手术了,Christina送我到电梯口兴奋的问:是不是很激动?马上要见到宝宝了!!加油!一会见!可我除了紧张就剩饿。

Christina贴心的留言


告别Christina


所有人向手术室出发

终于进了手术室以为很快可以开始,结果只是被放在第一道门内继续等,第二道门内大约有五六个医护人员正在忙碌的做着准备工作,所有进手术室的家属换好无菌服,没过多久麻醉师Michael笑盈盈的进来和我们打着招呼让我别紧张不会很痛,并且麻醉只是半麻所以我全程都会是清醒的状态,手术很快就会开始了,还怕我冷换了一张加热过的毯子给我,结果他蹲下的时候我看到他头发上一直不断在滴汗,整个头发全湿透了,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手术,但还能保持这么高的热情和笑容也是不容易,说实话从始至终每个人仿佛都在向你传达着各种让你放心不要害怕的贴心小举动,真的很温暖。


手术室门口

因为之前听说打麻醉的针又粗又长,所以我一直对这个非常的恐惧,程度甚至高于剖的那一刻,毕竟剖的时候有麻醉不会感到痛,当Michael让我坐起来背对他弓起身子那一刻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老公和老妈全程握着我的手让我别紧张,先是喷了一个非常冰冷可能类似于生理盐水之类消毒的东西在我后背,浑身打了个冷颤,然后又突然来了一个更冰冷的什么东西在后背,我问他:结束了?他说:还没开始。我:......。其实真的打进去的时候只是和在手上抽血的痛感差不多而已,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不过一打进去那一刻我的脚就已经麻了,然后家属在外面等待,我自己被推进了手术室。里面的医护人员相继和我打完招呼就开始备皮插尿管,原本以为插尿管也会很痛但因为麻醉已经起效所以也完全无感,这期间Michael拿了一个冰块过来放在我脸上让我记住这是什么感觉,然后放在我的胸口问我有没有同样的感觉,确定好麻醉完全起作用、肚子上消毒好就放家属进来一人一个小板凳坐在我边上,老公握着我的手负责给我力量,老妈准备好手机全程摄影摄像,其实我和老公的角度因为帘子遮挡是看不到手术过程的,但我妈可以,并且全程她都在不时站起来看着医生给我做手术完全不害怕,我也是real佩服!

即将手术

Michael打完麻醉其实也没什么事了,但因为安全问题他需要一直在里面待到手术结束,于是他充当起了另外一个摄影师的角色(其实后来很多精彩的时刻都归功于Michael,但因为过于血腥我还是自己保存吧,我妈大部分时间都顾着看医生给我做手术了,Michael因为常常被要求拍照,所以他非常知道哪个时刻是最需要被记录的,可以说是麻醉师里面摄影技术最好的,摄影师里面麻醉技术最好的了)所有准备工作结束黄一刀帅气登场了,看到他来瞬间心安了很多,每一次见他他都有这种魔力,稍微打了个招呼就开始了,从他进来到全部缝合完毕全程大约二十分钟,早有耳闻黄一刀剖腹产比炒菜还快果然名不虚传,整个过程我只感觉到肚子被按压,内脏被拉扯,还是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让我不时发出呻吟声,老公拉着我一直问我是不是很痛,哭笑不得,其实除了不舒服真的没有其他感觉。在孩子头出来那一刻Michael和另一个助手把我面前的帘子放了下来,兴奋的说着:Isabella is coming!!于是我们亲眼见证了孩子从肚子里拿出那一刹那,我和老公都忍不住哭出了声,然后老公拉着我不断亲吻我和我说着“你好棒!” (写到这里仍然觉得好激动,这一刻我才觉得老公陪产对于产妇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无论顺产还是剖腹产,真的能够给予我很强大的力量,不得不吐槽一下旧社会男人不能进产房的陋习) 话说我老公和我妈都放弃了剪脐带这个环节,感觉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比较好,而且听说剪脐带就像剪鲍鱼一样并不是很容易。

见到宝宝的第一面


一家三口的第一张合照

宝宝出来就被拿去稍作清洁、称重、量身长,然后放到我的胸口skin to skin为的是让宝宝刚刚脱离母体找到安全感,也能对刺激母乳有积极的作用,黄一刀继续帮我缝合伤口,我已经完全顾不上肚子是什么感觉,眼睛根本离不开孩子,一切结束后我和宝宝就被推去另一间观察室观察半小时,看大人是否有大出血或者孩子是否有其他意外情况,并且让宝宝尝试初乳。

术后观察室

观察结束后被推回手术室Christina已经准备好迎接了,送餐的护士拿来了菜单让老公帮我点好了第二天的早午晚餐➕宵夜,一天除了这四顿饭外还会有上午茶、下午茶。Christina问我们晚上要和宝宝待在一起还是交给护士站的护士照顾,以我的情况只能选择交给护士站,然后从这里开始我基本就已经处于记不清发生了什么的状态,因为麻醉的作用我整晚都很晕➕想吐,只记得Christina每隔一阵就会把宝宝送回来放到我的胸口让我尝试喂初乳➕给我量血压、体温、心跳,但第一晚因为麻醉的作用真的让我觉得生不如死,整个人晕到不行却又睡不着还不断的出汗,吐了大约四五次,手上还插着输液针管为了尽快冲淡体内的麻醉药。但第二天一早基本上就已经完全没事可以正常进食排尿了,澳洲这里好像并没有排气才能进食一说,七点整送来了早餐,吃完后基本恢复了元气,Christina下午和另外一个护士过来搀扶着我要求我去洗澡,洗完后神清气爽,但没敢洗头。

医院的午餐

产后第一天洗澡还稍微直不起腰,但第二天从头洗到脚后基本已经元气满满像没生过娃一样了,因为给药及时也完全没有感受到刀口的疼痛,除了第一晚之外生个娃真是和玩一样,之前传说中的打完麻醉腰疼也完全没感受到,以后几天就开启了奶牛生活,每天定时六顿饭,定时哺乳,定时去参加医院安排的各种课程,儿科医生来房间给宝宝做各种检查,送宝宝去做听力测试,定时测量血压、体温、心跳,midwife安排爸爸给宝宝洗澡,黄一刀在其中一天来医院回访。


爸爸第一次给小情人洗澡

出院前一天医院安排在医院的餐厅烛光晚餐来庆祝最后的二人世界,但烛光晚餐结束后去护士站接娃时候一进去我就明显看到宝宝的脸色发黄,怀疑会不会是黄疸,把我的担心转告护士后拿仪器一测果然飙升到270,不超过220才算是正常值,但护士让我们别担心,立即安排抽血➕联系儿科医生看下一步怎么办,抽血的血样被标注为紧急所以一小时后会有结果,结果显示250多还是偏高但好在不算太高,Midwife说儿科医生反馈晚上先观察明天会再有一次抽血才能决定我们是否能够正常出院,第二天一早Midwife就过来了,可能考虑到我的感受特意问我要不要把孩子抱出去抽,因为对于黄疸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并不算太担心,当面抽完送去检验数值显示230多虽然还是偏高但可以正常出院,于是我们在父亲节当天平安出院,也算是我送给孩儿他爹最好的节日礼物了,正式开启一家三口新生活。


烛光晚餐


我们出院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