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袭来,老公不及贼娃子

96
子鱼讲故事 Excellent
25.4 2019.02.11 15:15 字数 2888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那一口堵在喉咙的痰几乎让我窒息。我剧烈地咳嗽,咳得声嘶力竭,咳得地动山摇,依旧无济于事。要是有个人帮我拍拍背,或者给我倒杯水,会不会好些呢?和这个念头一起冒出来的,还有我的眼泪。

屋里空无一人,我是早知道的。老公知道我生病了,但他的妈妈摔断了腿,从医院手术回来才20天,需要人照顾,我是知道的。女儿应老公的要求,去帮着照顾奶奶,我也是知道的。

平时都是我照顾一大家子,没有谁知道,我需要照顾,我也是知道的。

接近40度的高烧让我神志不清,但我能清晰地感知,下身的血在汩汩地流。重感冒加重了生理期出血,会不会又是血崩?

我的身体不好,月经一直不正常,经期老感冒。几年前我在感冒期间得过一次血崩,差点丢了命,至今心有余悸。

我在床上摸不到我的手机,我想去打座机,但浑身又痛又软,头痛欲裂,我也下不了床。

门锁里有钥匙转动的声音,我心里一阵惊喜。“谢天谢地,老公终于回来了!”

但半天没有人进卧室,客厅里只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老黄,老黄,……”,我哑着嗓子喊。

客厅里一下静了下来。

“老黄!老黄!救我!”我拼尽力气喊,下身一阵热潮涌动,我眼前一黑,从床上摔了下去。

-2-

醒来是在医院。

老公阴沉着一张脸。

一个警察凑上前来问询。

我才知道,我家里被盗了,损失不小。而被盗时,我在家。

“120赶到你家时,你家里就一片狼藉,你浑身是血躺在地上。陈女士,你回忆一下,想想当时的情形。”

我的头依旧疼得厉害,大脑虚弱得组织不起任何只言片语。我无力地摇摇头,好像脑花一并摇了出来,我痛得龇牙咧嘴。

“那你想起什么再跟我联系。我们目前没有破案的线索。”警察交代了几句,离开了。

“死人还守四块板呢,一个大活人,守不住一间屋?”

老公嘟嘟囔囔地念叨。我知道,他最心疼他才买的笔记本电脑,那是他花了2万大洋买的。

我这条贱命,哪值得起2万!

我闭了眼,不再看他,我把头侧向一边,泪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但一想到我居然鬼使神差地捡回一条命,我停止了啜泣。

“医生说了,你也没有什么大碍了,输点血就好。你自己看着点你的输液。我得回去看我妈了,你知道,光是咱们女儿还有我爸我妹,是照顾不过来的。都耽搁太久了。”

他急匆匆走了。我本想喊他给我倒杯水的,看到他不耐烦的,心急火燎的样子,我闭了嘴。

我瑟缩在被窝里,百无聊赖,便反复想着一个问题:谁替我用家里的座机报的120?刚才老公说了,不是他,他没有回过家。

-3-

中午了,老公不见踪影。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我滴水未进,早饿得前胸贴后背。

隔壁床位住着的是一个孕妇,是来备产的。看样子是个农村人,衣着朴素,但干净整洁,脸上笑眯眯的。她对人很好,我几次要上厕所,都是她主动要帮忙给我提输液瓶子。我怕她的手高举对胎儿不好,执意不肯。

“举个手就动了胎气?咱们农村人哪里有这样娇气的!我这身子皮实着呢,是我老公嘛,说医生说,我的胎位不正,在家头不安全,非要我住进医院来。花些冤枉钱!”她埋怨着,但幸福从她的眼角眉梢溢出来。

“姐,你家里人怎么还不见来?饿了吧?不嫌弃的话,吃我的!”

孕妇的床前堆满了各种东西。她喂了我一杯水,又喂了我两个蛋糕,我觉得胃里里热的厉害,想吃点冰冰凉凉的东西。她又给我烫了一个苹果。

“你还在生理期,吃不得生冷的。我老公从不准我在生理期吃冷的。”

“谢谢妹子,你对我太好了!”我有些哽咽。我嫁给老公20年,渴望已久的生理期呵护居然来自一个萍水相逢的病友。我又是感动又是心酸。

孕妇的老公来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孕妇喜滋滋地迎了过去。

小伙子话不多。他把鱼肉极为细心地剔除掉刺,喂进孕妇的嘴里。孕妇夹起一块猪蹄,塞进她男人嘴里。二人头碰头吃着,吃得亲亲密密,甜甜蜜蜜。

我把头缩进了被子里。

“姐,姐!”

迷糊中,有人推醒了我。

“不好意思,刚才只顾我们自己吃了,居然忘了你没吃饭!来,这个鸡腿给你吃!”

孕妇站在我床前,满脸歉意,满含期待。

我一看,她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我迟疑了一下,伸手去接。我其实吃不下,但我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

孕妇的无名指上,赫然是一枚金灿灿的玫瑰花型的戒指!

-4-

老公给我提饭来了。一碗白米粥,照得出影子来,四个小笼包,泛着荤腥的热气。一看就是路边小摊买的。老公是稀饭都煮不好的,更别说做包子。

“将就吃吧!”他语气平淡。

我啃了一口包子,干涩腥臭,我胃里开始翻腾起来。

老公脸上开始不悦。“你咋就那样娇气!”他没有明说,但嫌弃和不满明明显显挂在脸上。

“谢谢你,我不饿!”

“那我走了啊,我不放心我妈!”

“你妈几个人守着,有啥不放心的?”有些话,差点冲口而出,但它在我喉咙打了几个旋,又憋回了肚子里。

“嗯,你回去吧!”

他如蒙大赦,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姐,你老公怎么……”

孕妇坐到我床边,我看见,她的眼睛里蓄满同情。

“来,我把鸡腿撕烂,你一点点地下着稀饭吃。”我点点头。我还能活着,不容易,我得多吃点东西。

孕妇极为细心地把鸡腿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一闪一闪地,晃得我心烦意乱。

“妹子,你这戒指很好看,能不能脱下了我好好看看?”

“你真有眼光!这是我老公刚才给我的礼物,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孕妇褪下戒指,小心地放到我手里。

我呆呆盯着戒指里面的一行字母,半晌没说话。

“姐,咋啦?”她诧异地看着我。我沉默无语。

“姐,哎哟哎哟……”

孕妇要生了,她被送进了产房。我担心这个善良的朋友,趁液体输完,也摇摇晃晃挪到了产房外。

那个小伙子来了。

“老婆,老婆!”他满脸焦急担忧。

“没事的,生孩子在现在是小事一桩。再说在医院里,很保险的。当初我一个人在医院生的孩子,不也没事吗?”我安慰他。

他朝我感激地点点头,不安地在走廊里踱来踱去,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珠。

孕妇一声接一声的呻吟吼叫让男人稳不住了。

“医生,要是有啥问题,一定先保大人!”

他冲着产房里面大声吼。

一声嘹亮的哭声传来,男子冲进了手术室。

“老婆,你受苦了!谢谢你给我生了个乖乖女!哇,咱们女儿好像你,真漂亮!”男人喜极而泣的声音传出来,想起当初得知我生的是个女孩,老公和婆婆转身就走的情形,我五味杂陈。

护士抱孩子清洗去了,产妇倦了,甜甜睡去。

男人倚在床边,一直紧紧地握着老婆的手。

我走了过去,把那枚戒指放在他的手心。

“我送我老婆的戒指,怎么在你这儿?”他警惕地看着我。

“我的戒指,怎么会在你老婆那儿?”看了看四周,没有别的人,我轻轻地说,生怕吵醒了产妇。

“你?”他一下弹跳起来,脸上一片慌乱惶急。

“是我!”我迎着他惊恐的目光。

“谢谢你救了我!”我深深地弯下腰去。

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我。

“那天是你打的120吧?”他点点头。

“我在客厅找值钱的东西,听见你在里面喊。我推门进去,看见你一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把我吓坏了。我只要钱,可不想谋财害命,我走之前就用你们家的座机打了120。”

“求求你,别报警!东西我全还给你!”他紧张又急切地看着我,手忙脚乱地把戒指塞给我。

“戒指,你拿来送给你老婆,那台电脑,你用来干点正事。以后千万不要偷了,你都是当爹的人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男人感激地看着我,他抽了抽鼻子,红着眼睛连连点头。

我最后摩挲着那枚戒指,黄灿灿的光芒中,“l——o——v——e”镌刻在里面那几个字母从我指尖一一滑过,让人温暖而安恬。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