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的演出2(五十)

字数 1358阅读 44

(五十)

暮雪独自走在街上,那昏暗的街道上,满是雨水的朦胧,暮雪低着头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但他却没有在那熟悉的街口右转,而是径直朝着市中心走去。那是他原来公司的方向,他又一次回到了那高大的写字楼前。

他来到了楼顶的平台,撑着那把雨伞看着远方的城市,他那样想着,在这座城市之中,有着多少的孤单。渐渐地,他走到了平台的边缘,他站在边缘,看着那高楼之下,在一片迷离之中,想象着自己跳下去的情景。

就在他来到这里之前,他买了一大瓶的啤酒,他站在雨中,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大声地唱着歌,像个傻子一样。很快,一瓶啤酒就被他喝尽,他红着双眼,再一次站在了平台的边缘,他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他想到了上一次来这里的情景,但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才真切地体会到,那心如死灰的感觉。但这一次,他还是没有从那里跳下去,他退回到平台的中央,浑身都已经被雨水浸湿,他再次朝着楼下走去。

那天晚上,他独自回家,换掉了潮湿的外套,他躺在浴缸里,体会着那少有的温暖,外面传来CD好听的声音,在浴缸旁边放着一大杯的红酒。他一边喝着红酒,一边体会着那少有的温暖。

在那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那曾是慕云的房间,自从她离开之后,那间房间里的陈设就从来没有改变过。在床头柜上,还放着慕云的照片,他呆若木鸡地看着慕云的照片,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但当他看着慕云照片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安娜,他想象着她离开时的背影,这让他无比的心痛。在那个凌晨,他给安娜打去了电话,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沙哑的声音。

“我们是不可能的,别给我打电话了。”暮雪平静地听完了那句话,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激动,也没有气昏大脑。

“我知道,只是放不下。”暮雪那样说着,在他的心里虽然平静,却被无限的悲痛取代,他听着电话那头的呼吸声,自己几乎是在卑微的祈求。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她依旧那样说着,似乎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似的,只有经历过,或是只有本人才会知道,时间不一定会改变一切。

“你认识慕云吗?”这句话让安娜摸不着头脑,她并不认识那个女人,也从来没有听过暮雪提起过,这一定是对他非常重要的人。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可能说错了。“你认识晓云吗?”但暮雪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他的语气却在微微颤抖着。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但她却还是不屑一顾地说着,紧接着,她就挂断了电话,暮雪突然清醒了过来,她根本就不爱自己。

暮雪放下手机,躺在了床上,直到天亮时分才慢慢的入睡,在那昏昏沉沉之中,暮雪感觉自己有些恍惚。他感觉自己半梦半醒,几乎能听见窗外车流的声音,还有行人穿梭的声音。暮雪很快就被喧闹的声音惊醒。

此时,天空已经泛亮,虽然,那些对话已经淡忘,但那份悲伤却仍残存着,那天他把自己关在家里,看着电视,似乎这样才能解脱自己内心的孤独。电视里早已经没有慕雨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还会思念那个女人,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女人。

在那个清晨,他还是穿上了最好的西装,早早地出门去了,如今,他已经不用为了金钱担忧。但这却让他感觉到更多的失落,那天,他独自赶往了关押慕雨的地方,那荒郊野外的监狱。他是打车前往监狱的,那可能是这座城市最偏僻的地方,方圆几公里只有荒山,还有看不到头的杂草。暮雪下了车,看着那辆车朝着远处失去,在它的后面扬起了一阵灰尘,留下暮雪一个人站在那里。

Z|y�����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灯火 (一)孤城 这是这座城市平静的一天,初升的阳光洒在宁静的街道之上,昨夜的灯火还未熄灭,此时的街道上依旧冷清。...
  • 浮生 (一)第一夜 暮雪三天没有入睡,不是他不想入睡,而是他并不感到疲倦,在一片黑暗之中,暮雪站在甲板上。在他的周...
  • 猫先生 (一)子夜 短暂的秋季还是过去了,这座城市被一片冰天雪地取代,那就是柏林,也是平静的夜晚,每个人都坐在餐桌...
  • 170228@D56.感恩冥想 佩诗 。深深的感恩慈悲伟大的佛陀,感谢感谢感谢! 。感恩格西老师用现代化的语言教授...
  • 今天刚拿到实书,就迫不及待的读了40多页,路遥的文字功底果真不凡,本来这篇小说篇幅就不是很长,200页左右。读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