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记之病(4)

雷雷的婚礼十分的冷清,他的家人只来了他妈妈,据说他爸爸已经要跟雷雷断绝关系了。

但是雷雷丝毫不为所动。他略微憔悴的脸上尽是平静,他的女朋友,哦不,是妻子穿着简洁的婚纱走向他的那一刻,雷雷的眼中便只有她了。尽管她的年龄比他大上好几岁,尽管她还带了一个孩子,尽管她的满是笑意的眼周已经有了周围。

可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互相表白的环节,雷雷还没有开口,迅迅的泪水就已经淹没了她的脸。她是真心祝福雷雷的,就在她明白她与他的人生早已经分道扬镳之后,她就打心底里祝福雷雷。毕竟,毕竟她也曾经是那个少年的全世界。

誓词果然是雷雷一贯的风格,听起来平淡,却十分的耐听,仿佛可以细水长流一辈子。

雷雷说:“我就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迅迅突然想起来,她找雷雷喝酒的那一次,雷雷说:“迅迅,再美丽的女人,把命运押在别人身上,失去自我,她就再也不美了。”她现在隐约能明白雷雷的意思了。

李志清和晓莲满心地为儿女操心,一个劲儿地催促迅迅和陈浩回婆家。迅迅看着陈浩摆着人畜无害的脸,趁着至清和晓莲不注意地时候对着她冷笑,她便隐约地觉得,那个婆家,她是不能再回去了。

至清私下里一再地和迅迅强调:“你看,人嘛,总有个思想抛锚的时候。你看你,现在又不用上班,一天就带个孩子,什么都不用操心。不要瞎折腾!”迅迅手背在身后,就像小时候每次问至清要零花钱的时候一样地无措。至清见她有些敷衍,于是又加上一句:“我有心脏病你也是知道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是至清的杀手锏,每次搬出来这件事情,迅迅总是会投降。这一次也是一样,迅迅终于还是答应和陈浩一起回去,但是想在家里多呆两天再回去。

夜里,陈浩躺在沙发上玩儿手机,玩够了才慢吞吞地走进卧室。迅迅已经入睡了,只感觉陈浩一双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两人一句话也不多说,竟然也纠缠着做了一次。这一次感觉良好,陈浩也是极其地满足,末了还吻了迅迅许久。

迅迅心中也有些暖暖的,自从有了孩子,他们之间还不曾这么和谐过。她看了看陈浩,就是肚子有点发福,其他的还是像年少的时候一样地好看。她躺在他的胸膛上,静静地。良久,她问:“你喝水吗?”陈浩困倦地点点头,迅迅下了床去客厅给倒水。

她有些莫名地心慌,喝了水,手一摸,竟然是陈浩的手机。

他的手机换了密码,以前是0909,因为他们的生日都是9号。迅迅下意识地输入了果果的生日,竟然对了。微信上有十三条未读,她点开,全是那个女人发来了。

她翻到最前面,接着她骂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烂货”开始的。

那个女人说:“一看这就是李迅迅发的吧?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陈浩说:“能怎么办,你整天跟一个没有内涵,没有见识的女人呆在一起,能有什么意思。大不了跟她摊牌离婚,现在就是要想办法把儿子要过来。”

再后来就是语音,又是一些污秽不堪的话,直撩拨地陈浩说:“你他妈的这是要把老子挑拨的有病了!”

那女人说:“你旁边不是躺了个现成的么,不能跟你聊天,用一下总是可以的嘛……”

迅迅丢下手机,手脚冰凉。

她有些混混沌沌地进了厨房。她母亲平常用的菜刀擦得锃亮。她缓缓地伸出手把刀拿起来,有些沉甸甸的,也不知道她母亲平常是如何做到像武林高手一样地挥洒自如。也对,她父亲是酱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人。

她拿着刀,一步一步,似乎十分冷静地走到了卧室门口。陈浩已经睡了,睡得十分香甜,还打着呼噜。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洒在被子上,陈浩翻了个身。迅迅握紧了手中的刀,她的心十分的平静,似乎比窗外的皎月还要平静。她缓缓地走过去。

陈浩爱踢被子,胸口大部分都露在外面。他穿的睡衣是他们结婚之前迅迅买的,她买了好几套,他家里放着,她家里也放着。睡衣上是她最喜欢的哆啦a梦,一张可爱的脸似乎永远都没有忧伤。

迅迅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陈浩,不知过了多久,果果突然哭了起来。迅迅猛然回过神来,放下刀,如同幽灵般地飘了出去。

陈浩也被果果的哭声惊醒,猛然坐起来。果果已经不哭了,陈浩也分不清楚是不是梦,有些懵,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哆啦a梦,似乎是笑嘻嘻地看着他。他又躺了下去,手底下却是冰凉的。他又再一次猛然做起来,拎起枕边的菜刀。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进来,那刀锃光瓦亮的。

陈浩的脖子有股冷风嗖嗖地过去,头皮一阵地发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陈浩还是找来了,提着高档的营养品,把李志清和晓莲哄得眉开眼笑。这方面,陈浩一直都是人精。 迅迅这会子是更孤立无援了...
    东方辞阅读 78评论 1 2
  • 迅迅家的小区有些年头了,如今看起来,就像迅迅的心一样,布满了疤痕。不过,迅迅却在这里重逢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雷雷...
    东方辞阅读 176评论 1 2
  • 深深地意识到心怀感恩的重要性 当你生病时,例如感冒,你才知道你是多么地念想健康时的你,但当你恢复健康后,你往往就会...
    川哥在路上阅读 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