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20

第二十章 我放你走

终于,白浅终于知道为什么邺先生的侧脸会那么红润。高烧,烧到三十九度。一剂退烧药下去了却迟迟没有药效起来。

邺华整个人都被烧糊涂了,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着一些白浅听不懂的东西。瞧瞧,她的邺先生到现在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发烧之后第一个喊得竟然是妈妈。

白浅竭力去回想着,那个此刻被邺先生一直念叨着的女人,乐胥。有一丝庆幸,白浅庆幸她在床边照顾的邺先生没有当着她的面喊素素,否则她一定会把手上的湿毛巾糊在他脸上,继而一走了之。

乐胥?其实白浅也不怎么见过那个女人,乐胥总是在上流的阔太太圈层里面混,春夏秋冬,都是一身旗袍。身材不错,保养得宜,看着倒是比她该有的年纪年轻。

思来想去,白浅也只记得在婚宴的时候,难得的,乐胥对她展露了一个很礼节性的笑脸。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邺先生在发烧的时候能想起来他那个母亲,想来和苏锦说的一样,自小,乐胥就对邺华很好。

可是接下来邺先生的话却让白浅傻了眼,她实在是难以将这些话和印象中强势决绝的邺先生联系到一起。

他求妈妈不要丢下他一个人在书房,爷爷很凶,他背不出《资本论》爷爷会拿戒尺打他。

他希望爸爸能够不要总是把公司放在第一位,学校的家长会总该有个人为他出席。

他近乎绝望地厮喊着,从爸爸妈妈,到白浅最熟悉的那一声邺太太。

疯了疯了,白浅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俨然成为了圣母,想着不如就这样将就一辈子好了。出轨,婚内出轨,没关系啊,只要邺先生愿意回来,只要他们还相爱……

相爱……

白浅在原地愣住,她差些都忘记了,邺先生不爱她,他现在的作为不过是内疚,是忏悔。她最明白邺先生的性子了,为了对她负责,可以牺牲自己的婚姻。

那么现在为了对孩子负责,邺先生一定还是会牺牲他自己的爱情。

人海茫茫,找到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人多不容易。既然邺先生找到了,她怎么能还这么自私的困住他。

这一夜,简直是度秒如年。翌日早上,来医院病房探病的人很多,邺华的爷爷,爸爸,妈妈,三叔,当然,也少不了苏锦。

山雨欲来风满楼!有些事情不是躲就能躲得过去的。

邺华在醒来的时候,屋里全是他不想见的人,乐胥,苏锦,爷爷,爸爸,三叔都在,唯独没有邺太太。

“浅浅呢?”

他撑着起身,继而有些疑惑的将眼神看向了连宋。着实是躲不过去的连宋终于还是开了口:“接了个电话,出去了。”

“我要回家。”

面无表情的将手上已经回血的针管拔出,继而掀开被子起身。高热退去,邺华整个人还是晕沉沉的,只是站起身来,眼前就花白一片。

乐胥见势,赶紧扶着邺华坐下,“邺华,现在你还不能出院,医生说你要再烧一夜就得转肺炎了,回老宅那边,有人照顾会好一些。”

不知道这夫妻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到底还是疼自己儿子多些,此刻,乐胥作为婆婆,对儿媳的怨念是一发不可收拾,“真不知道你太太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丈夫还在病床上躺着,她接了个电话,说是关乎莫家的事情,就那么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真是,丈夫大过天她懂不懂。”

邺华坐在床边,晕晕乎乎的只听见了“莫家”这个关键词。莫家,除了那一位被白浅放在心上的莫渊,还有谁能够让她失控呢。挣脱乐胥的手,邺华转而起身出了门。

当天夜里,原本所谓的婚房里,夫妻二人再度碰面。只是气氛冷凝的厉害。

“你去哪了?”

他坐在床边,收了手里的邺太太给孩子买的《格林童话》,继而看向了白浅。是,他明知故问。

白浅拿了衣服准备去浴室,神情淡薄如霜。她在邺华病床前守了一夜,终于是听到了那一声剜心刺骨的“素素”。偏巧,那个人来了,在他喊她的名字的时候,殷素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前。

多默契,比她这个妻子还贴心。

但是那个姑娘怎么说的,白浅恍惚的回想着。

“白小姐,对不起。”

“白小姐,我想见他,所以我来了。”

“白小姐,我知道不该这样的,我也不想伤害你,一点也不想。可是我做了,是我存心勾引的他,你怪我吧,他是无辜的。”

“白小姐,你爱的不是邺先生,我求你,求你放过他吧。”

光是想着,白浅就觉得心寒,周身一寸寸的僵硬,直到中枢神经都开始罢工。不爱?怎么会不爱邺先生呢。

爱到心痛,爱到窒息。只因为相遇的时机不对,一步错,步步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八章 病房门前 怀孕的第九个月,白浅被强行的送进了医院里待产。邺华以公务繁忙为由,很少去医院里看白浅。 医院内,...
    壹妙阅读 148评论 0 2
  • 第十二章 素素 “程钰,他一晚上没有回来。” “会回来的,他就是太生气了。你说他一个邺氏集团的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
    壹妙阅读 176评论 0 1
  • 第三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殷素住在一楼,邺华住在二楼。有着高度差的两个人自然是无法得知各自的情况。当殷素熄灯睡觉...
    壹妙阅读 211评论 0 2
  • 第十六章 我们需要冷静 “邺太太......我......不是......我以为......” “嘘。”白浅将食...
    壹妙阅读 147评论 0 1
  •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连宋到公司的时候就听到嘉韵说,今儿个邺华早上七点就到了公司。走到办公室,连宋就免不得关心...
    壹妙阅读 25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