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鬼”大玲子的一天【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到中年,唯心独醉,扬手是春,落手是秋,在这一扬一落之间,心中有种淡淡的酸楚……”

中年“女鬼”大玲子的一天【上】

06

下午新来一个活,“任务重,时间紧!”主任说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有可能要加班哦。”

一提到加班儿,大玲子的心就抽抽成一团。一次十块钱的工作餐质量咋样先不说,关键是孩子咋办?没有人接!她爹呢?她爹关键时刻起不到作用,被派去包村了。

“对不起,我们公司不招女工”,“我们单位招业务员,只限男性”……,大玲子回忆起自己找工作的那两年,有多少次被拒门外?

可是又有谁考虑到女人作为母亲的这颗心呢?

大玲子早就想到换一个职位,可是迟迟没有被批准。没有被批准,也就罢了。大玲子咋老觉得领导好像对她有了某种成见似的:某些同志工作上挑肥拣瘦!

搞得大玲子见了领导就侧着身走。

现在大玲子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心已经扭成了“天津大麻花儿”。

科里,四个人,三个女的,两个生二胎,剩下大玲子和大张了,大张不但个子大,1米85,185斤,小伙子,干活儿麻利,说话透彻。可他昨天刚刚结束一个大片儿的制作,说好了,让他休息几天的,让人家再来?笑话!

大玲子左思右想,只有自己亲自上了。

她打电话给自己的老爹,让他去学校门口接闺女。

什么时候父母都是自己的坚强后盾!

老爹已到了古稀之年,身体不好,眼神不好,让他老人家接孩子,大玲子的心总要提到嗓子眼儿,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直到看见娘家的电话号码显现出来……

她长叹一声,坐在电脑屏幕前,与它们对视了一阵儿,它们的“脸面”反射出自己的老脸,似乎在嘲弄着自己的尴尬处境。

临到下班儿大玲子也没有动一下,她等的稿件儿、视频……一件儿也没有,加班的可能性比较小了。

“奶奶的,不是今天晚上啊?”她感觉被耍了一把,恼怒地拎包锁门,一路小跑到停车场,停车场上的车已经很少了。

明天一定要找主任理论一番!大玲子恨恨地想着。

07

既然闺女暂时不用管了,大玲子决定自己去吃“独食",终于可以自己当家做主了。她感到浑身都这么舒坦,什么都不用考虑原来是这样的轻松!

驾车缓缓地行驶在大街上。大街上霓虹灯闪烁,人来人往,三人一群,两人一伙。

自己吃什么才能不算辜负了这一片刻金贵的自由呢?大玲子思来想去,琢磨着一个人好没意思,喊个人一块儿享用。

第一个电话:

“......”

"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你......."

第二个。

“喂——”

"......小乙,啊,小乙,我,大玲子,你干......”大玲子听到小乙的嘴巴里吧唧吧唧地嚼着什么东西呢……

这娘们儿整天给大玲子叫屈,“罪大仇深”地控诉婆婆的“恶劣行径”,到头来却是在享用着婆婆的劳动成果。

这个肯定是出不来了。

第三个电话,打给小艾。

这段时间小艾跟王海不大对付,小艾整天嘟嘟囔囔地说,“快要离婚了”,“明天就和王海办手续去”,“过不下去了”……

原因是王海的小中专文凭不行了!平时又没有进过修弄个文凭啥的,这两年单位精简冗员,王海第一批就被刷下来了,成了下岗职工……

小艾每次买东西都精打细算,久了就腻歪了,处处看王海不顺眼……

大玲子打算约出小艾来,好好劝劝她,大家都这样的岁数了,离婚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为救李郎离家园,不料皇榜中状.....”

“滚!......”手机里一句好戏还没唱完,猛地吼出了这么一个字。

大玲子听出了这是小艾的声音,“滚!滚得越远越好!.......”

"小艾,是我....."

"王海,狗日的,你永远都不要回来!.....哦,哦,玲子,是你啊....."小艾愤怒的声音立即转为温柔的语气。

“咋啦?又杠上了?”大玲子小心翼翼地问。

“哼,别提了,气死我了!.....王海,王海,你不要后悔!.......玲子,待会打给你啊!”

大玲子的手机陷入盲区......

大玲子手握着手机,又想起了今早的那个梦......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她百无聊赖地翻看着电话记录本,看看还有谁能够陪自己吃一顿饭......

记录本一屏一屏翻过,一百多个电话号码,可是哪个似乎都那么陌生,那么遥远......

她红彤彤的指甲停在一个界面上,上面只一个字母:K。

给他打么?一想到这个人,大玲子就觉得有条金色的小鱼在心脏的血液里游来游去……

这个电话号码在她的手机里存储了三个年头了,她没有拨打过一次,自然打过来的她也没接。

现在大玲子不停地抚摸着这个界面,一次又一次,屏幕黑了又亮,亮了又黑……

最终,大玲子关了手机,看了看车子上的时间:晚上6:30分了,属于自己时间越来越少,她仍然毫无目地乱转着……

县城就巴掌这么大,三横三纵,半个小时全部走遍,终点又回到原点。

大玲子感到无比的寂寞,孤单,她甚至想去妈妈家把孩子接回来吧?

主意一定,她就扭转方向盘 ,匆匆往娘家赶。

08

路过电影院时,大玲子一眼瞅见了电子屏幕上闪出一行红字:"《前任3》......"

终于有事情可做了,在那里可以待上两个小时。

正好的时间段,美团购片,直接进入。

多少年没有进过影院了?大玲子早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一次还是在大学时某个周末,与猴子等几个好朋友一起在校园大门右边的华联超市对过,那个小影院里看过一次通宵。

说是通宵,实际上看了两个片子之后,就困得不行了,看看时间,是夜里12点半。最终还是各自爬墙回自己的狗窝里去睡觉了,第二天中午才醒透。再见面聊起看过的电影,谁也不记得是什么了,只记得赵薇的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从那以后,毕业,结婚,生子,越来越没有自己的时间。恋爱?事实上,二十来岁的时候,县城里有电影院,但是不演电影,电影院是用来长草的。

20年后,大玲子再次进了影院,接着她就后悔了: 影院里大部分是年轻人,恋人居多;还有两个初中学生,她们旁边放着书包,手里捧着卷子,趁着电影还没开始的这几分钟再做几道题。

大玲子感觉自己真是个另类!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却跑到这里一个人来享受?为什么到这里来?她琢磨不透。

她很快就没时间琢磨了,电影开始了。银幕上的画面却是《芳华》,大玲子想,“可能是自己记错了片名,唉,这个年龄脑子真不好使了,经常忘事,看样子将来自己肯定是要得帕金森痴呆而死。”

这时邻座正在写作业的小姑娘非常老道地自言自语,“啊,又是广告。”

大玲子苦笑了一下,幸亏自己没吭声,指不定会被这些逆反期的小屁孩们笑成什么样子哩!

接着又来了一个,还是广告,这真是个新媒体时代。到了第三个的时候,一条蜿蜒盘旋小金龙神气活现的出现了,这才是正片的开始。

四十岁的年龄看《前任3》好像不太适合。

电影前半部分还贴近生活,后半部分感觉就不好了,纯粹是为制造情节,拉长时间。一份好的感情真可以被自己的面子打倒吗?大玲子表示怀疑,真正爱一个人是没有什么脸面的,死皮赖脸的缠着就是了,尤其是男人。

想当年,李辉与自己热恋时……,咳咳,这不算,大玲子脸有点发热,想当年和李辉打仗时,哪次不是李辉可怜巴巴地央求着本姑娘原谅?面子重要?媳妇儿重要?切!

看完了影片,站在门口,看看时间,不到九点。

咋就觉得这么不正常呢?天哪,孩子!大玲子忽地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孩子……

09

急急忙忙驱车去了娘家,开门的是妈妈,妈妈一脸的疼爱。

“怎么加班这样晚?吃饭了没有?我给你下点炝锅面条?熬碗菜汤喝,暖和暖和?哦,小慧一直都在做作业,孩子晚饭吃的不多,回去你再给她弄点儿吃的……”

“我吃过了……”其实,大玲子真把吃饭这茬给忘了。

“妈,我周末再来看你和爸。”大玲子领着女儿走出家门。妈妈站在门口,目送着女儿离开,人看不见了,声音还在,“天黑,开车慢点儿;小慧穿得太少,里面再加一件毛衣;你们早上一定要吃早饭……”

“妈妈,姥爷今晚没吃饭,他一直都在咳嗽。”半路上,女儿闲聊似地说。

对啊,大玲子这才想起来,刚才没看见老爹,原来……心里针扎似的一阵疼痛。

010

走到自家楼下,往上一瞅,家家户户都亮着温暖的灯光,只有自家窗户里仍是漆黑一片。大玲子想起李辉经常说过的一句话,“晚上回来,抬头看到家里亮着灯光就觉得一切都是好的”。

现在她真正觉的李辉其实是个挺恋家的人。

洗漱完后,女儿睡觉去了。大玲子窝在被窝里,拿着手机,先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妮子,咋还没睡?”妈妈在那头嗔怪道。

“妈,……明天我带你和爸爸去查查体……”大玲子无比坚决地说。

“我和你爸好好的,查什么体,浪费钱!”

“就这么定了,听话的妈妈是好妈妈哦,嘻嘻,晚安,么么哒……”大玲子故作轻松地挂了电话。

第二个打给李辉。李辉在百里之外的张村包村。天寒地冻的,不知道他怎样度过这一个多月。

“哈喽,美女媳妇儿,这时候打电话给我,想我啦,才一天呢?”李辉在哪里都这样吃得开,仿佛在他面前压根儿就没什么难事儿。

“想,想,想起来,今天还没骂你两句哩……”

大玲子闭上眼睛,开心地笑了……

睡吧,大玲子,做个好梦。

人到中年,多少隐忍纠结,都偃旗息鼓;

多少的心酸委屈,都春风化雨;

多少的兵荒马乱,都绝处逢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怀左同学写作训练营第三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