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光 幻想世界(11)

96
戲子J
2017.07.31 20:51* 字数 1860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我乘在麋鹿先生的背上,安安稳稳回到了地面。看见我没有离开,反而来到地面,准备离开的动物和植物们马上恢复了之前的欢乐,纷纷朝我涌来,但又刻意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敢靠我太近,生怕会再次吓着我,把我吓走了。真是一群善良朴实的居民。

“你们好,我是小蓝鱼,很高兴见到大家!”我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弯下腰,向大家礼貌地鞠躬。接下来,森林的居民们纷纷向我做了自我介绍。金丝猴、小狐狸、大象、笨笨熊、小青蛇、白兔妹妹、孔雀小姐……樟树爷爷、榕树奶奶、柳树哥哥、青草弟弟、玫瑰女士、山药姑娘……麋鹿先生轻声告诉了我一个有效的记忆方法:无论遇见谁,只要称呼他的动物或者植物名。比如白兔妹妹,只要知道她是白兔,无论是叫她白兔妹妹,还是小白兔、白兔、白兔姑娘,等等,都是可以的,不会出错。这个方法确实管用,我很快就认识了森林热情可爱的居民们,他们还领着我在附近走了走,然后我们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交谈起来。

我说我是因为夜里失眠才遇见麋鹿先生的,是他将我带到这片森林,并让我认识了这么多可爱的伙伴,我很快乐;我说我曾一直居住在海洋里,和小丑鱼以及鲤鱼朋友们,没有去过别的什么地方,所以我以为世界就是海,更以为世界上所有的动物、植物都像海洋里的动物、植物一样生存着;我说海和森林很像,都是特别美丽的地方,海里生存着各种生物,也有小河、也有森林和房子,就是水汽比这个世界的森林要重些;我说在我生活的地方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白天,所有动物都会醒来,游戏玩耍,夜里,所有动物都要回家睡觉,这时候,天上会升起很多很多的星星,星星里存储着动物们白天的记忆;我说在我生活的地方,动物只有同类之间才能交流,而植物,是不会说话不能行走的;我说在我生活的地方,动物和植物需要吃东西才能一直活下去,动物通常以其他动物或者植物为食,而植物多是通过光合作用维持生命,少数植物还会自己捕捉些小昆虫补充营养……

森林的居民们似乎对我说的那些他们曾未接触过的事情特别感兴趣,他们听得很认真,满脸的向往之情,让我很想邀请大家一起去我的海洋游玩。可是麋鹿先生却告诉我,除了他这个森林守护神,其他的居民们都没有办法离开森林,而他,也只有在迎接客人的时候才能短暂离开森林,对外面的世界并不了解。我轻声叹息,但也明白每个生命存在都有属于自己生活的特定世界,就像海洋之于我,森林之于我面前的生物。转而我笑了,我是这么幸运,能够游转于两个不同世界,我认真并且满怀期待地聆听着森林的居民们诉说着他们的森林。

原来,这片森林也是分植物和动物的,但是划分方式同我的海洋不太一样。当然,森林的植物在整体外观上与我认识的植物的外观一致,然而神奇的是,在这片森林里,每种植物都有很多的共同体,他们长得一模一样,有着相同的名字,相同的年龄,相同的经历,相同的记忆。可以说,正是这些众多的共同体组成了某种植物的整体,他们是独立的、行动自如的部分,谁都可以代表他们的整体,他们也是统一的、相连的,缺了谁,整体都将不复存在。森林的植物和动物一样,有生命、有意识,因此,称呼起来不能再用“它”,而应是“他”,或者“她”。这片森林动物与植物的区别就在于动物不似植物有那么多的共同体,也就是说每一种动物对于森林而言都是唯一的、不可复刻的生命体。这是一个没有昼夜,没有追逐,没有竞争,没有斗骂的森林,任何生物都不需要以其他生物为食,生物之间互为朋友,彼此善待。这片森林,很祥和。


几丝清风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想到海洋的清晨即将降临,我突然站起身,匆匆与森林的居民们道别,便再次坐上麋鹿先生的后背回到我的竹楼。麋鹿先生告诉我,竹楼里的古典水缸是连接我的世界与他们的世界的媒介,缸中的金色鲤鱼是森林大门的开启者,是森林的钥匙,它们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沉睡状态,只有感应到森林客人的召唤时才会苏醒,开启森林大门,将森林的客人传送到森林,再以同样路径将客人送回原处。麋鹿先生说我就是森林尊贵的客人,只要愿意,随时都能进出他们的森林,他和森林的居民们会一直等待着我,但是,我绝对不能将这个森林的存在告诉第三方。我点头说好,答应会在小丑鱼不注意的时候再次拜访森林的居民们,并承诺绝不泄露他们森林的存在。麋鹿先生纵身跃入水缸漩涡,消失不见。

我默默朝已然空荡的水缸的方向挥了挥手,然后走到小丑鱼床前,为小丑鱼整了整被子,俯下身,轻轻亲吻沉睡中的小丑鱼的额。“愿你昨日的病痛不再,愿你今日的欢快无限!”。

“真是个难忘的夜晚,像梦一样……”悄悄回到床上,闭眼,任思绪翻飞,浮想下一次前往另一世界的种种,等待透明的白洒进竹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