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罗同人文)有敌如此,何须朋友(六)

        比赛结束以后,梅西匆匆洗了个澡,而后走出了充满胜利和出线喜悦氛围的更衣室,和教练一起参加赛后的新闻发布会。

  刚刚走到公共区域里,记者们的闪光灯和摄像机便长枪短炮地接踵而至。当然,还有向他索要签名的人。他们既是记者,又是粉丝。

  梅西很礼貌客气地应对着所有的一切。从容不迫,不冷不热。这是他一贯的做法。对于聚光灯下的一切,他谈不上喜欢或是不喜欢,只把这当作工作的一部分。当然,如果他的工作只包括场上的比赛和场下的训练,那就更好了。

  如果换成是C罗,他一定会喜欢这种场面的。

  梅西在心里不自觉地想到。而后却又因这个想法笑了。

  怎么会想到他了呢?这可是自己的死敌啊。

  很恍惚的,在纷乱的人群当中,他好像看见了那个很熟悉的高大而又矫健的身影。一晃而过。

  梅西定睛向四周看了看,又摇了摇头。他想使自己清醒一些。

  怎么可能是他呢?他怎么会出现在圣彼得堡?他应该在萨兰斯克,准备对伊朗队的比赛才是。

  也许是这两天他一再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缘故吧,所以才会出现这样奇异的幻觉。

  一定是的。只是很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产生了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呢?喜欢他的陪伴和鼓励吗?来自一个对手的陪伴和鼓励?而自己在世界足坛的最巅峰打拼了十年,还需要这些吗?

  梅西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赛后的发布会总是一成不变的样子。双方教练的讲话,记者们的提问。

  梅西坐在那里,旁观者一般静静地看着。但谁都知道,坐在台上的四个人里面,他才是所有人的焦点。

  当然,他早就习惯了。

  这场比赛,他也确实配得上这个焦点的位置。他进了一个球,还有一脚很漂亮的任意球。

  记者们惊喜于他状态的回归,同时也感觉到这场球很可能是阿根廷队触底反弹的开始,并开始预测他们能走多远。

  果然,第一个被点中的记者站起来后,把本该向教练提问的话,直接抛给了梅西:“梅西先生,我是英国天空体育的记者。对于你在这场比赛里的进球,C罗在BBC的演播室里的评价是“很好”。你对他的话有何回应?你希望在下阶段的比赛里碰到他吗?”

  果然!他就在圣彼得堡。就在BBC的演播室里。他在看着他。

  梅西努力地用手捂住了嘴,做了一个咳嗽的动作,来掩饰心中的不平静。

  天空体育的记者以为梅罗之争的话题是梅西的忌讳,但却自以为抓住了新闻热点而又追问道:“你希望同他直接对决吗?”

  直接对决?

  “哦,”梅西的理智被这句话拉了回来,“是的。他能称赞我的进球,我很开心。至于和他的直接对决,我也很期待。不过我更关心下一场同法国队的比赛。”

  梅西庆幸自己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了常态。他再不喜欢做焦点人物,但这么多年下来,这样圆滑的外交辞令早已烂熟于心,只因为类似的问题被问过太多。

  是的,他不过是个对手。而今年他对自己的格外关心也不过是因为这很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世界杯赛。而自己一直都是他的对手。他鼓励自己,不过是不想当他奋力杀入了淘汰赛,而十年的对手却已经不在那里了。


      发布会很简短,除了开场天空体育记者的问题以外,整个过程乏善可陈。

  梅西在登上球队大巴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刚刚按下了接通键,苏亚雷斯的低沉却又兴奋的语声便从那一边传来:

  “莱奥,恭喜你们啊!终于出线了!你那球进得漂亮,连C罗都夸你了。”

  这话传得真快。梅西暗叹了一声。

  “谢谢!可惜下一场对法国,不是你们。不然我们就可以再聚聚了。”

  “没关系,我们八强见!”苏亚雷斯的笑声从电话的那边传过来,“不过,我想你更想打葡萄牙吧?”

  该死,为什么我们出线以后,所有人的话题都是他呢?

  “你在哪儿呢?这两天准备的情况怎么样?”梅西努力地转移着话题。他知道,小牙这两天很轻松,他们已经击败了俄罗斯队,以小组第一的身份等待着B组的对手。

  “哈,我在赶去萨兰斯克的路上,去看葡萄牙队的比赛。我们的下一个对手可能就是他们。我可不想让外行的电视镜头来告诉我他们是怎么踢球的。”

  “哦,”梅西沉吟了片刻,而后说出了连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话,“你还有多余的球票吗?”  

  “有啊,怎么了?”

  “我们明天放假,我赶过来,和你聚聚。”

  对不起,老伙计,我对你说了假话。梅西在心里很抱歉地想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