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9

长离

Dear seasong:

秋天都快过去了,这几天本想去八大关踩踩落叶满地,学校毕业前的事太多,也耽搁了下来,下周有个机会去出海,本着没做过的事情要尝试一下的原则我打算跟几个朋友一起去,也算体验生活,但是可能终究都要错过八大关的落叶了,太平角的沙滩金黄,落叶满地,夕阳斜照在人们身上的时候,会勾出一圈金色,逆光的时候拍照最美了,你说呢。

想来如文人墨客所说,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之类,并非荒诞,一晃我都大四了,却还因着辅修上着大一的课,一面看老师用哄小孩的语气讲课,一面想象自己若是才刚刚上大一是个什么情景。不过既然已经大四,不敢说心境沧桑,毕竟也已经今非昔比了。

我的大学,都快结束了。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脱离从前生活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怀念,人啊总是这样,失去的时候才会珍惜,结束的时候,才会把仅有的时间分化成秒来回味,其实想想看自己经过了什么呢,其实人生一直到现在都是很顺利的吧,没有经过真正的大起大落,就算高考失利来的也是一所还不错的大学,交了一帮很棒的朋友,并没有曾经以为自己会有的遗憾。

但这不是我的重点,我想表达的重点是,为什么自己在知道开始也知道结果的情况下,依然会难过呢。

就像是一支买了忘记吃的糖葫芦,融化又冷透了的糖浆干在桌子留下清晰的痕迹,黏黏的用刀子起都起不下来。就算最终的结局是把它胡乱收拾了连着竹签灰尘和沾上的头发一起扔进了废纸堆里,你依然会记得它本该带给你的酸甜。

前些天忙着雅思考试的时候,一起自习的室友带着哭腔给她妈妈打电话,据说是不想考研了,放下电话我用合乎逻辑和理性的方式告诉她,你现在放弃考研什么都得不到,而且她并没有想好自己的退路,平时就一头一头的做事毫无依据,也欠缺主见,没有五分钟就被我说服了。但这个事之后我自己并没有什么拯救了她的成就感,我开始意识到我自己是个太过于理性的人,除了白羊座偶尔的冲动作祟,平时做事几乎毫无感性和头脑发热的案例,我大一的时候发现海大允许双修,就几经筛选挑了新闻专业辅修,在社团学生会甚至实习的时候,都是想做什么立即去做,我会考虑我想做的事情的可行性,可行性很大的时候做事有条不紊,然而我很少会冒险,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可行性很低的时候就一定不会去做。

“心里羡慕那些人,盲目到不计后果”杨千嬅的可惜我是水瓶座你听过么,听到这句歌词我有如遭到重击,我心里真的很羡慕那样的姑娘,上学的时候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让所有的人为他们提心吊胆。做事的时候不怕风险想到就做,绝对不是稳妥但一定是冲浪。最近在重新看一个刑侦类美剧,叫识骨寻踪(Bones),里面的男主Booth试图和女主Brennan表白的时候说,我是一个赌徒,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他说“I know, I’m your guy”,看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特别绝望,因为我永远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如果靠赌,我从来都不能赌赢。就像对待朋友的时候我先在心里预设她或他并不是那么重视我,那样如果我被重视了就会得到惊喜,而真的没被重视,也不会难过。

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这样想和这样做究竟好不好,毕竟还没有真的踏入社会走上既定的人生轨迹,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是满意的,虽然有很多想做的事还没做,有些事已经在着手进行,另一些事未来也有要做的计划。话说我记得你一开始去日本是要学心理学的?我能说现在也对这个很有执念么,一直以来没事就去图书馆借相关书籍看,不过普通心理学需要一些医学的脑部生理学知识做铺垫还真是给我设下了障碍。

能顺利去香港读研的话我一定会再辅修个心理学的,辅修永无止境。要不要读博呢这也是最近纠结很多的topic之一啊。写到这里,刚刚到了饭点,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赚了钱可以回国兼职开个日料店呢,我也好心安理得地蹭吃蹭喝。

注意身体,好好歹饭。

sincerly,

Qingqi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