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进 | 加东漫记-4:从南走到西,走到东,就是找不着北

❀ 撰文、摄影 / 万进

〖提要〗:人的内心深处似乎总有一种本能的“征服”欲,探险“天尽头”是其中最美好的那一种,登山巅、寻天涯、觅海角,哪怕历尽艰辛,也在所不辞。游历了加拿大最南端、最西端、最东端,就是找不着北。

遍历是种方法,虽然笨拙,但勤能补拙啊。

上次我们从尼亚加拉大瀑布入加拿大,一路向西,横行无忌,直抵阿拉斯加。

为尽量多游历新的地方,这次选择从底特律再入加拿大,沿伊利湖、安大略湖西北岸,向东北方向行进,渡海上纽芬兰岛,直到斯皮尔角折返。

这样就把加拿大的全部10个省和育空地区都游到了,只余人迹罕至、靠近北极的两个地区没去了。

(一) 最南端:皮利角国家公园

从底特律去皮利角很近,只60余公里,一个小时车程。

皮利角(Point Pelee)是加拿大最小的国家公园之一,由楔入伊利湖中的锐角三角形半岛和几个小岛组成,面积仅15平方公里。

有华人旅行社把它翻译成“霹雳角”,好霸气的名字,其实它真的很温柔。云白风清,水面如大海般宽广,却淡甜而不涩咸,大地平坦并无险峰沟壑,有参天大树更多蝶舞芦荡。

皮利角公园
公园地图

公园里大片的湿地,据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按《湿地公约》列为“国际意义的湿地(Wetland of International Significance)”。这个咱就不懂了,但那里每年春秋两季,吸引了巨量的候鸟来此栖息,也招徕了大量的鸟类爱好者。

我们有在宾州中溪观候鸟的经历,数十万只雪雁、天鹅、大雁翔集于一湖,蔚为壮观。落下了,茫茫一片;飞起来,遮天蔽日。

中溪候鸟群
天鹅阵

夏季的皮利角同样迷人,是都市人消暑郊游的好去处。木栈道穿行于一望无垠的芦苇荡,轻舞漫步其间,有沉醉于野旷天高的惬意;银沙滩绵延于碧波荡漾的湖岸边,篝火野炊其上,是逃离了熙熙攘攘的闲适。垂钓、露营、游泳更不必说,都是难得的享受。

假如把《太阳岛上》歌词稍微改一下,倒与此情此景十分贴合。

“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
美丽的皮利角多么令人神往
带着垂钓的鱼杆
带着露营的篷帐
我们来到了皮利角上
小伙们背上六弦琴
姑娘们换好了游泳装
猎手们忘不了心爱的猎枪……”

观景台
孩子们在芦苇中荡漾
无垠的芦苇荡

公园的最尖尖角必是要去的。一线沙堤,迎着粼粼湖光,从脚下向远方伸去,消失在湖天交际线上。

最尖尖角

在那里,看到一块标牌,上面写着:“这里是加拿大的最南端”
它还说,这里距加拿大最西端克鲁尼国家公园直线距离约4400公里,距最东端斯皮尔角约2400公里。

克鲁尼公园,上年已经游历过,斯皮尔角将是这次旅程的折返点。

无意间,我们居然从最南走到最西,走到最东,完成了“加拿大四至游”。
无意便是天意。既是天意便写此文,以兹纪念。

加拿大四至

(二) 最西端:克鲁尼国家公园

2018年我们横穿加拿大直到阿拉斯加,来回都经过了克鲁尼(Kluane)国家公园,记录在游记《寻野克鲁尼,育空淘金潮》里。

抄袭一段于此:
“它以高山、冰原和冰川为特色,包含世界上最大的非极地冰原,以及最长和最壮观的冰川;从海洋到北美最高峰群的地质构造与演化,火山、冰川和河流的自然过程;含有从北部内陆到沿海的过渡性气候和生物特征。特有的沿海环境、产犊冰川、深河峡谷、峡湾般的入口和丰富的野生动物比比皆是。是独特的自然美景区。”

灵秀的克鲁尼湖

感兴趣的朋友,不凡点击此链接,延伸阅读。

补充一句,加拿大西边境主要以西经141°与美国划界,因此那条经线上长1038公里的陆界,全都是加拿大的最西端,而不是一个点。

(三) 最东端:斯皮尔角

到最东端斯皮尔角(Cape Spear)并不容易,它位于纽芬兰岛上,是加拿大的天涯海角,路途遥远,且不说翻山越岭,还得跨江渡海。

当我们“历尽艰辛”抵达斯皮尔角时,正值金乌西沉。从车窗里望去,彩霞满天,海面的波澜闪耀着粼粼红光,我们满心欢喜。然而,刚泊好车拿出相机准备拍照时,太阳不见了,转眼乌云盖顶。

这就是大海的脸,说变就变。大老远跑来,岂能善罢甘休?于是决定在此安营扎寨不走了,一定要等到全加拿大的第一缕阳光。

翌日天刚亮,便猴急猴急地跑到海边等着去了。

天空依然阴云密布,不肯露出一丝缝隙,心情亦阴沉如铅。海边冷风飕飕,海鸟也不见了踪影。等待观日出的游客更是寥寥无几,估计大多不抱希望,就又缩回到暖和的被窝里了吧。

天道酬勤,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就在日出的那一刹那,天边撕开了一条细细的裂缝。太阳一点点露出面孔,满天的阴云、茫茫的大海,瞬间被染得彤红彤红。

我们高兴得快叫出声来,旁边的游客也激动异常,忙着拍照、自拍。

人一兴奋就容易紧张。正焦灼地等着太阳露出整个脸呢,它却又哧溜钻进了厚厚的云层,前后不过几分钟。其后我在那里拍的所有照片,就再也没了阳光和蓝天。

斯皮尔角地理标志点的日出

陡峭的岬角上,白色的灯塔高高伫立,日夜不停歇地为过往船舶指引航向。木屋顶着的灯塔,始建于1836年,现已退休,担当起陈列历史的任务。1955年新建的混凝土灯塔,承继着导航的责任。

斯皮尔角灯塔
新灯塔
老灯塔

在半山腰,躺着两座海岸炮,虽然锈迹斑斑,从它巨大的身躯上,也能看出曾经的威力是多么令敌人胆寒。这是二战期间建造的最大的岸炮之一,口径达10英寸(254mm),射程覆盖惊人的13.4公里。

巨大的岸炮
同类岸炮当时的样子

布防如此重炮,难不成斯皮尔角还是军事要塞?发生过什么重要战役?

没错,它正是拱卫首府圣约翰的要塞,负责拦截海上舰船。贯穿二战始终的大西洋海战,这里也是重要的战场。欲知故事如何,且听后续分解

(四) 找不着北啊

人的内心深处似乎总有一种本能的“征服”欲,比如战争、狩猎,只是太残暴血腥了。探险“天尽头”则是其中最美好的那一种,登山巅、寻天涯、觅海角,哪怕历尽艰辛,也在所不辞。

加拿大的“四至”,我们逛到东,溜到西,晃到南,就是没找着北。

心犹不甘,回来后继续做了点儿功课。

加拿大有大片的国土插入北极圈深处,阿勒特(Alert)是加拿大最北、也是全球最北的永久居住地,虽然不是大陆的最北端。它离最近的城市黄刀(Yellow Knife)有1800+公里,离地理北极却仅有800+公里,纬度高达于82°30′N,比我们去过的阿拉斯加北坡的北冰洋岸还高出12°。

点击进入,延伸阅读阿拉斯加游记:
《勇闯北冰洋,极地极体验》
《极地有极景,绝世而独立》

阿勒特一年中各有四个半月的极昼和极夜,只在七八月份气温才会达到0°以上。虽说是永久居住地,在不同年份那里只有几个到几十个居民,外加气象、环境观测站,军事信号接收站,还有陪伴他们的永远的孤寂。

阿勒特,Src: Wikipedia

那里不通陆路交通,只有一个小机场,也不知道提不提供旅游服务。
看来加拿大的北,我是找不着了。呜呼。

¤ 2020年6月20日 于宾州·绿堡
¤ 微信:vanking1001
¤ 电邮:wanjin@sohu.com

《加东漫记》系列:

1、我见过的最美的海
2、北美城市与民居从哪里走来
3、芬迪湾,开了眼界的潮汐和红海
4、从南走到西,走到东,就是找不着北
5、渥太华的典雅与恢宏
6、千岛群岛,圣劳伦斯河上的明珠
7、新西风情,我自妖娆
8、灯塔,重走开拓之路
9、爱德华王子与安妮
10、纽芬兰,去不易,来无悔
11、英法易手的转折点——路易斯堡
12、阿卡迪亚的田园诗

点击进入《万进杂文集》,分享更多……

——写字不易,还遭删帖。您若喜欢,转推点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