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69)

凤九领着登泯到得帝君门口,然后打头先进去,向东华介绍道:“帝君,这便是登泯殿下。”

登泯随后跟上,长身一揖:“登泯见过帝君。”

东华道:“你是兔帝的长子?”

登泯起身回话:“回禀帝君,登泯正是。”

趁回话的空档,登泯也看向了靠坐于榻上的东华帝君。如众仙所言,帝君也是着一袭紫衫,但是不知为何,就是比自己看起来更为有距离感,也许是那一头白发让他看来与世隔绝、仙气飘飘,也许是与白发不合衬的深邃轮廓让他在飘忽的气质中偏偏凝结了如掘实质的抓人点滴。帝君真的是太有神仙的气派了,光看他如今的模样,着实很难想象他昔日征战沙场的风采。

登泯顺着目光打量,就见帝君的腰封上扣着一个玉带钩。而那玉带钩造型如此特别,竟然是一只老鼠,与帝君的形象气质十分不吻合,也不知帝君何以要选一只小老鼠,难道九重天上神仙的审美情趣都格外超前?

可这小老鼠,怎么看上去如此眼熟?登泯不禁回想了一圈,这才想起它应是凤九所有,上次在集市她没有买到小狐狸,所以买了个小老鼠做替代。只是,这个小老鼠为何会佩戴在帝君身上?凤九难道不是买给自己的吗?

就在登泯打量帝君的同时,帝君也在打量着登泯,五官平平无奇,相貌平平无奇,气质也平平无奇,典型的平平无奇少年人一个。于是帝君开口道:“登泯果然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颇有乃父之风。”

登泯急忙谦道:“殿下谬赞。登泯又岂及得上帝君您的万一呢?”

东华又道:“兔帝近来可好?本君与兔帝已有数万年未见。”

登泯道:“多谢帝君关心,父君的身体甚是康健,还经常与登泯提到昔日与帝君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怀念的很呢。”

东华道:“是吗?连荒合荒近来可好?”

登泯忧心道:“帝君也知,连合二荒一向积贫积弱,虽则父君已耗费大量心血在治理上面,可是收效仍然有限,是以境内子民生活不太富裕,人心容易有所不稳。”

东华安慰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眼下只能慢慢改变,倒不能巴望着一蹴而就,只能盼着你多为你父君分忧,多为子民着想。”

登泯肃容道:“多谢帝君教诲,登泯谨记于心。”

东华又看了静立一旁的凤九一眼,然后道:“本君听凤九说,你一直对她多有照顾,因她初至连荒,你还特地为她接风洗尘,共饮美酒。”

登泯以为东华在夸奖他好客,便谦道:“这都是登泯该做的。殿下是远道而来的客人,登泯自当尽心招待。”

谁知东华话锋一转:“尽心招待当然是好事,但若是饮酒贪杯,传出去可不太好听。”

登泯有些懵了,疑惑道:“登泯不太明白帝君的意思。”

见登泯仍不明白,东华干脆直言:“凤九说到底还是个女儿家,同你、承吞两个男人深夜饮酒是否太离谱了些?若他出了事,本君如何像青丘交代?你要如何要青丘交代?”

登泯觉得帝君有些小题大做,可面上只能答道:“帝君所言甚是,登泯此举确实欠妥。”

东华似是清楚登泯所想,道:“本君知道你心里未必服气,只是即便没有出事,凤九一个女儿家,你是否也应该替她多考虑一下?他与你二人深夜出去饮酒,此事若不慎传出去,始终对她的声誉有影响。到时你能负责吗?”

东华原以为登泯会羞愧难言,岂料登泯却道:“登泯自然愿意负责。”

东华相当气闷,这少年嘴上的大话怎么一套一套,便道:“你要如何负责?”

登泯竟然道:“若真如此,登泯愿意娶殿下。”

一旁的凤九本事不关己的听着他二人对答,可是听着听着似是有些不对,帝君暗暗怪责登泯带着自己去饮酒,而登泯竟然说若真出了事,他愿意负责。初次见面,这两人的话题怎么都有些奇怪?不应该是君臣寒暄、一团和气么?

等到登泯说愿意娶自己的时候,凤九发现事态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急忙出声阻止:“帝君,你们到底在胡说什么?”

东华盯着登泯:“那要问问登泯,他到底在说什么。”

登泯见东华似乎不悦,凤九也有些难为情,便急忙解释道:“帝君切莫误会,登泯并非一时意气,其实在青丘时,登泯就向殿下表示过联姻的想法,只不过殿下当时对登泯并不熟悉所以才未直接答应。登泯内心也颇觉遗憾。现下,殿下竟然如此巧合的来到连荒,登泯自然想抓紧时间与殿下增多了解。”

东华沉默了一会儿方道:“你的意思是,你仍未放弃与青丘联姻的想法?”

登泯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青丘女君姿容无双,登泯亦着实仰慕。”

凤九听到此处更加羞红了脸,想着这登泯究竟怎么回事,上回青丘初见便提出联姻,如今初见帝君,又再度重提此事,他到底要做什么?帝君又会不会因此而误会她?

见这登泯大方表白心意,还盘算了日后,东华唇边微带笑意,只可惜说出口的话却不甚好听:“你既然说凤九姿容无双,也该知道仰慕凤九的不只你一个。若每一个爱慕者都要凤九嫁给他,怕是凤九现在早已经坐拥三宫六院,青丘的一夫一妻业已被打破。”

凤九本担心帝君要如何回应这登泯,可是等听到东华的回话后,她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更恨不得直接昏倒。什么叫坐拥三宫六院?凤九被东华形容得简直像个风流的女王,可她现在明明连东华一个人都没搞定。

登泯闻言微微变色道:“帝君说笑了,此事自然需要殿下首肯。登泯相信,若是殿下愿意多抽时间与登泯相处,一定会发现登泯身上的许多优点。”

见登泯仍不死心,东华直接道:“那要看凤九给不给你这个机会,本君也无权置喙。”

登泯还要说话,东华却干脆逐客:“本君有些累了,你且退下吧。”接着冲东九道:“本君有些头疼,你去泡杯热茶来。”凤九一听东华不舒服,便急忙照着他的吩咐去做,嘴上还道:“你快些躺好”,说着拿了床被子替帝君盖上。

登泯见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便道:“登泯先行告退。”说罢便告辞了。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