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沟里,那一树树樱桃花如雪

0.229字数 1623阅读 77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分已过多日,却因一场寒流的到来,又将春天的感觉推迟了许多。来自各地春的讯息,在朋友圈里已喧闹多时,且不说江南的桃红柳绿,就连北京的明城墙外,也一片姹紫嫣红。

寂寞萧索的心早就被撩拨得蠢蠢欲动,想去亲吻桃花的灿烂,想去呵护梅花的嫣然,想和春天来一次结结实实的拥抱,可钢筋丛林的城市里,春天的芳踪难觅。沿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放眼向前,柳丝刚刚吐绿,还没有扬起一树一树的情丝,街角的紫玉兰也是含苞待放,迟迟不肯绽开笑脸,更多的树木还棱角满满,只待那和煦的春风拂过,才肯展示柔和的身段。

正在盼望地心焦,却从朋友圈里传来一个令人雀跃的消息,在胶南铁撅山下的黄泥巷,成片的樱桃树已经开花,雪白粉嫩的樱桃花怒放成一片云海。原来,相比于城市,春天更偏爱那一片山谷,于是我们匆匆驱车前往,只为了早早赴一场春天的约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泥巷,一个很有意趣的名字,如果不说,只会让人想象成一条古老的巷子,躲在城市的一隅,幽幽地讲述着古老的故事。可实际上,它是铁撅山山谷里一个小小的村落。据传说,这个村子的居民是明朝洪武年间从云南迁徙过来的。因为村子地处山沟,状似巷道,土色发黄,每逢下雨,道路泥泞不堪,故而取名黄泥巷。

车子从村口而入的时候,村口一座造型时尚的石碑上书写着美丽村庄几个大字,沿着一条平整的水泥路向前,却也不再见黄土飞扬的情形。昔日的穷山沟早已成了最美丽村庄代表,恭迎着前来探访的人们。

首先进入视野的,是远处连绵起伏的铁撅山,没有南方山脉的那种葱绿,也没有险峻巍峨的雄姿,但是山上成片成片的樱桃树开成花的海洋,让大山变得妩媚动人了许多,一如穿上了洁白新装的美丽新娘,一阵山风吹过,花海又仿佛变成了云海,缠缠绵绵,随风变幻着造型。

一条稀稀疏疏的小河从村中流过,河边几座屋舍错落分布,几乎没有看到村民出出进进,散养着的鸡鸭并不怕人,大摇大摆地走着,清静和悠闲,一幅世外桃源的感觉。路边、河边,每家每户,都掩映在樱桃花的纯洁芬芳里,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流淌着、氤氲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地的朋友带着我们一行人向山沟深处行走,这会儿,我们可实实在在地领教到了山路的难走。一会翻沟、一会爬坡,有时还要手脚并用。沟里的蓬草枯黄,一脚踩上去会打滑,也会踩空,但无论怎样,也阻挡不了我们的热情,大家相互帮衬着、鼓励着,洒下一路欢笑。

仿佛受了我们的感染,无论是成片的樱桃林,还是沟边旮旯里兀自生长的一棵樱桃树,都以饱满的热情、多情的风姿迎接远道而来的我们。

阳光细细密密地洒在山沟里,透过树林的枝桠留下斑驳的影子,山风吹过,樱桃树摆出各种造型,有的身姿挺拔修长,正努力向着太阳生长;有的却像桃树一样矮趴趴的,既低调又接地气。遒劲的枝干上,有的花开的密密匝匝;有的像要保持距离般稀稀疏疏;雪白中透着粉嫩的花朵,有着梨花的清雅也有着梅花的娇艳,花蕊上一点点黄,吸引着蜜蜂飞来飞去;还有些尚未开放花苞,你拥我挤的聚在一起,一嘟噜一嘟噜的,像一把把穗头在风中招摇。和暖的阳光里,樱桃花海涌动着无限生机和活力,静谧的山村沉醉了,我们也醉了。

此时,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山歌,高亢的歌声在山沟里回响,引来大家争先恐后的合唱。在此起彼伏的歌声里,唱出了我们内心最真的自己。

每当与一片樱桃林不期而遇,队伍里都能引来大呼小叫,大家争先恐后地拍照留念。一树树花开得灿烂,一张张脸笑得更灿烂,生活的烦恼,工作的压力,全都抛在了脑后,没有什么比照一张漂亮的照片更重要。笑声在山沟里回响,一群奔五的人,在知天命的年纪里,更加懂得了生活的真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此次来黄泥巷的一群人,是一群爱好户外活动的中年人。生活中,我们有着各自不同的成长背景和经历,也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在每一个笑意盈盈的脸庞后面,没有谁不是在负重前行,只不过,看清生活的真相,我们依然热爱着生活。就如同这片樱桃树,扎根在荒凉的山沟,却没有自怨自艾,在春寒料峭百花羞涩的时候,率先怒放了自己,用心中的一团火,点亮了美好的生活和向往。

那一树树樱桃花,如雪如云,开满了山沟,也盛开在我们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