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vs纳达尔:无敌是多么寂寞,因为你,我才是我

如果这个纪录迟早要告吹,我只想输给他。——纳达尔

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见证历史。这或许是两位传奇名将最后一次在大满贯赛事的决赛相遇。

2017年1月2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罗德·拉沃尔球场。36岁对31岁,17号种子对9号种子,现役网球选手中最为传奇的两位,罗杰·费德勒和拉法·纳达尔,在没有人看好的情况下,迎来了久违的巅峰对决。

八年弹指一挥间。2009年,也是这片场地,也是决赛,纳达尔苦战五盘,3比2战胜费德勒。那一回,费德勒像个孩子一样,流下了失望的泪水。

今天,纳达尔的头发渐渐稀疏,费德勒需要通过医疗暂停按摩大腿肌肉,但两位处在职业生涯晚期的英雄,仍旧每球必争,拼到最后一秒。不同的是,这一次,费德勒笑到了最后,揽下自己第18座大满贯奖杯。

要知道,从2011年开始,但凡费德勒参加的澳网,从未进入决赛。而上一次有两位30岁以上的老将角逐大满贯,还要追溯到2002年的美网,桑普拉斯对阵阿加西。

如果只是这样,还不够精彩。赛后颁奖时,费德勒这样评价老对手:“我很开心看到拉法回归,我认为没有人相信我们会在这里会师决赛。输的话我也会欣然接受,在网球比赛中没有平局,但如果有平局的话我会在今晚和拉法共享(这个冠军)。请继续打下去吧,拉法,网球需要你。”

比赛进行到第四盘,当纳达尔打出一个好球,保下发球局,费德勒甚至用手拍打自己的球拍,为对手鼓掌。

在竞技体育领域,很少有一对宿敌能在场面话之外,由衷地为对手加油。但费德勒和纳达尔做到了。

如果没有费德勒,纳达尔或许会赢下更多冠军,但冠军的含金量未必会比今天更高。如果没有纳达尔,费德勒创纪录的18个大满贯也会失色不少。竞技体育当然是强者游戏,但像梅西需要C罗、乔丹需要马龙、林丹需要李宗伟一样,费德勒需要纳达尔。

无敌是多么寂寞,因为你,我才是现在的我。

历史的首个交汇点出现在2004年的迈阿密。纳达尔以两个6:3告捷。第二年的法网上,纳达尔战胜费德勒,加冕红土王者。在总共的35次交锋中,纳达尔保持了23胜12负的佳绩,是瑞士球王最大的苦主。

但费德勒和纳达尔身处网坛的华山之巅,憧憬冠军,更享受超越对垒的惺惺相惜。

纳达尔说:“我从心里钦佩费德勒,因为他在过去十二年拥有不可思议的成就,他就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当自己的红土场地81连胜被终结,纳达尔说,如果这个纪录迟早要告吹,“我只想输给他。”

费德勒也坦言:“没有见过像纳达尔这般疯狂的人,他是我值得一生尊敬的对手。”在纳达尔网球学校的开幕式上,费德勒对纳达尔说:“你是对我网球生涯影响和激励最多的人,因为你,我重新调整发明了很多打法来对抗。”

在场上,他们每球必争。在场下,他们相互支持。

2010年,费德勒在瑞士苏黎世举办“为非洲而战”慈善表演赛,邀请纳达尔参赛,纳达尔一口答应。为表感谢,费德勒亲自开车前往机场为纳达尔接机,还和好友共进午餐。

当一流选手还在为天下无敌努力,超一流的天才已经在追求更深层的意义。他们遇到对手,遇到朋友,遇到更好的自己,与生活拉锯,和命运搏斗。如果缺少一个心意相通的人,会有多孤独。

在去年奥运会上,林丹在半决赛淘汰李宗伟,踢踢写过:

一开始,他们彼此钳制。到最后,他们彼此成全。在只有一个冠军的前提下,唯有你追我赶,才能缔造交相辉映的黄金时代。在这个意义上,林丹和李宗伟的惺惺相惜,值得每个球迷由衷感念。

费德勒和纳达尔也是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当双方的非受迫性失误增多,屡屡错失机会球,观众都要呐喊助威。每打出一个好球,大量观众更是起立鼓掌。虽然各有支持者,但费德勒和纳达尔之间,谁赢谁输,都不影响彼此的伟大。

2009年那次著名的哭泣之后,费德勒时常后悔,“丢掉冠军后我想自己要走出球场再哭泣,因为这是属于纳达尔的时刻,我不应该去抢他的风头。”

今天,费德勒再次激动落泪。其实,更可能哭泣的是我们啊。看着两位选手从青涩少年到步履维艰,从意气风发到老骥伏枥,每打一个球,都像是少一个,分分秒秒流逝的,既是他们的岁月,也是我们的青春。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里,宫二和叶问辞别。哪怕身负家累,一贯克制,临了,她还是说了这一句:“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而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除了费德勒和纳达尔,更是每个有幸见证的人。

愿我们每个人的成长之路上,都能像费德勒和纳达尔一样,遇到那个一生的对手。

协助编辑:cecilia

图片|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