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的样子,像极了爱情


    抽到了一万的奖励卡,今天求简友几个赞哦。我想看看能加多少,嘿嘿,谢谢啦

      坐在我面前的就是我今天要相亲的对象,“比你大一岁,182的身高,东北人,本科川美,研究生广艺毕业的美术生,现在在某国企从事技术工程师工作,家里是破产的富二代,目前还没有买房子”表姐的话还在耳边回荡。我吸了口麦当劳的可乐,有点凉,和这个季节显然不符。

    他有着东北人特有的身材比例,魁梧却并不臃肿,高大且更加挺拔,他有着东北人特有的口音,虽然在我面前有些拘谨,却并没失掉他一直带着的真诚。唯一有些别扭的是,他长着一张娃娃脸,生生将年龄拉低了好几岁,微微上扬的嘴角哪怕没有表情,让人看起来也总是在微笑。

    “我的家里条件并不好,虽然以前是富二代,可是破产了后,现在一无所有,所以我只能把自己的艺术事业收起来,找了这份国企的工作吃饭,我的感情也不太顺,谈过一个女友,准备结婚前,却因为破产离开了我,坦白的说,我不是没有放下她,而是我的现状,给不了女生富足的物质生活,我要解决的先是立业,你能接受吗,我的专业是美术,可是现阶段的美术并不能带来物质回报,你介意吗”

    他很坦诚的看着我,不带一丝隐瞒的说着自己的现状和过去,让我微微有些惊讶,看样子是个相亲新手,像我这种老司机是绝对不可能在没有了解,没有动心之前,让别人了解这么多。

      我喜欢他吗?没有,不存在一见钟情,我讨厌他吗?不可能,他没有做出任何让我反感的事情。艺术生的身上,总带着一种孤立,不随大流的气质,有的人清雅的如白莲,有的人堕落的像修罗,我想,我运气不错,遇到的是第一种。

    后面的日子就像做任务般的打怪升级。平时吃了吗,睡了吗一样的问候,周末固定的见一面。我在努力找一个能让自己喜欢上他的点,他也一样,可惜,我失败了,他也亦然。

    他的脾气并不好,可以理解,一个富二代家庭出生的孩子,脾气能好到哪里。而我,一个活着文字世界的文艺女,脾气更加好不到哪里去。然而这样的两个人竟然从来没有争吵过,甚至连任何不同的意见都没有。

    和包容理解无关,和三观一致也无关,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因为不上心,所以不介意。我不记得每次聊天是谁主动发起的,反正聊天的内容都是没有意义的废话,纯属人际需要。我也不记得每次约见做了些什么,因为没有一次进入了我的内心。他的任何话语,任何决定,我都无所谓,满脑子都是四个字,和我无关。我没有过生气,没有过开心,没有过期待,没有过抱怨,没有过冲动,也没有过失望。我想,他也是一样,我们两个客气的宛如要签合同的甲乙方,礼貌的如同酒桌上的觥筹交错,谁也没看到谁的真实面貌。

    我也问过自己,按照条条框框算下来,这个男生可以说是老天安排给我的最佳男友,有着比我高的身高,比我高的学历,有着我最崇拜的绘画能力,有着自强不息的精神,有着不拜金世俗的眼光,还有着一定的思维境界,这样近乎完美的人设我没有理由不动心啊,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我始终没有喜欢上他,就像他始终也没喜欢上我一样。

    我们会去主题书吧坐一下午,他看美术方面书籍,我拿起一本小说就能忘记他的存在。等到五六点,他问一句,饿了吧,我们吃啥。随便,听你的,我都行。是的,我是真的都行,真的无所谓。

    我也会去他宿舍看看他的生活,是一个挺讲究的男生,满屋子的书画,他会很兴奋给我展示他的画作,用极其专业的角度给我讲解一堆听不懂的美术理论。而我,看着他的画作,暗自皱眉,看不懂美在哪里…当然,不是说他画的不好,而是作为外行的我,看不出任何门道。后来就变成了,他自己画画,我看吗?不,看不懂的我没有兴趣,我会自己找一本书看,或者用他的电脑静静更新网文。直到晚上,依旧是他熟悉的一句话“饿了吗?今天我下厨,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

    他的事情,我问他会说,我不问他不提,然而我却没有多少兴趣去打听了解。我的事情,他不会问,当然如果他问了我也不一定会说。那两年,其实我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父母车祸让我崩溃到嚎啕大哭,然而我从来没有找过他,哪怕是一个电话的倾诉或者求助。不是拉不下面子,而是真的想不起来他的存在。那两年他也发生了很多事,同样的心有灵犀的一切都不告诉我。

    我在他面前的形象,永远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小娃娃。甚至到后来,别人问我他叫什么,我张了张嘴,却低下了头,是的,没人相信,我竟然记不起来他叫什么…

    他不会刻意带着我见朋友,也不会刻意带着我躲避熟人,他的徒弟会八卦“师傅,就你这种整天就知道画画,说话一般人都听不懂,思维在天上飞,不接地气的男生,还有妹子愿意和你一起吃饭啊,哈哈哈”我想这是最佳总结吧,沟通有多重要,他是那么外向的人,我是这么熟悉文字的人,但是我们之间却没有任何沟通。他很喜欢笑,可是多数时候笑的很苦,我很喜欢说,可是多数时候都说废话。

      直到某天,他主动说带我见见一个艺术家朋友。当我看到一个胡子拉碴,长发飘飘,穿着和犀利哥一样的艺术家站到我面前时,还是吓了一跳。“哈哈哈,吓到小妹妹了吧,没办法,从北京流浪到湖北就成这样了”

    那晚,从来不喝酒的他陪着艺术家喝的酩酊大醉,我还是那个我,不说一句话,安静的在一边当一个聆听者。那是个怎样的艺术家,在北京有妻有儿有自己的画室,妻子负责打理画室卖画,他负责创作,这次是因为实在没有了灵感,于是不带一分钱从北京出发开始流浪,希望在这样的旅途中激发创作灵感。睡过桥洞,明明一副画可以卖到不菲的价钱,却为了填饱肚子在街头给别人画几十块钱的肖像画。

    “小妹妹坐那一动不动的好像模特,看的我都想给你画一幅画,哎呀,你看你看我这个脑子,怎么能喧宾夺主,你认识小贾这么久,他又是专门画人物肖像,要画也是他给你画啊,哈哈哈”我笑而不语,是的,我认识他已经很久,可是喜欢画画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找他学画,找他约画,虽然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去他宿舍看他画画,可是内心深处从来没有一种冲动成为他画笔下的人物,纵然我的小说写到了白热化,需要一副插图,可我依旧没有欲望请他来完成。

    送他回了宿舍,喝醉的他第一次吐露的心声,“其实我一点都不快乐,我喜欢画画,我真的好喜欢画画,原本家里不缺钱,我也想开画室,画一辈子画。可是家里被亲戚算计破产,我得活下来,别人找关系让我进了这家国企,从事技术工作,我没有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他们都看不起我,说我是关系户。白天为了不拖后腿我拼命学习技术知识,晚上回来才是最开心的时候,我可以画画了,我不敢放下,这么多年了,一旦放下了画笔,未来我可能就再也捡不起来。我也想像他一样,没有了灵感就撒手不管,出去流浪找灵感,可是我不行,我要有责任感,他是个好画师,可是他不是好老公,不是好父亲,他从来没有管过他的妻儿,他常年不回家住在画室,除了给钱,这个家他什么都不付出,我不能成为他那样的人,我要当个好画师,也要当个好老公,好父亲好…”我相信,他一定一定会成为一个好老公,好父亲,只是,和我无关,我心里清楚,我们彼此都没有把对方算进自己的未来。

      帮他盖好被子我悄然离去,算一算,我认识他已经一年多时间,我们依旧不是男女朋友,我们依旧无法沟通,我们依旧互相伪装,我们依旧互不理解。对于两个极其看中精神的人来说,不理解注定爱不上,不理解注定没有情感,不理解注定无法成为男女朋友,甚至说一句生理上最直接的欲望,不理解注定没有冲动去牵手。

    然而我们都是好人,都是在彼此眼中挑不出客观缺陷的好人,让我们明明互相没有感情,不当男女朋友,却也没说清。我想,也许哪天,当我有欲望问他要一幅画,成为他笔下的女主角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他吧。也许当他有想法送我一幅画的时候他也喜欢上了我吧。

    时间又这么不咸不淡的过去了一年,过年团圆的时候,母亲突然问到了他,“小贾呢?”“他说今年过年不回东北,现在应该在宿舍”“大过年的,你怎么能把别人一个人丢宿舍,都是团圆的时刻,喊回家一起吃顿饭吧”“怎么可能!”那一刻我明白了,虽然时间过去了两年,可是在我心底依旧没有把他认可成亲人。是的,我不接受他于我而言的任何身份,我不愿意带他回家,甚至两年的时间,我从未走进他的世界,也从未让他靠近我半分。“那你也别把别人一个人丢宿舍,你去陪他吧”“好”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宿舍,然而我却有了心事,我想,一些话,拖了这么久,我该说清楚了。他见到我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家里没什么吃的,本来以为你和家人团圆,我自己就随便弄点,没准备”“没事,我不挑食,想找你聊聊天”“聊天?”他显然愣住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聊过天,是的,一次都没有。“聊什么?”“不知道”,气氛很诡异,怎么形容这样的关系,没有避讳所有的亲朋好友,全世界都认为我们在一起两年,是不是该结婚了。只有我们彼此很清楚,我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可是这样的话又该如何开口说呢?

    一个电话打破了尴尬,他的手机响了,“我叔叔喊我团圆,走,顺路送送你”,在酒店下车后,小贾喊住了我,别扭了好久,他帮我说出了那句难以启齿的话,“对不起,今天你过来陪我,我本不应该再赶你回家,尤其在大过年这个时候,我叔叔说喊你一起去吃饭,可是如果现在,我带你进去见了亲戚,以后…就真说不清了,我…我没办法带你见家长,你…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我…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笑了笑,这就是天意吧,这么难堪的结局,终于在这么难堪的时候,这么难堪的巧合中,这么难堪的话从这么难堪的人口中说了出来。“去吧,新年快乐,小贾”我转身了,那个过年,街角所有的店铺关了门,我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那是两年来,我第一次有情绪波动,没有喜欢,所以不伤心,却分外的悲凉。   

    我也不知道为嘛最后成了这样,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怎么会处理成了这样的人际。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不会因为一个人好就喜欢上ta,也不会因为相处久了就能步入婚姻,我只是觉得此情此景此结局很悲凉。这么多年我没有删除过谁,却将他的微信拉黑删除,从此再无联系,干净的就像从未认识一般。

    半年后,表姐突然和我说,“小贾结婚了”“哪个小贾?”我一脸懵逼,“就是那个会画画的工程师,给你看他的网更文”。哦,小贾结婚了啊,我看了看他的日志,一个完全不懂画画的女生,一个很支持他画画的女生,一个中和了他不接地气的女生。结婚的时候,没买房子,单位把厂房给他们改成了一个工作室,他们就当成新房入住。

    小贾更新了一幅画,画中的他在绘画,画中的她在做饭,他们笑的很开心,温馨而幸福。小贾在文末写到:此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还能遇到一个懂我理解我的人,最大的幸福就是下半辈子我能与她一起度过,最大的期望就是我要好好努力,给她一个最好的未来。

    “怎么样,酸了吧,这么好的男生,谁让你当初不珍惜,你看看你,又不比人家女生丑,条件又不比人家女生差,你还喜欢画画,还能有共同话题”我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我不酸,我比起那个女生“差远了”,最好的条件不是金钱,不是才艺,不是样貌,而是理解。

      我真心为小贾开心,他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那个人,你知道吗?你幸福的样子,像极了爱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