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一直要做巨婴吗

96
聿禾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7.11.17 22:10* 字数 275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商场  夏天  争吵

天热的喘不过气来,树叶一动不动,路边墙上的空调外机嗡嗡作响。赵峰从家里出来,进了佳凯城商场,再也不想出来。

从二楼的超市下来,空调的丝丝凉意吹走赵峰的烦躁。他在程前的玉器柜台边坐下,望着对面的手机柜台问:“今天青茵美女不上班?”程前调侃道:“看上人家了,还是要换手机了?”赵峰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还是自由身,没劲。”

程前给他倒了杯水接着道:“女人光漂亮没用,青茵上个月离了婚。”赵峰张大嘴巴啊了一声,程前看了看周围,贴近他耳边低声道:“听说,宫外孕切除了输卵管,无法再怀孕,所以遭抛弃了。”

赵峰取出一片口香糖边嚼边说:“那男的太不厚道了。”程前擦拭着手里玉佩说:“有钱就任性,男方家大业大,希望后继有人,留给青茵一套二室一厅,拍拍屁股另觅佳人走了。”

程前朝玉佩吹了气又说:“你家女儿快一个多月了吧,很可爱吧。”赵峰揉了揉脑袋说:“简直磨人,吵得我睡不好觉,过了一个月炼狱般地生活,上午把她们三人送乡下了,为此母亲跟我争吵了一场。不说了,晚上叫顾岩几个出来一起喝酒,老地方。”赵峰起身走出商场。

赵峰看看时间还早,拐进网吧打上一阵反恐精英过回瘾。赵峰一年前结了婚,妻子陈珊长相一般,但温婉贤惠,深得母亲喜欢。

母亲说赵峰性子野,陈珊的安静可以互补。结婚后两人相处和睦,有了宝宝。孩子的出世后,打破原来的平静生活,搞得赵峰焦头烂额,不知所措。

星期天,赵峰带着一周换下来的衣服回乡下。陈珊正在给女儿喂奶,赵峰把衣服扔给她说:“我快没衣服换了,一会儿帮我洗了。”

陈珊睁大眼睛道:“赵峰,夏天的衣服你也打包拿来,懒得手洗可以用洗衣机,我服了你。”赵峰回答道:“洗衣机没用过,不会用。”陈珊把喂好的孩子递给他,拿上脏衣服去了阳台。

赵峰抱着孩子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看里面有没有信息。孩子突然溢奶吐了他一身,赵峰大叫:“我刚换好的衣服,这怎么出去,陈珊你过来。”

孩子受惊哭了,陈珊抱回在她背上轻轻拍打说:“我对你说了多少回,喂好奶的孩子竖着抱,轻拍背部打了嗝后就不会溢奶了。你一点也不上心。”

赵峰拿着湿毛巾擦着奶渍没理她。陈珊又说:“今天帮忙带孩子吧,宝宝的一堆衣服要手洗,我还想把地板拖一下。”赵峰捋一捋头发说:“不是还有妈吗,我跟程前约好了今天去南湖钓鱼。”陈珊把安抚好的孩子放在床上说:“妈很忙,上街买菜回来还要做饭。”赵峰没理她,开门走了。

晚上,母亲做了一大桌菜,犒劳了赵峰吃了一星期快餐的胃。饭后赵峰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游,陈珊走过来说:“宝宝的衣服小了,要添置了你拿点钱出来。”

赵峰盯着手机说:“不是上个月给了你五百元吗?”陈珊说:“买了尿不湿,湿巾一些日用品早没了。”赵峰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皮夹子,抽出了四张大钞。陈珊张了张嘴,最后闭上拿了钱闷闷不乐地去洗澡了。

赵峰玩累了把手机扔在一边,陈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从卫生间出来,勾起了赵峰的体内的欲望。他一把搂住陈珊撩拔她胸前的柔软,生了孩子后陈珊的乳房更加饱满,赵峰低头辗转吮吸。

孩子醒了,嘤地发出一声啼哭,陈珊挣扎起来,赵峰按住她说:“别理她,一哭就抱会宠坏的。”他褪去了陈珊衣衫,孩子越哭越响。陈珊猛地推开了他,赵峰恼火地站了起来:“你现在眼里除了孩子,还有我吗!”说完拿着手机,关上了书房的门。

陈珊捡起地上的衣衫,揉了揉酸胀的胳膊。想着赵峰整日活得像个巨婴,一点没有体恤的样子。抱着孩子抑制不作泪如雨下,哭累后沉沉地睡去。

赵峰回乡下的次数越来越少,成了商场的常客。程前说青茵帮他介绍了一个大客户,为了答谢叫了赵峰几个好友,去国大吃饭。有了几个美女的加入,大伙兴致更高。吃完饭又去酒吧K歌,青茵喝得微醉,脸上的绯红一直延到了她的天鹅颈,在柔和的灯光下更加迷人。

半夜,赵峰扶着踉踉跄跄的青茵,送她上了楼。青茵把长发撩在一边,在赵峰的脸上磨擦,赵峰心猿意马。两人气喘吁吁同时倒在了沙发上,青茵酥胸半露,赵峰按捺不住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孩子三个月后,陈珊把她交给了婆婆上了班。赵峰朋友聚会几百几百地花,对她母女却很吝啬。她不想再指望他。赵峰轮休那天,女儿正好种疫苗,母亲打电话让他开车送她们去卫生院。

从二楼登记再到一楼排队打疫苗,赵峰提着袋子里的奶瓶毛巾,跟在后面。母亲说疫苗卡遗忘在二楼了,把孩子递给赵峰,自己上楼去拿。

孩子睡着了,囗袋传来手机的震动。赵峰看见一个红衣女子把睡了的孩子放在安置床上,急跑着去了洗手间。他如法炮制把孩子放在旁边出去接电话。

程前说,百尺路上开了家餐酒吧,约他几个哥晚上聚聚。程前搁下电话,抱起熟睡的孩子再排队,腾出一只手打游戏。突然,红衣女子大哭起来:“孩子,我的儿子,谁换走了我的儿子。”

大家把齐刷刷的目光都投向了赵峰。赵峰低着头玩手机没感觉,母亲正好赶来,她朝床上看了一眼,抱起赵峰怀里的孩子递给红衣女子道歉:“误会,是抱错了。不是想换你的儿子。”

赵峰回过神来连忙解释。母亲不由地生气拿起袋子往他身上揍,嘴里骂道:“你像个做父亲的样子吗,连自己的孩子都认错,整日花天酒地不回家。不成器的东西。”

赵峰的脸上挂不住了,嗓门大了:“是你要我结的婚,也是你急着要孩子,其实我结婚后只想做丁克,丁克你懂吗。”说完一溜烟跑了。

和母亲吵了以后,赵峰几个月没回乡下了。他干脆带上衣服搬到青茵那边,过起了二人世界。青茵长期受伤的心得了抚慰,因为赵峰从不介意她会不会生孩子,她亲自为他洗衣做饭,把他侍候的舒舒服服。让他乐不思蜀。

孩子生病发高烧了,陈珊给赵峰打电话他不接。她请了假和婆婆一起坐公交车进了城,孩子住了几天院,赵峰连个影都不见。

陈珊去城里的家,家里蒙上了一层灰,好久没住人了,陈珊打电话给问程前找赵峰,他支支唔唔说不清楚。眼看天色已晚,陈珊去程前的商场亲自去问问。

青茵今天晚班,赵峰吃完晚饭腻在那里陪她。因为不是周末,客人较少。青茵腻腻歪歪贴在赵峰身上窃窃私语,陈珊透过商场的玻璃大门看到了这一幕,心里猜了个大概。

她的血往脑袋上涌,觉得自己的心愤怒地要失去理智。她快步上去喊道:“赵峰,孩子住院了为什么不接电话。”赵峰一惊迅速恢复说道:“你怎么来了,孩子不是有你和母亲看着呢,找我有什么用。”

陈珊一听泪噼里啪啦下来:“赵峰你是人吗?难道你一直要做巨婴吗?你是个父亲要担起责任,责任你懂吗?”赵峰不耐烦了:“知道了,知道了,我等会过来。”

陈珊擦干泪平整了一下心情,扫了青茵一眼,然后不紧不慢地对赵峰说:“一小时后,去医院带我们回家,我们不回乡下了,就住城里。如果你还想做父亲,我既往不咎,今晚必须回来。你看着办吧!”说完转身走了。

赵峰长吁一口气,偷偷看了看青茵,她低着头一声不吭。赵峰把手机放入口袋,出了门。在街上徘徊,不知不觉走到了十字路口,车辆人群在红绿灯交错闪烁中从容穿梭,而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竹桃苑虚拟故事训练(夏天,商场,争吵)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