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纳

这是心灵自由第八期第二篇作业。

周末两天本来是很开心的户外露营。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爬山,做饭,扎营,唱歌,说笑。可我却根本没有能沉浸其中尽情的体验它的美好。这两天能量出奇的低,持续了两个月比较高的能量,充盈着喜悦和爱,当遇到低能量再次来袭,本能的抗拒和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所以整个状态差到了极点。

我去审视,发现在能量低的时候我非常的不爱自己,外面的一点风吹草动,外人的各种言谈举止对当时当刻的我都是杀伤性的针对性的。全然不同于高能量时对自己满满的爱,多到可以溢出来给他人,所有的评判和声音不仅不会被我拿来作用给自己,还会充满理解和关爱的对待一切。

我去审视,发现我最大的痛苦来自对低能量的自己的不接纳,评判和否定,甚至打击这种状态的自己。觉得所有的一年多来的努力怎么都功亏一篑,那么小心眼,斤斤计较,什么都能伤到这颗脆弱的心。自己是怎么了。小我的力量怎么这么强大,行为模式,反应模式怎么就那么顽固。

上周看到一张照片,是宇宙中拍到的银河系中地球,一张闪烁着无数星星点点的不计其数的星体中,用红圈圈标注着地球的那一个小小小小的亮点。而我们呢,在这个宏大的星系中的地球上的一个小个体,却像小宇宙一样,充满了情绪和爆发力,喜怒哀乐。虚虚幻幻,真真实实。从宇宙全息理论来讲,我们也的确是整个宇宙。我”这个个体是这样庞大,有着和宇宙一样的能量; “我”这个个体又这样渺小,这个肉身渺小的就是一个微粒。我从心底深处认同我并不是这个肉身,或者并不是吃喝拉撒过完这一生,房子车子孩子就是使命。我也努力的在发愿,以活出本体,找回本我作为自己的终身目标。也许是目标太过宏大,当宏大的目标遇到繁琐的日子竟然时常不知道怎么落地。带着觉知的生活在每个当下,在每天的24小时中能做到的时间微乎其微,头脑和身体都在忙于应付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各种琐事。 对于没有意识到要有“意识”的人也许还没有那么痛苦,可对于那个有着”要有觉知“”有宏大目标”的我,在被情绪和小我俘虏的每一个时刻应该都会积压一些自我评判和打压,时间久了,集中爆发,自我否定,能量极低…. “。

事无好坏,诠释在人。 我深深理解,每件事的发生都是中性,每个人的状态以如此,每个人眼中看到的,和所定义的都是自己的认知体系。那么于我,我从对人对事的反应上看到了自己。看到的那个自己也不是我喜欢和全然接纳的自己。走在这条路上,我才意识到我有那么深的恐惧:停留在工作的舒适区还是带着勇气去探索自己想做的事;情感上那个婴儿还在嗷嗷待哺,对方行为模式时时触动我脆弱的心脏;头脑仍然在时时刻刻企图计划/安排/控制,充满了好恶评判。 每每意识到这些,我又会着急,着急自己进步的这样慢,明明道理都懂,却力量那么弱的做不到或者缓慢前进;明明顺应着宇宙的节奏,一切会有它自己的安排,自己还是会习惯性的企图把控一切,按照自己认知/眼界下的节奏和计划来。 往往这种时候我会深深的深深的沉浸到我毛毛虫的生活中,完全忘记了我能做的不是去解决我毛毛虫的问题,而是去实现我的蜕变。

觉醒,和做回自己。的确是条艰辛的路。 努力接纳这条路上那个反反复复的自己,那个时而喜悦时而沮丧的自己,那个时而爱时而恐惧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