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乡的这五年(五)

人在焦虑的状况下很难做好事情,至少不能保持冷静,你在岸上欣赏一株婷婷绽放的白莲,你却不知道白莲蔓下河水如何湍急。

来南方的第二年我开始变得十分焦虑,这边的生活实际上要比老家好很多,有很大藏书很多的图书馆,有着名誉天下的风景,也有发达的交通跟医疗,晚上不管几点你都可以叫到外卖,上海的星巴克二十小时开着,你总能在宿醉街角的那一瞬间,去买一杯芳纯的咖啡。

但是,总有哪里不对劲。

一个人离开故土久了,即使故土破烂不堪,公交刹车永远都很突然,街道上来回溜达的大爷大妈们手里可能拿着不是白菜大葱就是一两斤猪肉,急匆匆的赶着回家给小孙子做好吃的。

你会觉得世俗,习惯的人烟味,让你想要逃离。

当你真正的离开那个你觉得永远不会变好的小乡镇,你又会分外想念。

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落叶归根,安妮宝贝的文章中对故乡的人回忆不是特别多,多半都是儿时的,她认为故乡源于内心,你内心有,那么故乡的地点性意义也就不重要。

而我却总想着回去看看,如果久留可能又会不习惯,会觉得电子支付这么便捷的当今,还使用现金交易的小县城跟不上时代潮流,一年四季的主干道总是会堵车,即使那个从东到西不过二十分钟的小县城。

但是,你可以买到品质好的冻梨。冰糖葫芦,热乎乎的烤地瓜,你还可以在闹市尽情的游走,小贩们穿着厚厚的军大衣,热情的跟你推荐他们家的瓜子花生是如何的好吃,在你走时,还会塞给你一两个橘子,生怕斤两不足。

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场面,到处都是用力生活的场面,你甚至会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你会忘记自己的初衷,你在这一片土生土长的大地上,吃着家乡菜,操着一口家乡口音,你再也不用担心别人嘲笑你的口音,不用担心你在街角小店吃的东西干净不干净,有家的感觉便是一种稳妥的踏实吧。

离开家两年后的冬天坐了二十个小时的车程我们赶回了老家,一周时间以转瞬即逝的速度哑然而过。

父母不停的往行李箱里面装各种地产,甚至还想要把家里的酸菜捞出来一颗,让我带回去,这在南方是不会有的。

到最后什么连他们自己都拎不动了,才方肯放手。

我一直想,我要不要回去,回到他们身边,大城市是一个包裹梦想的地方,小县城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曾来过这种灯火璀璨的地方,不曾享受过大城市的纸醉金迷,电视机就是他们对大城市认知的一切。

我很难做这个决定,我知道如果回去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我可能做什么都要举步维艰,甚至不能够自由的写东西,找不到这么轻松任性的工作。

在北方你很难找到高薪水的工作,等待你的可能就是一个月二三千的薪酬,终其一生也抵不过人脉关系。

很多人都说东北陷落了,确实,东北自老工业衰落后再也没有辉煌过,只有绵绵的污染,废气的钢铁厂留在了东北,大庆的石油,鸡西鹤岗的煤矿早已经被榨取干净,如果往回推50年。你会为是一个石油工人的后代而自豪,而现在,一个石油工人再也无法养活一家老小。

大概是为自己而焦虑吧,也可能是为了那所谓的家乡情怀。

原文地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拾一丝温柔入梦、 留一段回忆入心、 折一朵美好入梦、 捻一丝欢喜入情、 岁月这样好、时光这样美、
    燕儿_7bb6阅读 58评论 0 0
  • 夏末八月,与家人同游。踏着晨光出发,一路欢乐。 车行渐远,高速两旁的风景变得生动起来,山峦连绵,起...
    九月天_静阅读 91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