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没老只是我们长大了

字数 4025阅读 554

得知娜娜即将结婚的消息,沉寂许久的公会群里瞬间沸腾了。

会长副会长奶萨增强萨惩戒骑戒律牧......就连出国后许久没在群里露面的MT居然也冒了泡,所有人关注的都是同一个问题:新郎是老白吗?

立刻有知情人士跳出来澄清,新郎不是老白,是娜娜的一个相亲对象。大家纷纷惋惜的同时又冒出疑问:那老白呢?

问题只有简单的几个字,但背后隐藏的问题那可就多了。比如:老白这两年为什么没出现?娜娜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娜娜的婚礼他到底去不去?

还有大家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新郎为什么不是老白?

老白是个60后,娜娜是个70后。这是魔兽世界里特有的称呼,与出生年月无关,而是代表你加入魔兽这个大家族的时间段。娜娜来到我们公会是在2010年初,那时候的魔兽玩家们还在《末日回响》这个畸形的版本里,一边把神庙海山太阳井里的BOSS们按在地上一遍遍殴打,一边想着盼着巫妖王何时能够更新。

公会里多了个妹子,在一大群宅男眼里,那是堪比版本更新的大事。公会的汉子们激动了,他们把金币药水装备矿石草药宝石一股脑的邮寄给她,抢着哭着喊着要带她刷影牙刷血色刷一切能刷的副本,在她面前秀出自己所有的珍稀坐骑和装备。

可娜娜只是淡淡地打字说:我还是自己熟悉一下吧。

老白正好是从那个时候起,放弃了自己从魔兽开服一直玩着的战士号,开始练一个牛头人小德。他给的理由是自己刚刚毕业,以后没那么多时间刷坦克装,玩个治疗跟着大家混一混好了。

谁也没想到他们俩就在那个时候熟悉起来。公会里的人第一次发觉他们俩的关系不正常,是在娜娜满级以后,公会的每周殴打太阳井BOSS活动中,我们不小心在鸡蛋面前团灭。在YY里我们听见会长拍着桌子怒吼道:“老白你那百分之八十七的过量治疗都他么加给谁了?”

老白不说话,但是有细心的人发现,老白每次开团前的第一个回春术,一定是加给了娜娜的惩戒骑。

一周过后,公会二十五人团浩浩荡荡地杀向太阳井。会长又在YY里拍桌子:“老白你别盯着一个人奶,你给老子好好地奶全团!”

有个叫月色之息的法师打字提议:“要不我们让娜娜去当MT得了。”

(月色之息离开了队伍)

会长怒吼道:“再胡扯我就给你踢出公会!”

(会长下线了)

副会长淡淡地说:“肯定又被老婆把网线拔了。”

第二天会长上线,果然是因为大吼大叫的他激怒了老婆,进入狂暴状态的会长夫人一个暴击秒杀了他的网线,并且让他在沙发上睡了一整夜。

而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老白这个一米八零的闷骚男人,他居然会千里迢迢的从卡利姆多飞去银月城,只是为了陪着那个血精灵圣骑士一起做低级任务。他会在副本里拼命给她的小骑士刷着治疗之触,会把每一个战复留给她。甚至在工会活动的时候,两个人还单独挂着语音,老白一点一滴地为她讲解每一个BOSS的打法,站位。

我们也都装作没看见,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家公会的妹子跟汉子如果真的能成,那也算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只有会长还时不时在YY里拍桌子怒吼:“老白你把激活加给一个惩戒骑到底什么意思?”

月色之息说:“他们在单独语音,听不见你说话。”

(月色之息离开了公会)

会长吼道:“就你废话多!”

(会长下线了)

特别迟的燃烧远征,忘了开的巫妖王。在这个畸形又漫长的版本里,装备什么的其实早就是一片浮云。我们这些国服玩家,还愿意留在这里战斗着,不过是因为这个世界里还有值得牵绊挂念的战友。

工作忙碌却还为这个公会耗尽心血,每天晚上边采矿边招人的会长;总是容易暴怒拔网线,可见面却其实温柔无比的会长夫人;明明身在外地出差,居然会跑进网吧只为帮我开一个传送门的法师小子;一帮还在上大学的DPS们,一到十一点半就在公会里哀嚎着“快点打我们要熄灯了!”;只要摸尸体必出战猎萨的公会第一大黑手牧师;还有那个因为白血病,永远掉线了的小白猎人......

我们曾一起在公会里调侃老白和娜娜:如果你们以后结婚了,婚礼一定要是魔兽主题的。

老白没羞没臊地说:“好,到时候给你们这群部落猪一人发个猪头。”

面对老白的无差别攻击娜娜不情愿了:“你说谁是猪头呢?”

这不只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世界。

正如一位玩家后来在魔兽十周年时所说的:“我不是玩了十年的魔兽世界,而是在一个叫做艾泽拉斯的地方生活了十年。”

我们亦是如此。

后来国服玩家等待三年的巫妖王版本终于开放,公会也从漫长的碾压团模式中解放,回归到正常开荒的副本进度中。只是公会团里少了娜娜的惩戒骑,我们听说她留学去了澳洲,每天课业繁忙,只是偶尔的会上线逛逛,和公会里的人聊聊天。

而她的账号,大部分时间是老白在玩。娜娜喜欢收集坐骑和宠物,那段时间里老白在上夜班,每天夜里公会往往只有娜娜的惩戒骑还活跃在游戏里,到处刷着声望和任务,只为搜集齐100坐骑的成就任务。我们都知道,屏幕那端不是远在大洋彼岸的娜娜,而是老白。

我们也关心两人之间的关系进展,一段从游戏里走出的恋情是否能跨越太平洋的上空,将两颗不一样的心紧紧连在一起?

有人说,其实他们俩并没有正式的在一起,因为娜娜出国至少要三年,她不想耽误比自己大三岁的老白。

有人说,娜娜出国以后,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毕竟隔着重洋万里,现实中的那些生活压力,不是在游戏里就能解决的。

面对公会里的关(ba)心(gua),老白什么也没说,依旧默默地在诺森德给娜娜的号上刷着坐骑。除此之外,他还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一串四位数。

开始我们都不明白那串数字的含义,直到几天过去,那个四位数在不停地变化,我们才知道原来那是一个倒计时。

终于在一次公会活动中,老白向我们吐露了心声。他说自己和娜娜约定好了,等到她二十五岁生日那天,若是两个人都还单身,那就结婚吧。

老白认真地说:“我会等她。”

会长在YY里感动地感慨道:“唉,当初我和大学里的女朋友分开的时候,也是约好了如果三十岁她未嫁我未娶,我们就在一起。可惜我现在已经结婚了......”

(会长下线了)

全团懵逼。

副会长淡淡地说:“我估计会长未来一个星期都上不了游戏了。”

再后来巫妖王的版本匆匆而过,国服玩家还没见够阿尔萨斯那张老脸,多少人包包里的橙斧碎片还没集齐,新版本便如约而至。大地的裂变,熊猫人之谜,重返德拉诺。魔兽为了照顾新玩家们的游戏体验,变得越来越简单化也多样化,这让一部分老玩家丧失了游戏的乐趣。但对于这个游戏来说,改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公会里的学生们毕业了,上班族也开始变得渐渐忙碌起来。尤其是会长夫人怀孕了,我们这个小公会终于停止活动,成为一帮朋友们的大型3D聊天软件。再后来游戏也没几个人上了,有的人开始玩别的游戏,有的人忙的没时间玩游戏。

打开游戏,O键已灰。

而老白和娜娜呢?

谁也不知道,娜娜倒是偶尔还会在群里和大家聊天,倒是老白早就失去了消息。

于是大家也心知肚明地不在她面前提及关于老白的任何事。

直到2015年的11月,临近娜娜的25岁生日前,我们终于收到她的婚礼邀请。

新郎的名字陌生而遥远,于是我们终于明白,那些网络上在魔兽里喜结良缘的新人们,只是这世间一小部分的幸运儿罢了。

我坐着火车来到上海的婚礼现场。这里布置得如同所有婚礼会场一样温馨动人,却完全和魔兽无关。公会里的法师告诉我,娜娜的新郎不玩魔兽世界。

我坐在放有(女方亲友)的桌前掰起手指头数数,公会里加上我只来了七个人,连一半都不到。没来的人要么是联系不上要么是忙得没时间,来之前我想象中公会基友大聚会的场面,忽然变得如此寒酸。

有个人叹着气说:“魔兽老了。”

一款游戏能走过十年,已经算得上是长寿了吧?

婚礼照常进行,如同我参加过的所有婚礼一样平常普通。两人交换戒指,拥抱,交杯酒,接吻,众人鼓掌。

漫长的人生路,总会和一些人擦肩而过,再和一些人携手相伴。这种再平淡不过的承诺,也许就是幸福。

可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婚礼结束,大家都喝得有些上头,于是有人提议去KTV唱歌。我们七个人走出酒店,居然在酒店门口看到一个徘徊着的熟悉身影。

副会长声音里都打着颤:“老白?!”

老白看见我们先是惊讶,然后讪讪地笑着说:“里面......结束了?”

我走上去锤他一拳:“你怎么才来?”

老白挠挠头,想了想还是说:“其实我早就来了,把红包送给她以后就出来了。”

法师还想问些什么,被副会长一把捂住了嘴。

副会长把脸一板:“什么也别说,一起唱歌去。”

早已醉醺醺的大伙又在KTV里喝了不少啤酒,喝多了就想唱歌,从小虎队唱到黄家驹,从刘德华唱到张学友。八个人里唯一的妹子找了许久,忽然失望地说:“想点一首《魔兽老了还是我们长大了》,这里居然没有。”

我愣了愣,然后说:“那我们清唱好了。”

大家纷纷说:“这个可以有!”

我们八个人抱着三只话筒,你一句我一句地唱着那首《魔兽老了还是我们长大了》。大家几乎都在走调,好在妹子掏出手机放出原声,我们就一起跟着唱。唱着歌喝着酒,不知不觉间就热泪盈眶。副会长掏出手机,把我们的歌声录下来发进群里。

魔兽老了还是我们都已长大了

岁月瘦了在身上留下深深刀割

咽下苦涩难掩心中不变的火热

只有那第一人称还在倒叙拉扯

后来我们干脆都掏出手机,一人一句的在群里发语音唱歌。不少没来参加婚礼的人都被我们惊动了,纷纷羡慕地说:“我如果能来就好了。”

还在带娃的会长居然也在群里发语音怒吼道:“你们是不是喝团灭了,这样在群里发疯?”

我们一个个笑得乐不可支。笑中带泪。

那天晚上,我偷偷地问过老白:“你现在还玩魔兽吗?”

老白想了想才开口说:“今天开始,不玩了。”

“为什么是今天?”我很奇怪地问。

老白沉默着不说话,眼睛里有艾泽拉斯的满天星辰。

一周后,我们发现娜娜更新了一条心情状态:“谢谢你陪我走过另一段生命。”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天老白送去的红包里还夹了一张纸条,里面有一个魔兽的账号密码。

那是娜娜荒废许久,再也没有上过的魔兽账号。

原来在老白独自辛苦忙碌的这些年里,他还会经常登陆娜娜的魔兽账号。这个账号上,已经刷满了所有他能够努力得到的坐骑和宠物。

于是我幻想着,在娜娜重新下载游戏,输入账号密码,进入角色的时候,她是否会也像那天晚上的我们一样感动到热泪盈眶?

也许会吧,但更多的应该是惆怅。只有重新踏足艾泽拉斯这片土地的那个瞬间,我们才会突然间发觉,其实魔兽这个游戏从未老去,它还以某种方式存活在我们生活和记忆里的无数个角落。

只是我们都长大了,有些事情,就再也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完了期待已久的魔兽电影,我居然睡着了,应该和凌晨的首映无关吧,真的是看不懂,和想象的完全不同,原本幻想着身边坐着...
  • 韶华易老,青春不驻 魔兽十年,纪念那些年我们一起征战过的岁月 2003年《魔兽争霸Ⅲ:冰封王座》开始发售 2004...
  • 我想写一个故事这故事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毕竟,只是一部分人的青春和热血曾经走过的荆棘谷的青山曾留恋过的冬泉谷的白...
  • 龙之谷手游体验报告 by oasisX 一、说明 游戏名称:龙之谷手游 游戏版本:1.13.0 设备型号:Ipho...
  • 夜晚我坐在被窝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码字,儿子则在床边玩耍。我突然感觉有点口渴,又觉得喝水索然无味。看了看玩耍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