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快一点,才能追上我啊

(一)

当我第一次见到屈阳时,我便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姑娘。

那是大学新生入校的九月。屈阳打着素色阳伞,短裤短袖外裸露的皮肤折射出阳光的雪白。进入教室她收了伞,长发拢在脑后,蜷曲的发梢散发出好闻的清香。班里原本乱糟糟的男生一下子矜持起来,大家屏声静气注目着屈阳上前去作自我介绍。

屈阳微笑,鞠躬,向同学们问好。然而在我坐的角度,总觉得她笑容的弧度里少了些什么。

走下讲台,屈阳回到我身边的位置坐好。她轻轻捏了一下我的手掌,汗津津的。随即她又抱歉地对我笑笑,收回手去,用纸巾擦拭手汗。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子映衬在她的脸上,长而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染了一片金黄。

屈阳是我的舍友,也是我在大学里的第一个朋友。

(二)

如果不是军训时的趣味运动会,我们会以为屈阳和她的外貌一样,永远是安静温婉不喜运动的模样。

接力赛项目,队员名单里屈阳赫然在榜。我们都吃了一惊,屈阳才缓缓说出自己从小到大练了多年短跑的真相。

于是在运动会当天,我们分明看到第四棒的屈阳,在之前大幅落后的情况下,风驰电掣身上有光,虎虎生威地追上并反超了对手,博得看客一阵欢呼鼓掌。

在一阵喝彩声中屈阳喘着粗气走下跑道抚着胸口:“真是好久不跑了胳膊腿都没劲了,以后还是要多练才行呢。”

我这才注意到屈阳小腿上明显的肌肉,和她美丽的脸颊上大滴大滴的汗水。

一瞬间,好想抱抱这个姑娘。

(三)

屈阳的运动天赋被人觉察,很快就进入了学生会体育部。周围环绕的多是八块腹肌的师兄,或是些个子颀长的学长,他们或是有心或是无意地和屈阳搭讪,平时也会制造偶遇在学业上帮些小忙。

可屈阳并不为所动。她对所有的男生都称兄道弟一视同仁。若是有表白的,她会表明自己的态度,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有异地的男朋友。有的男生受挫,一气之下不再理会屈阳。可大部分男生都无比欣赏她的真诚和坦荡,友情仍然会继续。

大学里第一次假期,屈阳的男朋友来看她。是个清爽腼腆的男孩,看起来倒也与屈阳很相配。宿舍的姑娘们叫嚣着让他请客吃饭,却是屈阳笑着应允。她的手指环扣着男朋友,脸上的笑容诠释着一个月来的想念和幸福。

饭桌上,屈阳讲到两人的恋爱故事。他们是高中同学,高一高二屈阳练跑步,他就在一旁默默递着毛巾和水。高三屈阳决定转战文化课考试后,早起来不及吃饭,总会在教室抽屉里看到一瓶酸奶和一块面包。男友是美术生,颀长的手指总抓着画笔,一描一抹间白纸上就是屈阳的脸。

高中的恋情多么简单,只要两个人笑点一致,清风拂面花开正好的那天,你奔跑的身影那么矫健优雅,你绘画的神情又是那么专注痴迷,这就足够在一起了,不是吗?

高考因为分数和院校的差异,两人不得不异地。不过爱情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存续,每天的简讯里是思念,每天的电话里也是思念。

看着因为将自己故事娓娓道来而脸上有光的屈阳,我突然明白。开学那天屈阳脸上缺少的,就是ta在身边的那份爱啊。

(四)

从大一到大二,屈阳组织的体育部大小活动不计其数。她的能力也逐步得到认可。大三上学期,通过推荐和竞选,屈阳成为了校体育部的部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当我们纷纷祝贺屈阳,期待她能组织策划出更加有意义的活动时。她却背了个包请了几天假,去男友所在的城市了。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屈阳回来了。她仍对人微笑问好,只是熟悉她的人一看便知,她并不快乐。

宿舍夜谈中,屈阳只淡淡地说:“异地时间太久了,两个人的生活节奏不一致,我们分开了。”

自此,屈阳更加拼命。她不仅投入大量精力在体育部的活动组织上,同时还拾起了一向不甚喜爱的英语,她给出的答案让我们大吃一惊。

屈阳准备考研了。

吃惊是因为,之前屈阳曾对我们表达过她对英语的深恶痛绝,还说她理想的未来就是回家乡考个公务员,相夫教子安稳一生。这念头转变的太快我们都不敢相信啊。

我们当时都想,这个决定,一定与她的失恋有关系吧。

只是无论怎样旁敲侧击,屈阳始终三缄其口。

(五)

得知屈阳恢复单身的消息之后,校园里那些对屈阳仰慕已久的汉子又蠢蠢欲动起来。今天帮忙打水,明天帮忙占座,后天相约一起去上自习。我们在旁边掰着手指都算不过来屈阳的档期。

然而屈阳再不似从前的好脾气。她一一回绝了他们,用着礼貌而又疏离的字眼。我们总能看到屈阳一个人拎着暖壶风雨无阻去上自习的背影,本就瘦削单薄的她,像是被图书馆大门巨大的黑洞吞噬了一样。

反思过去,似乎之前与屈阳的交流也止于宿舍卧谈中没有营养的明星八卦和综艺节目。除了知道她体育出色之外,再无更深入的了解了。之前她忙碌于体育部的活动,今日她又忙于学业,沟通的机会真是越来越少了。

大四体测。屈阳早已交出部长之权。起跑前或许是屈阳的某位曾经的追求者充当计时员吧,他看到屈阳,带着阳光爽朗的笑容,调侃了句:“屈姑娘你可真是难追呢,多少我们部门的帅哥小鲜肉都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啦,你也不为所动。”

那天阳光明媚。许是屈阳心情不错,许是快要毕业了一句玩笑。高冷了很久的女神在春风里笑谈:“那谁让你们都跑的不快呢。你们要跑得快一点,才能追上我啊!”

彼时屈阳刚刚收到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

(六)

毕业酒会的宴会大厅里,PPT上展示了每个人的照片,举着一张白纸,写着毕业感言。轮到屈阳时,她的白纸上写着:“毕业快乐!我要去北京了!可还跑得不够快呢。”

屈阳还是醉了,尽管她承担着主持之责。

当晚,在屈阳絮絮叨叨地讲述里,我们大致拼凑出了一个故事。


曾经深爱屈阳的前男友,大三时告诉她,自己已经考过了雅思,暑假之后将要出国学艺术。他抱怨屈阳即使上了大学也不懂得提升自己的技能,只是死守着自己擅长的一点优势,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兜圈子,不敢迈出去做一步会痛的改变。

“你跑的再快有什么用?你能跑到国外去吗?就算不出国,你能跳出在家乡生活的小圈子吗?”

分手的旅程,对屈阳的内心造成了极为沉重的打击。另外,与前男友无法相比的家境,也是屈阳不敢做出出国读书选择的原因。

在颠簸的火车上,屈阳想了很久,终于把以前一直想过的,囿在家乡当公务员的决定推倒。

“不为了他,就算为了去看看更大的世界吧!”当时屈阳努力想去遗忘分手的伤痛,便找了这样一个街口去说服自己。

可是,当她被酒精麻木了意识。我们听到她口中反复念叨的一句话:

“我已经跑的这么快了,怎么还是追不上你啊?”

(七)

前不久,得知屈阳有了男朋友,俩人在微博上同秀剪刀手。屈阳的笑容让我看到了五年前的大一,前男友来看她时那种藏不住的幸福。

屈阳的男朋友,是她在大学体育部一同共事的好搭档。追了屈阳整个大学,也为了她同考到北京的学校。

对了,他就是那个在体测中调侃屈阳的阳光男孩。

可能在毕业酒会的宿醉中,屈阳已经把陈年往事风干下酒,和着毕业的眼泪排出体外,从此不再念想。才腾出了心脏,去完完整整接受下一段感情的到来。

男生转发了屈阳的微博,加了一句话:

“你不用跑的那么累了。以后,就让我来追着你跑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