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很静

2020年2月4日    星期二    阴

打日期的时候,习惯性地打出“201”,但很快反应过来现在已是2020。

今年是庚子年,也是鼠年,是之前大家口中的60年一遇的金鼠年。今天是农历十一。可是开年就似乎陷入了尴尬中。

这个年很静。

据说,爱食野味的武汉打开了蝙蝠这个潘多拉魔盒,即使在大年初一封城,新冠状病毒也是肆意,疫情居高不下,上班时间也是一推再推。但比起穿着尿不湿奔赴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我们这些躺在家里为国家做贡献的人已是幸福百倍。

这些天,一直关注着疫情,也被网络上的各类信息轰炸,有说是食野味造成病毒爆发,也有人说是某所研究病毒导致,甚至找出了2015年的论文和相关视频文件。可是不管怎样,此刻我只祈福疫情快快过去,所有参战的医务人员能安全回到自己的家里,至于那些似真似假的传闻,听听就好,做好常规生活就好。

年前被单位通知,年后到局上上班。我不想想这是好是坏,只想做好自己该做的,无论在哪里都如此。有人说这是后备干部选拔,有人说这是历练。我想,就当是开开眼界吧,抓住每一个能学习的时刻。

这段时间在家里,不能外出,我就看学习视频,然后锻炼锻炼,偶尔也做做饭。可能每个女生都有主厨的天赋,只是因为各种因素,大家可能会有不同的选择。

除夕夜的时候,我赴了一个家宴,心中万分开心。但此刻想想还是略有害怕,幸好大家当时都戴了口罩。大年初二的时候,我家做了好吃的,人不多,四人,不知他人所想。

初七下午,我家小黑狗死去。直到今天听了视频课,我才知道它可能死于细菌性急性肾功能衰竭。

这两天卯足了劲想学习,也看了一部分《别输在时间管理上》。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