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穷,我曾选择做一名逃跑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

老公问我羊蝎子是啥,说句话实在话,我真得不知道。

只看到入冬后的大街上多了不少门头是各种府羊蝎子店,从里面出来的食客个个看上去红光满面,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让我觉得那东西一定美味十足,但是具体是什么东西、怎么吃,我是一点概念也没有的。 

老公自嘲说,看来真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谁说不是呢?

就像你努力了十年,以为终于可以和别人坐在一起喝咖啡吃甜点了,可是咖啡和甜点已经被公认为高热量、高脂肪的不健康食物了。

                                                                       (二)

还记得小时候村子里发生的一件事,一户富裕人家的女儿要出嫁了,农村姻亲讲究门当户对,男方和女方的家境都很好,再加上结婚这样的大喜事,双方自然都是愿意花钱的。

农村结婚有些很有意思的传统,其中一项就是女方和男方去城里买嫁衣,从里到外,从头到脚要买齐全。

女方买了一件近千元的嫁衣,新人买新人本无可厚非,可是因为令人咂舌的价格,使这件皮衣成了一段时间内全村人的谈资,大家无法想象一件衣服要用掉庄户人家近一年的收入。

普通人一年都头撅着屁股在田里劳作,汗珠子摔成八瓣,外加勤俭节约,吃顿肉还得算计着赶在年节时期,兴许一年才会有上千元的结余,可是有人一件衣服都要近千元。

这种震撼就像往密集的人群中投了一枚炸弹,有人觉得显摆、有人嫉妒的眼红、有人骂败家各种风凉话扑面而来,给女方带来很大的伤害。

有一些人永远都是这样,当自己吃不到葡萄,就臆想葡萄是酸的,甚至还要顺带攻击其他吃葡萄的人。不管在那个年代,婚礼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已无需多言,如果有经济能力承受,有谁不像要一个体面而浪漫的婚礼?

最后女方的父亲,一个走南闯北的生意人发话了。都给我闭上你们的鸟嘴,我花自己的钱,招谁惹谁啦,只要我闺女高兴,我乐意。虽然霸气,但是却一针见血,大家终于慢慢地停止了议论,

现在想来他能在大家都穷地叮当响的年代头一个成为村里万元户还是很有道理地。

现在人们越来越富裕了,大街上随便拉个人,从里到外衣服加起来也超过一千元了。

当年那位因为嫁衣事件被指指点点的女人出嫁后和丈夫把家里的生意做的很大,很早在城里买房置地,事实证明不管在什么时候这个女人都配得上一切的美好。

                                                                     (三)

再来说说我自己吧,07年刚毕业的时候和老公(那时候还是男朋友)一起去上海工作,我们两个都是农村出身,为了供我们读书,父母双方都是债台高筑差点就要去卖血的那种。

虽然我们两个努力工作也略有积蓄,但只知道把钱死存在银行卡上,隔三差五拿出来看一看上面的数字,偷偷地在心里乐上半天,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在工作的城市里安个家,真的是一丝一毫都未曾想过。

在上海的几年中我和老公换过10多个出租屋,从市区繁华的中山公园到徐汇,再到闵行,最后到远离市中的松江,冥冥之中就像一个完美的逃离路线。和我们差不多同时到上海的一对情侣(也是我同学),在我们离开时,已拿到了上海的房本。

其实我们双方的工作和收入差不多,最大的区别是家境的不同,女方的父母是生意人。他们在工作一年后开始在老家看房,后来不合适就开始关注上海的房价,最后在亲朋好友略微资助的情况下,首付不到30万,在浦东买了70平的两房。

看到他们买房,对我确实产生不小地刺激,这时候松江的房价是1.2-1.5万/平米,可是想到一套上海的小房子要背上近百万的贷款,我就吓得肝颤,我不敢想象如果哪一天我失业还不起房贷了,生活该如何继续。

却从未想过或许因为在这个全国经济体最发达的城市有了房本,就会给我带来更大的动力,工作更努力更高效,从而获得更多更好的机会,贫穷固化的思维短板最终使我成了逃离北上广的一员。

曾经的贫穷让我的思想仿佛上了一道无形地枷锁,我从不敢对生活有任何奢望,哪怕这个东西我只要伸伸手,努努力就能抓住。

同学买房两年后,我卷铺盖走人,最后在家乡的四线小城买了房,同学在上海的房子已翻了几倍,一旦变现在家乡城市置换两套别墅绰绰有余。

如果我只是想讨伐贫穷曾经让我失去了什么,那就太没意思了,人要知耻而后勇,贫穷不是什么美德,不值得提倡,能够远离它才是人一生最大的幸事。

虽然出身是我们无法选择的,有人喊着金汤匙出生,就有人至今都要端着尿盆在胡同小巷里生活。如果不幸曾经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贫穷,或者至今仍深陷其中,也请你相信自己配的上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只要你一直努力,必然有一束光会照到你身上。

回到家乡后,有人曾试图游说我在老家建房,只要30万上下两层的小楼就妥妥地建起来。我坚持要在市区买房,我已经错过了一次,不能一错再错。

现在小城的房价已经过万,我和老公打算再努努力,买个二套。

天气越来越冷了,是时候和老公去顺天府去吃涮羊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我反而想先问一个问题,我们购房或投资,甚至等待、看空,是怎么看待楼市的? 说白了,不管我们做出怎么样的决策,本...
    阿甘1972阅读 22评论 0 0
  • 房价不在于高不高,而在于收入多不多。你一个月工资3千,你想买3万的房,那不叫刚需,那叫做梦。 只有...
    阿甘1972阅读 22评论 0 0
  • 上周末两天,都和这几个小姐姐在一起,我们五个人认识很多年了,距离上一次见面应该已经有快两年了。 除了我以外,她们四...
    咪兔米修阅读 110评论 2 2
  • 不可变数组 NSArrayC语言的数组:盛放同一类型变量的有序容器OC语言的数组:只能存放对象的有序容器在控制台中...
    J_coco阅读 134评论 1 2
  • 最近有点闲,爱上了封装,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经常性看封装性的东西,也为此买了一本自定义封装控件的书籍,觉得那位大...
    flowerflower阅读 2,159评论 1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