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薄哲学(14)感受,智能,自发运动

字数 1943阅读 153
图片来自网络

地图

在古代的时候,人们会认为有三样东西是绑定的。这三样东西是:自发运动,拥有智能,拥有感受。什么是自发运动呢?你提一提你左手食指,你不费任何功夫就做到了,这就是自发运动。它说起来应该是,没有原因的运动。今天自发运动看起来是一种过时的观念,它和我们对物理世界的理解是违背的。我一般来说也认为自发运动是不可能的,不过有一天有人和我说它是错的,我也不会很惊讶就是了。

然而人们有一种强烈的念头,认为自发运动和拥有感受是绑定的,这才是我们大脑想欺骗我们相信的东西。

为什么人们会认为,严格上来说意识是不存在的呢?因为大家都倾向于认为一个无法自发运动的事物,也没什么必要有意识了。

非生物就是被推才会动的,没有思考能力的,也没有意识的。普通动物可以自己动,有一点思考能力,也有一些感受。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可以自由活动,很聪明,也有很复杂的感受。这大概是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观感。然而这个画面是有问题的。首先自发运动是不用想的了,它就算真的会发生,也是以一种相当隐秘的方式发生。目前我们大可以认为是没有的。

至于拥有智能,最近alpha go在围棋上大胜人类好像就是在入侵人类特有的领域那样。其实这件事,就算是几百年前的人,也是期望之中的事了。我曾经看过一本小说,写的是18世纪时,有一个机械师发明了一个会下棋的机器人,然后往返于欧洲的宫廷做表演,后来人们才发现会下棋的机器人有一个箱子,箱子里藏着一个侏儒。虽然事情最后被拆穿是个骗局,但人们确实不会觉得这是一件“理论上不可能的事”。什么算理论上不可能的?写一个自己会快乐的程序咯。莱布尼兹可从来没有过智能版本的磨坊论证:

假设有一个会下棋的机器,我们把它按比例放大适当的倍数,使人们可以走进去参观,进去之后,我们只看到一个零件作用于另一个零件,但我们看不到这些零件最终可以实现下棋的功能。

莱布尼兹可是从来没有提过这种论证的。

所以我说,目前的处境就算放在莱布尼兹的年代,它也并非不可以理解的。而我下面要说的正是,拥有智能和拥有感受是两件相互独立的事。它们之间毫无相关性,相关性为0。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正交的,内积等于0。我犯了一些中文上的语病,因为我写了数个意思雷同的句子,因为我在强调我是这么理解的。拥有智能和拥有感受毫无关系。

今天这种境况,要理解这句话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因为今天我们看到一些明显有点聪明的机器,但它们是否有感受是存疑的。但是要说服人们接受这点依然很有点困难。就算是Chalmers那样认为感受有独立的存在性的,都倾向于认为感受和一个物体的功能状态有关。我会分阶段地说明为什么我认为它们互相独立更合理。

第一,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有感受的东西一定有智能。比方说我桌上的笔有感受吗?这个是我们无法证明的。我个人的观点是,它没有感受。但这是我的观感,不是某种可以证明的东西。就算它有感受,只要它无法与人类交流,我们就无法确定这一点。但一个缺乏大脑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拥有和人类交流的方式?中国人的大脑能够用中文交流,英国人的大脑能够用英语交流,小猫的脑就只能“喵喵喵”了。但它至少喵喵喵我们还是可以相信它是有感受的啊!但连喵喵喵都不会的事物就进入了某种我们感觉很陌生的领域了。所以不论感受是否存在,只要没有一个使交流成为可能的大脑,就无从确认它是否存在。

除此之外,人类还热爱于用某事物有多像自己来判断它是否有感受。猫比较像人类,比较会和人类互动,就更容易觉得它有感受。苍蝇呢?一个有感受的苍蝇会品味到去品尝阴沟?至于那些没什么动作的事物,像大树,沙子,这种生活方式和人类相差甚远的造物,就更觉得没有感受的必要了。再提醒一下,是否有感受是真的无法确认的。在我写这篇文章时,有一些研究表明了树也有自己的语言,但仅限于与自己同类交流而已。

第二,也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表明有智能的东西一定有感受。比如说非常聪明的,以假乱真的聊天机器人。必须说今天的微软小冰离这个目标还有点差距,但是我相信要做到基本的迷惑性估计不会很难。(但真正意义上的图灵测试是不是能应付过来,我比较偏向机器做不到,但这是我个人猜测。)我认为非常聪明,以假乱真的聊天机器人是没有感受的,但我无法证明这一点。我相信有人和我持相似的想法。但也肯定有另一拨人认为足够聪明的机器都会有感受,但是双方都是无法提供证据来证明他们的猜测的。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虽然理论上我们无法判定一个物体是否有感受。但只要有一个完整的关于意识的理论诞生,人们依然可以合理地“猜”出某事物是否有感受。我打个不大恰当的比方,就算今天我们也无法验证“牛顿第三定律是否曾经被违反过”,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干脆就假定它一直都很好的运作。同样,当一个意识理论建立起来,根据这个理论,某事物是否有意识都会得到回答,这里需要的只是你用合理性去评估这个理论多大程度上就是事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