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悬年》上部 第27章 狼牙2

字数 2428阅读 295

作者名片:老猫枕咸鱼

全文目录:《未悬年》简介及目录


在许言的要求下,只易慎行一人回别院向纪嫣然询问,她怕去的人多了,惹恼了白漠,一头狼发起火来,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纪嫣然话不多,静静的听完易慎行的话,只回答,“不是白漠。”

易慎行也不是多话的人,问完就走,许言追上他,“易慎行,定人罪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你不能因为这些人是被猛兽咬死,嫣然又有一条狼,就认定凶手是她。再说,即便是白漠咬死了人,没有证据证明是嫣然指示,或者诱使,就和她无关。”

易慎行顿住脚步,很突然地问,“你想我吗?”

许言一愣,脸也红了,舌头也打结了,“你,怎么突然……”

“这些天,我一直想,一直想,想与你谈一件事。”

许言有些呆愣。

“我今年二十四岁,原本早该成家,只是我一直在军中服役,难免有所耽搁。我父母早亡,没有人能干涉我何时娶妻生子,然而这些年我总在皇上面前走动,难免会有被赐婚的可能。我思来想去,与其娶一名我根本就不认识的女子,还不如趁自己做得了主,由得自己来选。那一日,你说,想明白了为什么想娶你的时候再说上门提亲的话,我认真想了许久,你性情不同于一般女子,有主见也有决断,不会甘心由着父亲为你择婿。既然你我有共同的需求,何不定下婚约?你嫁我,免得皇上指给我一个性格刁蛮任性的富家女,我也承诺给你自由,你想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干涉。”

易慎行本来就不是善于言谈的人,难得说这么多话,说的还是这样的话,立刻就结结巴巴,词不达意起来。许言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两人互有所需,她嫁了他,他娶了她,可免去世俗的牵绊,就可以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只是,许言也不傻,若易慎行真想娶一个当做幌子的妻子,人选有很多,何必来找她这个性格不算温和、长相不够美艳,还时不常有些惊人之举的商人之女呢?怕是、怕是……许言脸越发的红了。

“你,是什么……”

许言迅速吐出几个字,“我会考虑。”匆匆往前走去。其实拒绝的话就在嘴边,却说不出口,许言对自己说,她是因为觉得易慎行的建议具备可行性才犹豫不决的!一定是的!

易慎行粲然一笑,快走几步跟上许言,说:“我会请求师傅去许家提亲。”

“易慎行!”许言停住脚步,“这事我会考虑,不代表我同意你的想法。况且我才十六,还还还……”还未成年!!!十六岁的许言还是个高中生!!!别说被提亲,她那时候满脑子都是高考、高考、高考,连早恋都不曾想过。

“多久?”易慎行那粲然的笑容还在脸上挂着,许言的个性,是需要微微逼迫一下的,“一个月?半年?或是一年?”

许言愤愤,“易慎行!不要和我嬉皮笑脸的。”

易慎行微笑的看她,一言不发,眼里晶莹闪动的净是温情脉脉,他那么冷然的人,笑容竟然如此温暖。许言心里一暖,“留在别院吃饭,我得和你谈谈嫣然的事。”

原来,许言是不会做饭的,到了这个异世,她倒是学会这项技能,原因无他,因为她吃不惯这里甜腻的饭菜。许言是北方人,爱吃的是浓油重酱的咸鲜口味,而不是甜到掉牙的味道,因此她央求任曦帮她寻来一个北方厨子。日子无聊,她也进进厨房,学学做菜,倒是有些成就,虽然刀工一般,但胜在味道鲜美,被任曦、柳儿等人连声称赞得飘飘然,兼之日子无聊,一日三餐至少有一餐会亲自动手。

许言领着易慎行到了小厨房。她一边围上围裙,一边问:“易慎行,你是北方人吗?”

易慎行一愣,“我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父母是哪里人呢?”许言眼看着易慎行脸上的淡淡微笑消散,意识到自己问到了禁忌话题。

“我不知道父母是谁,是师父将我带大。”

许言连忙转移话题,“对不起……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饭菜?”

易慎行看着手脚并用,忙进忙出的许言,心里涌起一阵难以名状的温暖,“我不挑剔。”

“偏爱吃什么?”许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许言补救般的一句句地问他,“总有爱吃的东西吧。是爱吃海鲜还是爱吃肉?是爱吃咸的还是爱吃甜的?或是爱吃辣的?我厨艺很一般,刀工也差,而且只能做咸鲜口味的饭菜。”

“你做的我都爱吃。”易慎行这样性格的人居然会说情话,还毫不吃力,许言轻轻呸他一口,转身进了内厨,“你在这里等着。”心里却为自己那一刻的喜悦狠狠的不齿了一把。

许是因为之前的话题,两人都有些沉默,连夹菜的动作都轻缓了很多。一顿以谈话为目的的饭菜吃得很是沉闷,许言决定还是谈谈案子吧,这是个安全的话题。“死了几个人?”

“若是包括王少杰,是四个。”易慎行推开饭碗,“兵部尚书二公子,大学士长公子,富商刘氏幼子。第一个被发现的是大学士的长公子,就在学士府外;其次是刘公子,在东临门外;最后是尚书公子,在后山竹林被发现。他们三人并不相识,没有共同朋友,不曾有共同的爱好,不曾见过同样的人,尸体发现地点没有关联,唯一相似之处都是被猛兽咬断喉咙致死。”

许言静静听着,等易慎行说完,她才开口说:“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身份特别。白漠在街上伤了王少杰只是偶然事件,而且王少杰是重伤致使,而不是当场死亡,所以基本可以确定并不是同一凶手所为。”当然,也有可能是凶手的作案模式发生了变化,但心中记挂这纪嫣然,这话,许言没说出口。

易慎行点头,表示认同许言所说。

“在连环杀人事件中,最重要的是找到死者的共同点,有了共同点就可以分析出动机,动机是心理画像中非常重要的一笔,所以……”

“言言……”易慎行打断许言的话,“你说话,我不明白。”

许言歉意一笑,自己面对案子的时候总会本能地使用熟识的词汇,她决定对易慎行做一个简单的解释,“为什么杀人、怎么杀人、杀人凶器、时间、地点,可以用来锁定,也就是寻找凶手,就好像给人画像似的,每一个答案都是一笔,找到的答案越多,画出来的画像就越清晰,就越容易按图索骥。”

易慎行脸色讳莫如深。

“嫣然,她的来历我确实了解不多,但她一向不与人争,身体又不好,实在没有杀达官贵人的动机;这些日子我们天天在一起,白漠也在,她也没有伤人的时间,况且她和白漠根本就没有进城,你负责京都九门安全应该比我清楚;白漠被嫣然养大,虽然野性未消,但不会主动伤人,它连自己猎食的能力都没有……所以……”


上一章 《未悬年》第26章 狼牙1

下一章《未悬年》第28章 狼牙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