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之城·夜魅卷·玖

险恶四方伏,杀机暗处藏

【卷九·谜底】

赤魈眼疾手快,横在第一个冲出来的尸兵与夜魅之间。通体散发着红光的长矛倏地直插入尸兵心脏位置,长矛上的赤色法能立刻从尸兵心脏位置扩散开来,尸兵发出一声凄楚哀嚎,软软瘫倒在地,形状可怖。

黑骑士们压下头盔面罩,抵挡尸兵带来的瘴气。而后三人一组,背背相抵,散开来对付四面八方冲出来的尸兵。一时间,黑骑士释放的法术四溅,只见道道银色光芒划过四处,炸裂,而穿插其中、最为耀眼的就是赤魈,他已快到成为一道赤红色的身影,所到之处,只听一片毛骨悚然的哀嚎声响起。

夜魅周身的幽蓝之光亦渐盛,银月枪一出,枪枪致命,还伴随着不断燃起的一些黑光,以及自己的喘息。运用不是己身之力,虽依然游刃有余,但其中痛苦滋味,每一次都犹如挑筋断骨。而且,体内力量似乎不断在反噬她的骨肉。

她更没有看见的是,自己一头曾如黑夜般的青丝浅浅泛白,其中数根已然雪白。

然而这一波尸兵更是可怖的!上一次遇见的,多是老弱幼小的种类,这一次,几乎全是身强力壮。不仅更顽强,多数难以一击致命,还有无数尸兵在残破到仅能用“半个”来形容之后,还能依然站起再战。可能是在施法之人的近身范围内,能力得以大大增强的原因吧。

而黑骑士团不可能一直撑下去。法力是有限度的,总会枯竭,而枯竭了之后就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和补充。若持续不停的战斗太久,伤及本元,后期很难恢复如前。整体军力都会受到影响。

看着源源不断似乎永无止境的尸兵,夜魅暗暗想,那就由自己来解决根源问题吧。

她转头向着人群喝道:“赤魈何在!”

赤魈一边停不住的砍杀,一边回道:“将军何事,请说!”

“你带一众兄弟在此,可顶得住半个时辰?”

“莫说半个时辰,就是十个时辰,也不在话下!”

“好。是我兄弟说的话!众骑士们,莫要放过一个活口!我去去就来!”

“是!”众人高呼,战斗更为迅猛。

夜魅赞许地一笑,策马远去。疾驶向远远可见的高耸的与别处不同的某栋建筑方向,这许就是皇宫正殿吧。她感受到的那种强烈的法术气息也在她靠近宫殿时越来越浓。很奇怪,一路上尸兵似乎视她不见一般,直朝着赤魈与黑骑士团的方向慢慢挪去。

夜魅更是心中焦急,呵斥着马儿再快些,再快些。这城里的每一个兄弟,都不能倒下。她一定要亲手而迅速的解决对方首领才是。

一番疾驶直奔到宏伟的一座宫殿前,没有猜错,这就是北夷城的心腹之地所在。宫殿围墙高耸而城门大开,似空无一人般的安静与诡异。已管不了那许多,她策马扬鞭长驱直入进入主殿内。

远远看见一抹黑影,坐在雪白的王座之上。流光之城喜金色,大殿里金碧辉煌之物多如牛毛,而皇帝与一众臣民更是喜着金色饰物。北夷宫中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雪白的立柱,雪白的纱幔帷帐,连王座也是雪白通透的玉石雕铸而成。只偶尔有一些青绿色的宝石点缀其中。一片雪白,很是令人头晕目眩。

夜魅下马,放马归去。此时,龙椅上的黑影也慢慢站起。夜魅以为,那就是北夷的王者了,再不济,总是某个王族宗亲在等她来“犯”罢。黑影慢慢飘近,她定睛一看,这身形居然是个女子。女子蒙着黑纱,模糊不见面容,而越过女子的视线,她看见了空中两个法力枷锁中锁住的凌少扬与凌玥……

正待飞身而上。黑衣女子轻轻一笑,拦在她面前,卸下了面纱。夜魅愣住了。眼前,出现了一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

这!这怎么可能!夜魅吃惊得脚下踉跄一步。此时,黑衣女子笑了,笑声悦耳动听:“你好啊,姐姐。”

不知是被周身痛楚影响还是被女子面容震惊到,夜魅一下子恍惚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姐姐?此生你我能相见,这是多么宝贝的缘分。你怎地对妹妹一句想说的话都没有吗?”

“你是谁?”夜魅冷冷道。

“我是谁?你看过我的脸还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妹妹呀,一胞生的亲妹妹。怎么,忘记族人,在外面活得太久,连亲妹妹跟你相认,你也不要了吗?怎地如此冷漠问我。”黑衣女子一脸委屈。

“我没有妹妹。”夜魅看着她,此刻只恨自己当年没有好好学那读心之术,看不透这女子心里在想什么,以及这张脸到底从何而来……什么亲妹妹,若是有妹妹,怎可能不与她一起被送出来,怎可能夜云歌都不知道……

“你是在怀疑我?”黑衣女子眼神转怒。“你以为,这世上就准许你长这么一张脸吗?你以为,前面那些与你抗衡的法术,是外族人能施展出来的?”

“前面一直是你在与我为敌?!”夜魅不敢置信。这就是北夷请来的异域法师?这与自己一般的弱女子,若真是月族人,会那些子独有的法术也不足为奇。难道?她确与自己身世有牵连?何况,她真的连蓝色眸子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此时,枷锁里的凌少扬不愿意再看下去一般,默默闭上了眼。

“与你为敌?你怎么说得出来如此这般不知好歹的话?我只是在拿回我自己该得的东西而已!你知不知道,母亲当年一胞是你我二人!你先被生下,母亲看你健康活力满脸红光,看我气若游丝瘦弱不堪,以为只有你被月神钦点,我没有,便打定主意将你送出族去脱离苦海。而想着我怕是活不了太久,就将我留在族里。对族人称长女已夭!谁知我这么些年活得好好的,谁知我慢慢身上也显露出了月神赐予的恩泽之光,而后就在我八岁时被强行选为巫女送进了月神殿!”黑衣女子说着说着,激动得拽紧了双手。

“我……我确实不知……”夜魅一下不知所措起来。突然脑子里容纳进如此多对她来说几近离谱的讯息,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面前这位女子的好。

“对,你不知!你不知!父母亲为了保护你,此事未对任何人说起!而他们也眼睁睁看着我被选为巫女,空掉了几滴眼泪,就这样算了!呵,原本这种牺牲终身的事情不是应该姐姐你来做的吗。凭什么是我!你不愿意背负的,父母不愿意让你受的苦,就让我来背,我来受?”

“不,我相信父亲母亲没有这样想……”夜魅为尚未谋面过但却依然感觉温暖的父母辩护着。

“你没见过他们一面,你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姐姐呀,这时候还不忘记装一下好人。贪生怕死的享受了这么多年荣华富贵,还有那么多如意郎君伴着,日子过得很开心,是吗?”黑衣女子眯起眼,围着夜魅转。

夜魅心一下被刺痛,她也毫不示弱的回击道:“我不知你的苦,你自然也不知我的难!从出生伊始就远离亲人,从小常年修炼,成年之后连年征战,你以为那就好过吗!”

黑衣女子怒喊道:“你是自愿的,不是吗!有人逼着你每天在殿里跪坐四个时辰吗?有人逼着你每天给数百人做祈祷仪式吗?有人逼着你每天穿一堆重百斤的珠宝首饰还要装作很轻松自若吗?有人逼着你不许喜欢上别家男子吗?有吗?”

接着她又说:“不过!这一切到这里都该结束了!自从我从水镜里无意中找到了你,这世上另外一个孪生姐妹,我就知道,你可以帮我解脱。你回去,我就可以从月神殿离开了,一届只需要一个供奉的巫女不是吗?你有比我更好的体质,更强的法术,更多的恩泽呀。你归族,一切就恢复正常了不是吗。所以,我这次出来的任务就是要带你回去呢姐姐。”黑衣女子的眼瞳渐渐转为墨蓝。说话之间,手中激起一道黑光,直拍向夜魅的后颈。

夜魅身子斜斜一晃,迅速抓住了黑衣女子的手。“既是月族之人,法能之光怎么处处透着黑色?既是要抓我而已,怎地又将这两国军民牵扯进来?你知道这一战,死了多少人吗?还有——”夜魅指向空中的黑色法力枷锁,“抓他们,又怎么解释?”

黑衣女子轻轻蹙眉:“你弄疼我了,你放下我再与你说话!”

夜魅冷冷道:“我从不对一个偷袭我的人手软。”

黑衣女子只得挑眉一笑:“难道这很难想通吗?你日日被一众人等宠爱包围,若不诱你远行,不废你法行,不等你此刻孤身前来,我哪有机会下手?至于他们,”她指指空中的两位,“带着太多好玩意了,我想要嘛。”

“而我的法术嘛……”

夜魅看看凌少扬,他看着夜魅,定定摇了摇头,口中喃喃说着一个字,似乎是“走”?趁黑衣女子分神一瞬间,夜魅飞身跃起,一掌拍向凌少扬的牢笼,强劲的蓝光瞬间裹住了牢笼,又是一掌拍向凌玥所在之处,而后默念咒语,数秒之后,等黑衣女子反应过来飞身阻拦时,两个牢笼均已粉碎。夜魅左手接住凌少扬,右手抱住凌玥,轻轻落在地面上。

趁空看了一眼凌少扬的手,星石指环果真不见了。且手指上斑驳血迹,看来之前已经历一场恶战。夜魅暗暗换手到侧腰暗袋中取出凌少扬之前托她保管的星石项链塞在他手中。而后迅速站起,挡住了两人。凌少扬手动了一动,把项链收回怀中,叹息一声。

夜魅护在两人之前:“凌玥已为你做祭品,少扬的指环也被你拿走了吧?他们再无利用价值了。放他们走。回族之事,待我处理好其他事后,可以商量!”

“姐姐,你要知道。既然你的行踪已经败露,想要你回去的岂止是我一人?怎么做姐姐的还如此天真?他们两不也是族里的叛徒之后嘛?今天你们所有人都要跟我们回去,一个都走不了。”黑衣女子冷笑几声。拍拍手,大殿之后涌入十来个着黑色劲装的蓝眸年轻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夜魅和凌家两人。

“月族最强的战士们,来试一试咱们未来的巫女能力够不够格吧!”黑衣女子瞳孔已完全转为黑色。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卷十三·终章】 “皇叔!”夜子麒急急忙忙的走进了皇帝寝宫。夜云歌看了他一眼,继续用膳:“如今做了宰相,一点规矩没...
    琉璃羽白阅读 110评论 1 4
  • 【卷十·生离】 一众月族勇士得令,即刻走向夜魅。人人双手中都腾起无名幽光,且光球之间还有若有似无的法术细丝相连。眼...
    琉璃羽白阅读 74评论 0 1
  • 【卷三·血祭】 赤魈一声大喊过后,骑士们纷纷合上头盔护罩,不留寸肤在外。转眼间整个黑骑士团好似黑色铁壁般伫立。 此...
    琉璃羽白阅读 127评论 0 4
  • 【卷四·星石】 白衣骑士正是凌少扬。 他一手托住倒下的夜魅,眼睛则盯着床上的女孩。 果然是她! 床上的少女正是凌玥...
    琉璃羽白阅读 103评论 0 1
  • 【卷八·恶魔之魂】 流光数万军众浩浩荡荡立在北城正门下时,朝霞已染红了半边天。把肃穆而整齐的流光军士侧脸映成一片瑰...
    琉璃羽白阅读 155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