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眼中,我500块钱都不值吗?”守住你的财产边界


1

我的好朋友七七,是一名律师,熟悉我的读者应该对她不陌生了,她一直在给「遇见小mi」写法律专栏,给大家普法,希望我们能够做好防范,少掉坑。

我也曾在《90年,非名牌大学本科毕业,如何成为一名年入100万+的律师?》一文中,分享过她一路升级打怪的故事。

我和七七不仅是朋友,更是合作关系。

她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我们已经合作2年,每一年我会支付她一笔顾问费,她帮我审所有的合同,有什么法律问题,我也会咨询她。

本来,第一年我创业,她要免费给我做1年法律顾问,算朋友的支持,我不同意,认为这是她吃饭的家伙,作为朋友更要支持业务,她可以给我优惠,但不能不收费,再说,如果不收钱,我怎么好意思老麻烦她呢?

然后,她第一年只收了我市场价一半不到;第二年7折,但服务周期比别人长;第三年合作,我业务越来越多,肯定还会涨价,我想这样才能长久。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越来越了解,认可彼此的价值观,才有了后续更多的合作,我邀请她写专栏,做直播分享,这些全部都是付费的,钱不多,也符合商业合作的规则。

我喜欢这样,哪怕朋友,在合作上,也要实现双赢,毕竟别人的时间和精力很值钱。

当然,我也给七七带去不少麻烦,每次写专栏,留言里的简单问题,我都会转给她,她会花时间认真回复。但也有一些读者和朋友,知道我有一个律师朋友,想要跟她咨询问题。

我都会强调:“如果你问题简单,你整理一下,我直接帮你问她,把回复转给你,如果复杂,需要一对一咨询她,要收费,我争取的优惠价,一次500块钱(一个小时左右)。”

可是后来,依然发生了一些让我不开心的事情,每次有我推荐的人加七七,七七也先简单说了收费规则,对方说知道了,就开始问很多问题,甚至打电话,七七都一对一提供了专业的咨询,可是最后,就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付费。

七七和我提到这件事,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在别人眼中,500块钱,获得解决问题的实用方案,避免付出更多代价,都是嫌贵的。

再说,对方不付钱,后续有什么问题,也不好意思问她,执行过程中,可能损失更大。

我觉得这样不好,时间久了,我担心会影响我们的长期关系,就建议她,先付费再咨询。

这不代表着我们只看上这些钱,而是付费也是对我们价值的肯定。

何况,提供法律方面的专业建议,是人家多年学习和一线办案经历的积累,可能一个建议,让你少付出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代价。

2

作为心理学科班生,我对付费很有意识,毕竟,大学时,我们去心理健康中心找自己的老师做心理咨询,也是要付钱的,哪怕只有象征性的给很少钱。

我们同学开玩笑,不喜欢和大多数人做朋友,因为不想让别人当成免费垃圾桶。

武志红老师在讲边界意识时,曾提到过“财产边界”,“不管在家庭里,还是职业环境里,都不要轻易给别人共生感,更不要在金钱利益上真让对方觉得你们是一体的。

在任何方面,不要着急让渡自己的利益,不要用这种方式展示自己的助人胸怀。处理利益,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也最关键的一件事,成熟的人讲利益,幼稚的人讲情怀。

财产必须是有边界的,当这一点被充分尊重和得到保障时,人才会有更强的动力,去创造更多的财富。”

在职业关系中,关于财产边界,武志红老师提到了咨询师,咨询师和来访者是帮助和被帮助的关系,同时也是交易关系,来访者付出金钱,来购买咨询师的专业服务。

咨询的根本目的,是帮助来访者成长,走向成熟与强大。但当咨询师给来访者减价甚至免费时,就可能向来访者传递了一个相反的信息,就是在鼓励来访者变得弱小。

你越弱小,我越愿意帮你,甚至喜欢你,和你的关系越深。

不管是朋友,还是家人,在金钱上,大家都知道我的态度,什么事情,明明白白,讲清楚,再干事。

就拿我们“零基础写作课”来说,从2016年开始,已经举办了3年多了,七七、我二嫂(刘先生哥哥的老婆)、刘先生的堂姐、我的大学同学、以前的同事,要报名我们写作课,全部都要花钱,我们提供的是专业服务,团队都在付出,我们也是有成本的。

作为好朋友和亲人,我可以在服务之外,帮着多改两篇文章,但是坚决不免费。

不过,作为朋友,他们都知道,有什么困难找我帮忙,我很热心,来上海玩,吃住全包,只需自己买来回车票就行。

同样,二嫂明明,给我的新号「我和刘先生的日常」写文章,每篇文章,我都付她稿费,这样,她不仅提高写作能力,业余还赚钱,我还能够让话题多样化,同样,我好意思给她提修改建议。

你好意思谈钱,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你才能赚钱,我们和金钱的关系是流动的,我们不能正视金钱,钱就会远离我们。

“努力,认真做事情,光明正大地赚钱,对周边的人心怀善意”,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有尊严的活法。

3

在家庭中,我的财产观念也是如此,疫情期间,弟弟蛋蛋复工很晚,资金周转出了点问题,从我这里拿了一些钱。

这个月他周转过来了,还我钱,我开玩笑:“你不还,我还能跑过去追债不成?”

他说一码归一码,他爽快还了我钱,但是他的保险应该缴费了,我转了他这一笔。这个保险,是我去年买了送他的,并告知,在他收入达到一个数额之前,都由我缴纳。

平常,自家亲弟弟和我撒娇,让我买个手机或包送给他,我都满足,买房时,也赞助了一笔,仅限于此,这还是我自己日子过好、有能力帮衬家里的前提下,否则也会先顾自己。

一开始,我就讲得很明白,婚后,我的钱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家庭共同财产,大额支出,要经过刘先生的同意。刘先生不乐意,我会说服他,但不会选择隐瞒他,要不然两人信任基础就没了。

弟弟蛋蛋创业,我就不借钱给他,现在有什么事借钱也必须还。就这一个弟弟,我不想宠吗?

但我知道,鼓励他变得更强大、靠自己立足,才是我应该做的,纵容只会让他觉得有退路,遇到点困难,容易退缩。

复工后,他就没休息过,天天跑客户,原材料价格浮动很大。他跟合伙人很谨慎,就这样订单4月份也已经排满了,5月份上半个月也排满了。

他们主要做“篷布”加工,大部分出口非洲,那边快到雨季了,但是港口也被封,有一批货没有走出去。

可是,他一直在想办法,找出路,刚发了工人40万的工资,因为他知道,创业的一切后果都是自己承担。马上,他要订婚了,也需要钱。

他女朋友知道他创业第二年,有点艰难,提出来一分彩礼钱不要,女孩爸妈也是很同意的。蛋蛋和我说:“那不行,不能在这事上,让女方没有面子。按照习俗,该给多少就多少。”

我的家人也都知道我这个原则,我的钱就是我的钱,不是他们的钱,他们没有支配权。

一开始,我爸爸这点做得不好,逢年过节我给钱,时不时买东西,甚至家里盖房赞助点都没问题,但是前两年,他有一次生意周转,借了我钱,觉得不用还了。

我直接说:“爸爸,你知道我的脾气,这个钱不还我,以后就再也不可能从我这里拿钱了。”他有点不开心,但也还了。

这点上,做到并不容易,会承担心理压力,为了长远家庭和谐,大家一起变得更好,我必须“狠心”。

每个人都有惰性,当觉得有退路、有依靠时,边界感就不强了。很多时候,我们要反思,为什么别人对我们这么不客气,是不是我们纵容的后果。

4

我曾参加过一个心理学的工作坊,老师很厉害,很多学员的问题,都能通过家庭系统排序排出来。

后来,我很感兴趣,找老师,做了一个个案,看看我、事业、金钱三者的关系,排出来结果,我的事业金钱观,特别统一,身心一致,能够赚到钱。

我想这和我一直以来,坚持的财产边界分不开,我认可自己的价值,觉得自己很值钱,也认可别人的价值,愿意付费学习。

每当别人给我推荐合作伙伴,我经常问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钱上的合作?”如果你和他合作了,还愿意推荐,我想这个人就靠谱多了。

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反正我不喜欢和经常找借口不买单的人一起玩,讨厌平时不找我、一找我就是借钱的朋友,更不喜欢找我帮忙还觉得理所当然的人。

我喜欢的朋友关系是规则清晰,大家合作双赢,又在这种合作中建立默契。

大家一定要相信我,哪怕一个人多么有钱,多么大方,从人性角度,他也不想吃亏的。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要想走得长远,就不要让和我们合作的人吃亏,否则路会越来越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