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风景之四—西来古镇

周六的天气有些怪诞,一半乌云密布,一半晴空万里,在交汇处界限分明的对峙着。太阳像一个旁观者,兴奋的挥洒着激情,却丝毫不改变现状,除了渐渐灼热的温度。“真得好似重庆朝天门的双江交汇啊!”沿着分界线疾驰的我,突然在脑海中冒出这样无厘头的思绪。下意识的,我加大油门,朝着今天的目的地—西来古镇前行。

说实话,对于古镇,我实在无太多兴趣,各种光鲜名头装饰下的实质,不过是过度商业化的仿古演绎。铺上条石,砌上青砖,在附和上一个或真或假的文化背景,然后迎来寻求自我满足的汹涌人潮,拥挤而无趣!但今天要去的西来古镇却让我有些隐隐的期待,不只因那里还未出名就已衰败,更因为那里有一座西来禅寺!

知道西来禅寺是因为安藤忠雄,这位世界级的建筑大师被中国人熟知大多是因为上海保利大剧院。独特的造型、简约的风格以及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设计理念,让这座建筑在以创新而闻名的魔都也是不落窠臼,独树一帜。作为获得过普利兹克建筑大奖的大师,会与中国的佛家文化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我心驰神往。


上海保利大剧院

沿着成雅高速,一路向西南方向前行,山势渐起,平坦中多出的那些绿色轮廓,给景色平添了些许活泼与调皮。下了高速,高低起伏、蜿蜒曲折的省道,多了几丝“山入柴门窄,桥通野路长”的意趣。当我留念着道路两旁渐渐繁茂的窄冠侧柏时,目的地却已在河边翘首以盼了。没有迟疑,我直接驶入古镇,在尽头通过一条没有围栏的简易石桥,横跨临溪河(古镇旁河的名字),驶入静谧幽深的绿道。寻一处阴凉之地停好车,我便不顾劳累与饥饿,直扑西来禅寺而去。

只见山丘之下,绿树青苗之中,一方矮矮的黄土墙坚强的挺立着,伴着黑底鎏金的佛偈,沧桑中透着一股断舍离的气势。墙边虽姹紫嫣红,却也无法阻止岁月于墙面的水痕中、青瓦的苔藓上,展露出的破败感。然而,墙内窜出的香妃竹、芦苇,搭配着远高于土墙的两株高大茂密的小叶榕,硬生生的晕染出一种田园风光、世外桃园的隐逸,微风中似能听到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信步穿过柴门,耳边传来潺潺的流水声,一条由形状各异的水磨条石铺就的小路蜿蜒前行,却突兀消失;泛黄的竹段慵懒的立于小路两旁,靠着破旧草绳的扶持,连成一排,坚守着围栏的使命。月季、太阳菊静静依偎在香妃竹的身边,绽放却不喧哗,在围栏后的一方沃土里静悟天地。路的前方,绿荫庇护,只能在斑驳的光影中感受到波光粼粼。行至尽头,水声渐响。拨开密叶,一个30平米开外的小水塘跃然眼前,而隐藏在花草之间的小水渠,源源不断的带来活水。三五荷叶,聚集成堆,散布在池塘各处;在蜻蜓的翩跹中,荷花开得恬静而唯美,仿佛带着一丝佛性;数尾锦鲤,忽隐忽现,如护荷使者般,游荡在周围。好一幅夏荷映日图。


尽头的左侧,景色突变。铺满碎石的庭院前,一座略带日式庙宇风格的佛堂展现在眼前。中间高两边低的屋顶成“凸”字型,线条笔直而简单,除了遮雨的青瓦,在无其他装饰。屋檐下,几根粗壮的原木“顶天立地”,威严感油然而升。一条烂石小道直通正厅。几盆罗汉松如迎客般发出裟裟的声响,似佛语轻吟。庙宇的地板高于地面,似日式的榻榻米,有条形的柏木铺成。厅外铺着红地毯,需换鞋进入。门口牌匾上书:明心见性,直指人心,厅内安放着释迦牟尼的金身像,庄严而肃穆。厅外的左边挂着一个介绍 “那日禅”的展示牌,明示了所修行的佛法。正厅的右侧,是一个展示厅,展示这里的住持牧灯法师举行的禅修活动的照片、纪念物以及佛家的法器。正厅的左侧尽头,是一座四角凉亭,由纯木搭建,高约1.5米,需拾级而上,亭内是一套陶瓷和纯木的茶具,似是纯手工制作,工艺看着虽有些钝拙,但却透着古朴与自然。想必,需一个微风的午后,邀三两好友,静坐于此,品茗香茶,虽不见得能悟得佛法,但必然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吧!






正当我浮想联翩,陶醉其中时,一位居士从正门里屋走出。于是我忙上前询问此处的情况,方知这里只是西来禅寺的临时暂居地,真正由安藤忠雄先生设计的西来禅寺在后面的山坡上,预计要到2019年才能完工。可即便这个临时暂居地,安藤忠雄先生一样是用心设计过,才让这个看似破旧的禅寺,也如此的匠心独具、透着极简的日式风格。安藤忠雄先生就地取材,融入自然的理念在这体现的淋漓尽致,真正体现了“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佛家思想,不得不让人敬佩。而后,我和这位居士就坐于凉亭之中,谈天说地,品评香茗,不亦乐乎!

时光飞逝,下午在太阳西斜中宣告结束,居士非常惋惜的对我说,其实西来古镇的水和树还是非常值得一看,可惜天色已晚。我却哈哈一笑,说到:“景常在,人不同,待新的西来禅寺竣工,我再来找你喝茶,想来那时景色只会更美!”挥手告别,走出大门后,我突然想起还未请教居士的姓名,于是回头轻呼到:“敢问居士如何称呼?”“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缘自会再见!”那一刻,我耳边仿佛想起了佛的声音!


此次西来之行,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收获和惊喜,不但欣赏了美景,更是遇到了妙人。也许旅行的意义就在于此,永远和想实现的目标有所差距,永远都会遇到美丽的意外,但只要行走,就能遇到不一样的天地。一如西来古镇名字的含义,佛从西来,人向西去,相遇是定数,但何时、何地是缘分也更是机遇!有缘,我们在西来禅寺再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