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 记秋

秋天的气味越来越重了。

秋高气爽和秋雨连绵,好像是并存在秋天的风景,不过我现在经历的是后者,寒冷的风刮过阴沉的云,竟也多添了些北风的味道。

体育场上,我看到黄蓝相间的排球划过平直的弧线重重敲击在地上,然后弹开。篮球的声音,运动鞋在场上摩擦的尖锐声响,灌进呼啸的风声里。

我觉得眼睛微微发涩,难以睁开。

1

好像说过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天。

而黄叶飘零的时候,那些个曾停留过的身影一步步迈向远方。

我看着背影,期待着那些身影能够回头。

但九月,本来就是真正分离的季节。

小学开学,初中开学,高中开学,大学开学,都是在秋天,不得不一次次适应,和相识的那些蠢家伙分离,再融入新的集体。

“很高兴认识你”的背后,心里的小孩哭得泣不成声,以前的那些蠢货都去哪了,那些嫌弃死了的傻家伙,怎么好像永远摆不脱的粘人精,一瞬间蒸发得不见人影。

每几年一次的秋天,自己好像都会像蜕皮般拔节生长。

但是也想破茧,成为真正的蝴蝶,像只毛毛虫一样这么想着,新奇感便如此盖过了分离的哀愁。

秋天没有故事。

除了趴在书桌上写导数题,挖空心思写作文,抄写英语单词,再期待一下隔壁班那个男孩能经过窗前之外,好像一个运动会过后,秋天就一下子逃走了。

然后就是大雪中把脚印踩在雪上的回忆,打雪仗的回忆。

所以秋天没有故事。

2

小学的时候,我和小章子在小区楼下的游乐场上玩跷跷板,爬高杆,坐在太空漫步机器的一个上面荡秋千似的晃悠,飞得再高也不担心会被甩出去或者撞到头。

后来玩腻了这些,开始转移阵地,在游乐场旁的广场上,趁着大妈们没开始热舞的时候纠集一群人玩石头剪刀布绕圈圈老狼老狼几点了木头人红绿灯三个字。

再后来开始探索小区,踩着泛黄的落叶爬到被围栏围住的绿色电箱上面,站在最高处攀着树枝继续往上,有时候电箱成为我们秘密的家园,奇形怪状的石头做家具,漂亮的树叶当地毯,那时候班级后面的书架上有一本《秘密花园》,我和小章子约定,这就是属于我们的秘密花园了。

从电箱的家走出,在一栋楼房的背阴处,我们悄悄拿着打火机燃起一堆篝火。火在噼噼啪啪燃烧的时候,我和小章子不闲着,到处去找枯枝败叶,然后扔进去,火焰热乎乎地烤红了我们的脸颊,我们蹲坐在蛛网遍布的隐蔽角落,监察着火焰逐渐舔上廊道的顶端,然后慢慢熄灭。

回顾那时才明白,当时的我们都在兴高采烈地生活着。

小章子的妈妈到处找她吃饭,我的妈妈打了我一顿,因为她发觉我的每一条裤子都在爬树时被划开了洞。

大哭完的我,第二天兴致勃勃拉着小章子爬起另一个电箱上的另一棵树。

小章子喜欢租书,小学对面的小区,从洞口钻进去,古旧的书籍气味扑面而来。然后我发现我离不开那个地方了。

一天一块钱,圆珠笔的味道,窸窸窣窣地把名字和书籍写在纸上,第二天还书时在后面打钩,一本书一天一块钱。

小章子常带零钱,玄幻言情和猎奇无所不借,那时身上一毛钱都没有的我接受她免费转借的任何一本书。

第一次熬夜也是为了赶在小章子还书前把它看完,感动到流着鼻涕眼泪,在妈的斥责声中依依不舍地入睡。

兄弟,人鱼,银发,不可得的爱,不可改的结局。

盘旋在脑海中的,是奇幻的无与伦比的冒险。

那时的我,看不懂妈妈年轻时花一块钱和两块钱买的《复活》和《飘》,却在无数个晚上看小章子用一块两块钱借来的通俗小说,看得津津有味。

妈妈看我在台灯下抱着书啃的样子,切了一盘又一盘水果,摆上叉子放在我右手边。

那些年的秋天,夕阳黄昏下的玩耍,沉落秋夜里的亮灯,脑海里是一个瑰丽的世界。

3

初中的秋夜,我有了自行车了,风中畅快地蹬着回家。

好像很少再见到黄昏的时刻,回家的路上总是亮了灯。

庄子没有车,她步行,我缓缓地在她身边,骑出步行的速度。

我们开始讨论一些高大上的话题,比如人生,宇宙,以及万物定理和规律。

庄子说,她的人生愿望是去旅行,周游世界。

旅行,周游世界。这些语句对我而言没有一丝触动,那么空,那么遥远,那么难以实现。

我说,我啊,我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呢,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她还说了一些话,在夜风里飘荡,散去,无影无踪,对当时的我产生不小的冲击和震撼,只是现在,想不起来她说了什么,只记得在夜风里的那一阵感觉,如沐春风,舒爽惬意。那是一个晚上。

我感觉得出来了,那时班上谁喜欢谁,谁在意谁,我心里都有一把尺,但是从不参与八卦,我埋头学习。

那时的我能看懂《飘》和《复活》了,孜孜以求地翻阅世界名著来看,江宁图书馆被我绕了一圈又一圈,我喜欢看别人跌宕起伏的人生,因为自己的过于波澜不惊了。

秋雨下起来的时候,喜欢脱下湿掉的鞋袜,躺倒在家里沙发上感受干燥。

喜欢早起后迷迷糊糊地闯进校门,再在读书声中慢慢转醒。

喜欢老师在黑板上讲解知识时有意无意瞟向我的目光。

喜欢轻轻松松就拿到别人望尘莫及的分数。

那三年的秋天,一心只读圣贤书,缘由是小学毕业时一个同学对我说过的话,“哈?就那个学校阿?”还有另一个同学的家长打电话告诉我的妈妈,进那个学校等于毁了我,以及暗恋的男生走得那么迅疾的脚步,留给我的那个冷漠而满不在乎的背影。

所以付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努力,抵过了所有认为的嘲笑和冷语,抵过了每一个小学同学在我眼中决绝而不屑的背影给我留下的不甘和愤怒。

也因为不甘和愤怒,从未有过一刻真正融入初中同学的集体,因为我打心眼里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所以初中毕业,快乐地竟然什么怀念的东西都没有了,抓在我手上的,只有未来。

那也是我觉得有些后悔的事情。

4

高中时候的秋天,大鲸出现在我的梦里。随之而来的,还有塑造如今我的样子的一切。

学习之余,听到更多的故事,身边人的,书里的,然后开始谱写属于自己的故事。

波澜不惊的故事。

除了趴在书桌上写导数题,挖空心思写作文,抄写英语单词,再期待一下隔壁班那个男孩能经过窗前之外,好像一个运动会过后,秋天就一下子逃走了。

随后又一个秋天来了。

其实,秋天的感觉一点都没有,短到还没有发觉的时候,冬天也就来了。但是怀念以前日子的心,无论春夏秋冬都是在的。

因为怀念,所以想念,不是现在过得不好,只是单纯身为一个沉陷过往的憨人。

秋风起兮,月圆又缺,杂乱的思绪化作文字,其实每一个字都在诉说着我好想你。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作者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我们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我们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们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共同成长

找到我们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文字之光的主编韩涵微语或副主编梦里依稀风铃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