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颜

      今天是封禁第九天。和刚封禁那几天相比,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好像从昨天开始不良情绪的因子就已经打进了身体的各个角落,疲乏、各种不舒适开始冒头,当然,这也许是荷尔蒙周期性的变化引发的诸多不良反应。

       

自渡

      为了应对居家隔离这要命的无聊感,妹妹建了个"健身美容群″,每天早上由开美容院的堂妹直播护肤教程,耗时大约一小时,晚间大家逐一上传在当健身教练的表妹夫网络指导下的健身操,学习加拍摄上传至交流心得也得一小时多。两三天再与"一路同行"的几家发小视频、闲聊、喝酒上那么一两个小时,加上应对工作等等的事,一天排的满满的,似乎也没有太多无聊可以去感。

     

自渡

        每天关注着业主群内各家的交流,看到群内有人崩溃于出不了门,上不了班,赚不了钱,没有物资生活,有人愤怒于我们被隔离的不明不白,没有任何官方的说法就锁门停电梯无法向单位报备,只能按旷工论处的心有不甘,同情之余一遍遍安慰自己,幸好自己属居家办公,生活物资储备尚可抵挡两周,应付眼下境况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就在昨天,忽然开始的烦躁让一周以来积极、向上的状况开始直线下降。渴望去街上走走,渴望在山间攀爬的大汗淋漓中释放压力。渴望看看父母,与兄弟姐妹面对面的聊聊家常。厌倦这样待在家的生活,坏情绪终于探头。

自渡

      昨天半夜被耳廓的疼痛折磨弄醒,想来是白天洗澡不小心着凉了。于是赶快开了电热毯,折腾一番后睡去。今早醒来,嗓子红肿,情绪恶劣。吃完早餐后又昏昏沉沉睡去。

        醒来最大的喜悦是群里发通知,明天进行单管单人核酸检测,如果检测呈阴性,就可以解封了。大家立刻欢呼声一片,有说解封了全楼共唱《歌唱祖国》的,有说直奔牛肉面馆的,有说必须邻居们约着一起徒次步的…大家的情绪一下子好的不得了,幸福、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想想近十天除了做核酸检测在家门口与医护人员有短暂的交流外,大家有多久没有下楼踩着大地,迎着风吹,倾听叶落,感受季节的拍打了。嗓子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头脑也不似先前那样迷迷糊糊,于是赶紧向老妈打电话报告了这一喜讯。

        封楼的当天晚上,消息灵通的灏寅爸爸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关切的问讯,交待一定做好防护。

        老妈每天电话劝解一定要把心情调整好,别急出病。

        妹妹们准备好大量蔬果肉准备送来,怕我们一家人没菜吃。

        月英准备骑自行车为我们送些菜来。

        同学说,想吃啥缺啥吱个声给送过来。

        ……

        都在问疫情过后,你第一时间想见的人是谁,其实我更想知道,在瘟疫来临之时,谁在陪你,谁在关心你,谁在担心你,谁会问你缺这缺那,又不惜一切为你雪中送炭,如果都没有那么疫情过后,见与不见,还重要吗?

      我一一表示谢意并劝回。非常时期,万一不小心码变黄,来得了回不去咋办呢。生活有苦,但甜蜜也无处不在。未来可期,只要大家都好好的,来日才能方长。

        昨晚"一路同行″的小伙伴们视频,大家一致决定,待疫情散去,一定要一起约一下,早上一个牛大,肉蛋菜三飞,牛肉每人阔阔气加上半斤,中午火锅,要辣得汗流浃背,晚上KTV,必须通宵……也许大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今天听到昨天确诊的是一位医护人员,心疼极了。她被感染是因为谁呀。居家隔离的我们若喊苦,喊烦,如何对得起这些天来一直辛苦不休的医护人员、志愿者、物业人员及许许多多各岗各业必须保持我们生活正常运转的人员?

       

自渡

        努力调整心态,正确面对疫情,守望成功除疫,愿生活中处处都有最甜美的笑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