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离不离婚

人到中年,离不离婚

作者:徐俊霞

过去,熟人见面常问:吃了吗?现在,熟人见面常问:离了吗?一位在民政局工作的朋友说每天到她们单位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比结婚的夫妻还多,尤其是中年夫妻。人人都道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钱不够花,殊不知人到中年,除了财务危机,还有婚姻危机。

1、换房换车换老婆

宋丽和老公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工作不好找,打零工不赚钱,万般无奈之下,她和老公合伙开了一家夫妻店,专营广告材料。

老公第一次带宋丽回老家探亲,一路上忐忑不安,一古脑地给她讲他们家怎么穷得叮当响,生怕宋丽一看他们家的境况扭头就走。

婆家的确一穷二白,三间土屋,父母兄弟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宋丽好歹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父亲常年做生意,家境比老公强之百倍。

宋丽丝毫没有介意婆家拿不出彩礼,更不消说帮衬他们在城市里买房置业,她坚信贫穷是可以用双手和大脑改变的。从校园到社会,宋丽和老公恋爱了六年,生活稍稍稳定,两人就领了结婚证,赶了一把“裸婚”的时尚。

结婚后,宋丽和老公不敢要孩子,房子还是租来的,夫妻店刚有了起色,正是用人的关键时候。好在宋丽比老公小几岁,对生儿育女也不是很着急,夫妻俩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了经营店面上。

没有几年的工夫,店面就鸟枪换炮,搬到了写字楼里,宋丽和老公决定要孩子。女儿三岁的时候,两人看好了一处房子,交了订金,老家却传来公公患癌症的消息。

老公上面有两个哥哥,因为妒忌弟弟从小得到父母的宠爱,两个哥哥对父母的生老病死置之不理,赡养两位老人的担子就落到了宋丽两口子肩上。

为了让老人多活几年,宋丽和老公推迟了买房的日期,把积蓄拿出来给公公做了手术。公公婆婆在城里住不惯,老家的房子又年久失修,宋丽又张罗着在老家给老人修盖了三间瓦房。

按下葫芦浮起瓢,公婆这边刚刚安顿好,娘家又出事了。宋丽的父亲是做玉器生意的,由于轻信于人,被合作伙伴坑了,一夜之间回到了解放前。父亲做大生意做顺手了,要白手起家从头再来,总是放不下那副臭架子,三天两头向宋丽伸手要钱。

公司里的钱哪儿是随便能够挪用的,宋丽只好出去做兼职,可父亲那里是填不满的无底洞,今天给他两千,明天他要五千。他还经常四处考察项目,看好了就央求宋丽夫妇给他出钱投资。

宋丽是家中长女,她下面还有一对龙凤胎弟妹,除了为落魄的父亲埋单,她还要照顾大半辈子没有收入的母亲,提携年幼的弟妹。

女儿上学前班那年,宋丽一家三口终于在漂泊多年的城市里安家落户,有了自己的房子。说实话,小小的女儿带给了这个小家好运,自从有了女儿,宋丽和老公的生意越做越顺,公司发展越来越好。

女儿小升初那年,原先用来送货的面包车光荣退役,老公的座驾换成了一部上档次的商务车;原来的小两居租了出去,一家三口搬进了高层花园洋房。宋丽在家里做了几年全职太太,享了几年清福,又重新找了一份工作,给一家通讯公司跑业务。

人到中年,宋丽和老公在家里的位置换了主次,两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老公对宋丽无比体贴,处处迁就她,宠着她,也热衷于分担家务。

渐渐地,老公在家里就成了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主,他借口工作忙身体累,回家后除了在沙发上做“葛优躺”,啥事都不过问。毕竟是生养了一个孩子的女人,宋丽胖了,腹部有了多余的赘肉,脸上都有了双下巴,身材不复往日的苗条。

平日里,宋丽要工作,要持家,要照顾女儿,老公忙公司,忙应酬,忙健身,等他晚上回到家里,宋丽和女儿早在另一个房间睡熟了。夫妻俩各忙各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老公突然提出离婚的时候,宋丽的直觉是他有了外遇,老公却指责她心里压根没有他这个丈夫的位置,只当他是一台赚钱机器。

握着那一纸离婚协议书,宋丽的心里拔凉拔凉地,十多年的夫妻,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老公用一张纸就想把她打发掉?

说到底,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饮食男女,谁也免不了市侩俗气?闹离婚不是一件坏事,生活需要调剂,婚姻需要缓冲,当我们埋怨婚姻过于平淡,当我们在婚姻里患上审美疲劳,其实是我们忘却了在围城里继续恋爱,继续保鲜。

婚姻里变是王道,夫妻双方要做的是随时准备应变,停下来,反省自己,修正自己,婚姻才能可持续性发展。


2、丑妻薄地破棉袄

这两年,年过不惑的李建总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没滋没味,缺少一些什么。缺什么呢?儿女的学习不需要他费心,父母的身体还算健康,事业虽然不大却做得蒸蒸日上,最后他的焦点落在老婆身上。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老婆的身材日渐臃肿走形,脸上的皱纹也是化妆品掩饰不住的,和当初的二八少女简直判若两人。

她还是那么节俭,虽然家里的经济条件比先前好多了,她还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每次参加同学聚会,她的着装在女同学中间总是显得不伦不类。李建劝她置办两件上档次的行头,别总去网购淘宝货。

老婆嗔怪他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孩子大了,花钱的地方在后面呢,父母老了,看病住院都需要花钱呢!

周围的同学朋友离异的越来越多,每次同学聚会,都有新面孔出现,有的梅开二度,有的三进围城。生意圈里,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大有人在,有朋友劝李建别端着,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一下。

说实话,男人都有动心的时候,尤其是面对那些青春靓丽往上生扑的女孩,何况李建又不是柳下惠,但一想到老婆和一对儿女,他立马断了这种念想。

李建和老婆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把钱包合在了一起,把床也合在了一起,是当时少有的毕婚族。夫妻俩都是从农村考学来到城市的,刚步入社会时一无所有,一年搬五六次家。

儿子的出生让小两口的压力倍增,李建是家中独子,三口之家还在风雨中飘摇,年迈的父母就投奔他而来。那时,老婆一分钱恨不得掰成八瓣用,发了工资,先紧着老人和孩子用,剩下不多的钱就赶紧存银行。

儿子上学前班那年,老婆和李建商量,咱们买一套房子吧,哪怕小一点,至少给老人和儿子一个家,儿子快上学了,学习不能耽误。李建点点头,夫妻俩拿出全部的积蓄按揭了一套两居室的学区房。

没几年的工夫,女儿又来到了人世间,家里局促地转不开身,儿子早该分床睡了。在老婆的张罗下,家里的房子以小换大,在郊区购置了一套三居室。

一家老小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在其他方面就得过紧日子,老婆把浑身的本事都使出来了,在持家理财上合理分配,既保证了孩子的营养,又让老人衣食无忧。她自己却好几年不添置一件新衣裳,舍不得买一支像样的口红。

那几年,李建和老婆同心协力为孩子、房子、票子打拼,几乎无暇他顾,转眼间,一双儿女都长大了,房子和车子都到位了。

在围城里,女人天生是警觉的动物,随着李建的生意拓展到五湖四海,老婆逮着机会就给他上“政治课”:某某的老公天天不着家,老婆天天抱一条宠物狗在小区里转悠;某某的老公应酬多,老婆天天泡在网上和一帮小年轻打情骂俏。

她一方面旁敲侧击,一方面又大大咧咧,李建在外面应酬,她从来不查岗,李建向她请假,她每次都应允。

李建并不主张在婚姻里从一而终,他知道爱情是有审美疲劳的,但离婚后重组家庭的代价不是每个人都付得起。十几年的相处下来,他和老婆之间不但有爱情,还有亲情,还有孩子,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一纸离婚证可以扯断的。

财富递增,幸福递减,归根究底还是欲望作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李建开始修复和老婆的关系。老婆的审美观落伍,他就给她买真丝睡衣,买成套的化妆品,带她去健身房健身……老婆心疼钱嫌他大手大脚,他就撒谎说是客户送的礼物。

男人三件宝:丑妻薄地破棉袄。不管怎么说,丑妻都是男人的第一件宝,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扔。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婚姻,缺憾成就完美,老夫老妻左手握右手,将婚姻进行到底才是世上最大的完美!

作者简介:徐俊霞,媒体撰稿人,笔名:海风,擅长创作亲子、情感、职场故事,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和公众号。一个有血有肉真性情的女子,与你一起分享最走心的文字,最接地气的作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突然明白了海子为什么在写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后卧轨自杀了。 那是另一个世界啊,他根本没有海边的小屋,没有马,没有河流...
    玉小米啊a阅读 47评论 0 0
  • 【作者】陈德永 【派别】文魁派 【导师】袁文魁
    1组长陈德永阅读 28评论 0 0
  • 一只鸟落到树枝上。两个人坐在石头上在世界的某一角落里,白色月光是悲伤沉重的钢琴黑曲,星星会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掉在没...
    打雪冬风唱阅读 93评论 0 0
  • 问: 装修环保误区-“掩盖味道就能根除污染?” 🤵答: ❌装修后,很多人会用芳香剂、柚子皮、茶叶、醋等弄弄就行了。...
    史密斯空净阅读 81评论 0 1
  • ——我告别“你”的时候,关河冷落。 其实是火海中的一粟 其实是长夜里的明灯 其实是断送我命的刀斧 2017年6月27
    贾sir先生阅读 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