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想念的方式都不一样

鬼使神差的,车就开到了原单位的那条小路,依旧绿树成荫,蝉鸣得欢实,行人稀稀拉拉。
我第一天报道时就感到意外,曾经无数次走过这里,却从来没有发现有这样一处门面是有主儿的,它的主儿还是市政府,就好像藏在犄角旮旯里的石子儿,毫不起眼。
如今的场景更是与“破败”无异,原本就脱皮的外墙只留下几处白色,大面积的锈迹布满了门口的铁门,凑近一闻,还是那汗水的酸和铁锈的腥。铁门内堆满了离开时留下的烂桌破椅,果然无人问津。碎裂的窗玻璃早已拆下,房间空洞得惊悚,好像随时都能把人吸进去。这里的主人已经安然自若的扎下了根,茂密的植物挥舞着细长的身躯,张牙舞爪的不让人靠近。即使怀念,这故里也已经拒人于千里。
我还是深深的记得离开那天,领导只是匆匆的将不要的物件往铁门内一扔,就毫不犹豫的转身上车,催促着还想多看一眼的我离开,当时心想,深谙世故的人难道对于事物都是这么的理智,甚至有些绝情吗?不同于仅在这儿工作一年的我,这间陈旧却舒适的小楼见证了领导十五年的岁月,他曾在这里做出了令人津津乐道的成绩,曾在这里被老领导骂得狗血淋头,还曾在这里结识了一群可以功夫刀山火海的兄弟。虽然人来来去去,房子修修补补,可是情感应该像洗不去的茶渍,留下了,就慢慢沉淀固定。可如今他却好像极力挣脱这种联系,只留下用头也不回的背影。
但是,仿佛是为了反驳我内心的质疑,当天晚上,领导就在我们单位的微信群写了一句:
“十五年。”
原来他是在意的,而且很深。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而面对身后的每一个曾经,每一个人都会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想念,或哭,或笑,或激动,或无语。领导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而在想念这件事上,他用沉默的行动和丰富的内心向世界表达着。
我们常说“打是疼,骂是爱”,我的小学同学阿杰就是在打骂中长大的,他的妈妈充分诠释了中国母亲“虎妈”本色,身体力行的教育阿杰要成材。我始终觉得,在孩子感叹没碰上好父母的同时,父母有时候也应该庆幸碰上了好孩子,人的性格在出生那一刻就有的很大的定数,生理发育的同时,心智也在走向成熟,这个起点早在母体便已经确定。一个善解人意的孩子除了父母的培养,有一部分也有赖于其本身的天性,阿杰就是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他的懂事在于,他懂得爱的唯一属性是可以通过不同方式去表现的,他妈妈这种打骂并施的爱意,他理解到了,并且走进了他的内心。直至今日,我依然敬佩那个善解人意的阿杰,同时,我也明白了,感情的表达充满了不同的面貌,若是因为自己一时糊涂的偏见而误解了这种表达,可能也就侮辱了别人那份真情。
小时候看电视剧,以为悲伤就是一场“泪流量”的比拼,谁哭得厉害,流出泪更多久代表着这份情感越是强烈。但慢慢才知道,那些刻意、肤浅的眼泪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而有时候无声却能传达出厚重深沉的感情。我从“十五年”三个字中体会到的正是这股暗自喷薄的力量。
每一个人都不会空洞的活着,我们总在不经意间被各种情感填充着,而我们又像是一位位自书立传的作家,写着不一样的文字,传达着独一无二的想法,而情感在我们的笔下也会以不一样的面目展现给这个世界,告诉每一个人——我与你不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