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忙

周日回从化了,碰巧同学农忙,要收稻谷,就去帮忙了,请了收割机来收割,每亩收100元人工费,这比起以前人工收割,三个人一天也只能收一亩多的稻子,而收割机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轻松了不少。
收割机收割时,已经把谷子打好,接下来的工作,就晒谷,因为晒谷的操场没有空位了,所以只能把上千斤刚收好的稻谷,扛上三楼翻晒。农家刚收割的谷子,还掺着少许秸秆,蚱蜢小虫在谷堆里蹦跳,金黄饱硕的谷子铺满楼面,稻香四溢。谷子要翻晒三天左右,其间要不时用钉耙翻晒,让每一粒谷子都在阳光里褪去多余的水分,才能拿去打米脱壳。我们脱了鞋袜,光着脚,用手,用脚趾代替钉耙,埋在谷堆里翻搅,就像小时候玩泥巴一样,溅起稻浪。
晒完谷,就到前山捡锥栗,戴着草帽,走在卵石铺砌的小路,两旁已长满芜草,过了一座小石板桥,就见到几排已经废弃的红砖青瓦房,里面有一间显得过于新净的祠堂,同学说因为进出不便,只有春节祭祀祖先的时候,村民才会过来拜祭,尽管村里还有很多空地,但祠堂的位置和大小,是先人早已经定下了格局。旧村扎在山脚下,所以穿过村子后,山在很早以前被封起来育林,沿着小径而上,两侧是比人高的灌木,带着刺,而再往高点看,便是锥栗林,进了林子里,才发现这里遍野的锥栗树,十多米高,郁郁葱葱的叶子把阳光遮挡住了,只有几束光透过树冠叶缝射进来,因此林子里显得格外幽暗。这里除了锥树,就没有其他大树了,问了村里父辈的村民,虽然从小在这片林子玩耍,但他们也不知道这片林子的由来,几十年前就存在了。除了树种单一,地上的草本植物也是非常单一,是一种像天竹结着红果子的植物,匍匐蔓延整个坡面,地面与树冠中间,就是鳞次栉比的树干。地面积满了枯黄的落叶,我们用鞋子不断的翻扫,仔细搜索探寻,却没见有找到一颗想象中从带刺的硬壳中迸烈而出、黑黝黝带着油亮的锥栗,只有一堆堆往年剩下的已经发黑的外壳。
十多分钟后,一行人就这样从山的这边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一边,走出了林子,原本想用来装锥栗的草帽,仍然是空荡荡的,失望过后,眼前出现一条小溪,溪边有一个独特的树,从锯齿状的叶子和树型看,是油茶树,茶花已经谢去剩下一些凋零的花蒂,上面还结了近十个乒乓球大小的茶籽,地上落了一个茶籽,便拾起端详研究起来。回过头来,缓缓的溪水潺潺流淌,水位刚没过小腿,溪水里有许多小鱼儿,两三厘米长,浅褐色的身体上有几道斑马似的黑斑,大抵被我们的脚步声惊扰到,四散躲匿,不一会又群聚起来溯源而上。以此为点,我们折返了回去,虽未曾拾到一颗果子,但也算是一趟充满生机的过程。
晒谷的楼顶和山里的林子,时间总过得很慢,不用急着走一步,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体验这些小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老家在浙西的一个村庄里,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过渡时期,母亲几乎凭一人之力打理着十来亩的农作物,每年田间都...
    e2728711a26e阅读 423评论 1 1
  • 文|水清心宁 当池塘边的蝌蚪变成了小小的青蛙,拖着尾巴在岸上的草丛里蹦跳,当早上被从没见到长什么样的一种鸟“播谷播...
    水清心宁阅读 2,478评论 60 98
  • 前两天家里开始了农忙时节。近几年家乡这边都是只种下季了,农忙时间也没有以前那么忙活了,相比以前算是轻松了许多。但也...
    活出自我0812阅读 171评论 0 0
  • 一个偶然的时间,我经过一个人声鼎沸的游乐场,忽然间豁然开朗—— 人生有时就像置身于一个大型的游乐场,我们...
    茉莉风车阅读 281评论 0 2
  • 昨天我刚见了小白,她还是当初20岁的模样,爱笑。 你还爱他吗? 都过了这么久了,不爱啦。她的眼睛不停的眨着,我知道...
    简述i阅读 106评论 0 0
  • 文 / fay 图 / 源自网络 是温暖的一缕阳光 和着整个四季每一天的降临 如春风般荡漾 让所有的情感从冬眠中醒...
    fay就是我阅读 1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