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侠】龙啸狼吟(卷一)

【卷一】


黄昏。夏华山。

峰峦轻聚,仿佛少女多愁的眉尖;残阳如血,又如镶在少女眉心的一点朱砂。

一匹健马飞驰在山间的古道。

马上的骑手一身劲装,身披一口钟大氅,脚着倒打千层浪裹腿,猿背熊腰,燕颔虎须。虽然他已不再年轻,可目中依旧精光四射。背上悬一柄样式古老的长剑,鲜红的剑穗在风中猎猎飘扬。

一人一马行进至一片密林。幽暗的林中突然出现了数点绿光,骏马一阵惊嘶,疯狂地左右奔突起来。马上人忙勒缰轻吁,那烈马却已然失控,前蹄高扬,眼见就要把那汉子摔下马背。却见他身子一纵,脚尖在马背上一点,已轻飘飘地落在丈许开外,身法间竟是一苇纵江的上乘轻功。

那些绿光瞬间朝着马的方向围了上去,悉索间带起阵阵腥风。

狼!

十几只灰狼。每一点绿光都是一只狼眼,在一片幽暗中闪着残忍贪婪的寒芒。

那马在狼群中左冲右突,慌不择路间向道路外侧冲过去。那里是由几股山泉汇成的一个浅浅的清池,再往下就是万丈深渊。头狼已咬住了马的尾巴,骏马悲嘶一声,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前脚已冲入池中,眼看就要跌入悬崖。

突然,狼群中伸出了一只手。

不是狼爪,是人手。五指修长,青筋遒劲。那只手明明在狼群之后伸出来的,却不知怎地一下抢在头狼之前拽住了缰绳。烈马全力前奔的冲力何止千钧,然而那只手用力一握,竟生生勒住了狂奔的疯马。奇怪的是,狼群在此刻竟也安静了下来,不再攻击唾手可得的猎物。

那只手的主人从狼群中慢慢走出来,将已经镇定下来的马牵回到那大汉面前。

是个一身黑衣的少年。深深的古铜色皮肤,让他看起来仿佛整个人都融进了暮色。他全身的肌肉像野兽一般结实,鼻子、嘴唇和下颌的轮廓又如冬天的岩石一般冷硬。只有他的眼睛却是线条柔和的,仿佛初春第一颗露珠歇下的桃花瓣,又像蝴蝶吸食花蜜时舒展的尾翼。这样不甚协调的组合,反而让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充满着一种奇异的魅力。

那大汉刚想说些什么,嘴唇方动,对面的狼群顿时骚动起来,领头的灰狼龇开满嘴的利牙,从喉咙里挤出一滚滚嘶哑的低吼。

那少年回头看了狼群一眼,微微摇头,狼群便低着头退散开去。这些凶狠的野狼在这少年人面前竟变得像忠犬一样温顺乖巧。

大汉终于开口:“好身手。”

少年微微点头,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剑上,淡淡道:“好剑”,转身朝狼群中走去。原来在狼群包围的中心,有一方天然的石床,上面铺着几张兽皮。少年往石床上一躺,舒展开双腿,闭上了眼睛。群狼便也围着他三三两两地卧了下来。

中年大汉仿佛被这神奇的景象所惊,盯着他瞧了许久,终于牵着马簌簌地踩着落叶远去,林子中又恢复了宁静。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慢慢暗淡,少年的呼吸渐渐均匀,似乎已经睡得沉了。

就在此刻,异变陡生!

一道雪亮的剑光自林子深处破空而来,直直地向着少年的方向飞了过去!

群狼立刻被惊醒,瞬时有几头狂嚎着向剑光扑了过去。可它们动作再快,又怎能比得上这闪电一般的剑光?眼见着那一道寒光就要贯穿少年的胸口。

“叮”地一声,火花四溅,却不是剑锋剁入肉体的声音。

剑光在空中划了一道圆弧,向着反方向掠去,去势竟比来势更急、更快。 

一个人树后跃出,伸手抄住了飞回的剑,竟是那去而复返的中年大汉。他的表情阴沉得可怕,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黑衣少年的右手。

少年的手中握着一柄剑,和它的主人一样通体漆黑的剑。

那大汉深深呼出一口气:“很好,你果然用剑。”

少年的声音依旧平静淡漠:“这是干什么?”

大汉道:“你用剑,你在这条路上,我就只好对你拔剑。”

少年道:“我不明白。”

“你应该明白。这条路是通往夏华山庄的必经之路,也是唯一一条路。”

“那又如何。”

“今年是闰年,现在又是七月。你应该知道过几天是个什么日子。”

少年叹了一口气:“夏华山庄的试剑会。”

那汉子眼神一紧:“你果然是冲着试剑会而来。”

“我明白了,你也想从夏华山庄手里夺下那代表剑客至高荣光的信物——‘禅平’金印,所以希望早早除掉我这个对手。”

“江湖中凡是用剑之人,哪一个不想撼动夏华山庄三十余年的统治地位,又有哪一个不想拥有那块代表着天下第一剑的金印。”那汉子将手中的剑再次亮出,道,”我叫霍琦。”

“嗯。断絮剑霍门,王字辈最年长的弟子。”少年顿了顿,“也是成就最高的弟子。”

“我今日自报家门,是好教你得知,无论你师出哪派,死在我的剑下,并不会给你的宗门蒙羞。”

少年道:“你真的要我拔剑?”

霍琦的眼神突然一黯,“或许,如果你我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我愿意请你喝上一杯。但……但这次也许是我霍门唯一的机会,只因这次,这次也许夏华山庄的那二人……”话锋一顿,“所以就算不择手段也好,我也要将霍字永远刻在夏华山庄的门楣上。”说罢,低喝一声,挥剑向少年抢攻过去。

霍门的断絮剑法相传为南北朝时期谢公义之胞弟所创。谢公义才高八斗,一手锦绣文章;他的胞弟却是个武学奇才,由兄长的诗作中悟出一套轻灵飘逸的剑法,配以他自己所创的奇诡步法,一时在江湖上难寻对手。后谢霍两家结为姻亲,这套剑法慢慢地反而由霍家的子弟传承了下来。

断絮剑法以灵巧变化著称,霍琦虽生得人高马大,手腕却是灵活至极,此刻剑光一舞,一柄剑仿佛变成了千万柄,每一柄剑中又藏了数种变化,他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剑气之中,以惊雷之势向对方逼近。

黑衣少年身形微俯,一瞬不瞬地盯紧那团剑光。直到剑气近到几乎要绞断他的头发,他才突然将手中的剑正面迎着那团剑光送了出去。

“铮”地一声,少年手中的剑尖竟一寸不差地抵住了霍琦的剑尖。对方剑气瞬止,只好退步撤剑。

霍琦一愣,想必也不曾料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出手却是如此地急、准、狠。他低吼一声,手腕一运力,手中的剑尖开始颤动起来,且越来越迅疾细密,到最后剑尖上仿佛挑着一颗雪亮的星子。剑尖颤动到最快的时候,霍琦整个人如流星般向少年扑了过去,剑速竟比方才还要再快一倍。

残絮不染。这正是断絮剑中最负盛名的杀招,传说这一招使出,能将飘飞的柳絮碎成万千粉末,剑锋上却不沾染一丝一毫。

这一剑出手,就绝没有返还的余地!

林中的树叶被这剑气激得纷纷掉落,在半空中一片碎成两片,两片碎成四片……一时间漫空中都是飞舞的碎叶和新鲜切开的草木清香。

黑衣少年已准备接招。

然后,霍琦看到那少年改变了持剑的手式。非常奇特的手式,手腕内扣,从前侧握住剑柄,整个人绷得像一张满弓,好像随时准备把剑反着射出去一般。

霍琦的心突然就凉了下去。他认得这个持剑的姿势,当今江湖只有一人能把这招使得天衣无缝。

少年手里的剑已弹出。

两人的人影迅速相交,又迅速错开,各落一边。

霍琦剧烈地咳嗽着,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少年:“麟臂反绞!你是……你竟然是……”

一股血箭自他的胸口喷出,将四周的落叶染成绛红。然后他就倒了下去,倒在了那个山泉汇成的清池中。

暮色终于褪尽,一轮圆月当头而挂,散发着白惨惨冷清清的光辉。

少年目光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良久,他有些疲惫地活动了一下颈部,起身来到池边。

“你还没有死?”

霍琦的脸色比月亮还要苍白,失焦的双目兀自盯着天边的明月,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试剑在即,他怎么会在此处。”

少年突然一挥剑,唰地一声将自己的上衣裂为两半。月光照在他赤裸的上身,如岩石一般的右臂上侧,赫然纹着一个狼首的图案,环眼血口,须发怒张。狼牙中似乎衔着什么东西,却是他脖子上挂着的一枚小小金印。

“咦呜——”,狼群前的头狼突然仰头嚎叫起来。紧接着,一头接着一头,所有的灰狼都迎着月光呼号起来,悠长的嚎叫声被清风一送,远远地传出山巅。

那少年迎风而立。面前是孤月一轮,万丈深渊;身后是群狼齐嚎,声彻苍穹。他站在那儿,像是天生的狼王,孤独而又坚强。

霍琦的眼睛突然有了焦点,凄然一笑,“果然是你……果然是你,看来江湖传言不虚,在这个时候你竟要……”

少年打断他:“现在你已知道我是谁了。你可以死了。”

霍琦摇摇头,挣扎着道:”那时,我……” 话未说完,整个人突然抽搐起来,喉咙咯咯地响着,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他急得满头是汗,死死地瞪着少年,一只手拼命地向他抓去。

少年的眼神沉了沉,道:“你第一次向我掷出你的剑时,朝向我的,是剑柄那一头。”

霍琦释然一笑,头一偏,终于闭上了眼睛。

黑衣少年走入池中,将半个身子泡在冷冽的泉水里。原本清透的池水被鲜血染成了姣艳的玫红色,一粗一细两股血柱在水里丝丝缕缕地晕开来。

其中一股来自霍琦胸前的伤口——他的血还没有流干。

而另一股细细的血水,却自少年的腰间缓缓渗出。

他闭上眼睛,仰头轻叹:“好热。”

TB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卷二】 正午。长街。 长街尽头是一间小小的沐衣亭,店门口招扬的帘子上绣着“秦记”两个大字。 这沐衣亭沐的不是人穿...
    上官小楼_Elaine阅读 27评论 0 0
  • 1、母亲喂奶次数过少:长时间不哺乳或延长喂奶间隔,不仅不利于乳汁的分泌,还会导致乳汁不足。 2、喂养不当:a、新生...
    qin_zi阅读 56评论 0 0
  • 从北方来到南方的第40天。 人走着走着就容易迷失,有时候那些一直在支撑着自己的所谓梦想的东西渐渐被匆忙的生活冲淡。...
    白一小舍阅读 54评论 0 2
  • 今天做兼职,有个男生聊他的人生规划,说他要在30岁之前成功,之后就自由自在过自己的生活,我笑笑不说话...
    紫电青霜_777阅读 38评论 0 0
  • 时光如流水般缓缓向前,又是一个周五。 早上闹钟竟然没响,我一睁开眼就7:20了,赶紧喊了老公和...
    鑫姐和娇丫头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