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少女小叶 06

窗外的小鸟喳喳的叫着,窗内的闹钟滴答滴答的响着。何小叶掀开被子,揉揉眼睛,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在衣柜里拿出一件漂亮的和服,因为每次夏日祭都会穿和服的缘故,所以很快就穿完了。做完一切的洗梳工作以后,坐在工作台上拿出锻刀手机,点开编队,设置出阵部队、远征部队、内番、近侍。但是在设置近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便拿出一盒竹签,竹签上面写了刀剑付丧神的名字,何小叶深呼吸,闭上眼睛,摇了摇竹签,边摇边喊:“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之后,摸出一根竹签,睁开眼睛,看了看竹签的名字:“哦呦呦!”

做完了一切工作的何小叶走出房间,在与刀剑付丧神问候之后,坐在椅子上吃起了早饭。“不愧是烛台切,做饭真好吃!”正在刷碗的烛台切光忠扭过头来,对何小叶微笑着呢说:“主公喜欢就好。”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吃饭吃的狼吞虎咽的何小叶问:“主公喜欢吃什么饭菜?”何小叶喝了一口水,说:“嗯……鸡肉咖喱饭吧。”烛台切光忠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这样啊……”烛台切光忠似乎发现了什么,嘴角出现了一抹逗弄的笑容,他靠近何小叶,用舌头舔了一下何小叶的嘴边:“主公,有米粒黏上去了哦。”看着何小叶赤红的脸颊,不禁笑了笑。“那、那个……烛台切……你、你不会告诉我啊!那、那个……”果然和自己想的那样,她的反应真的是十分可爱啊,让人忍不住想要再逗弄一下呢。“呐,主公。”烛台切光忠抱住何小叶的后脑勺,烛台切光忠的那张脸慢慢放大在何小叶的眼中,五厘米,四厘米,三厘米,二厘米,一厘米……零。“唔!”何小叶还没反应过来,烛台切光忠便已经和她的唇重合在一起,唇与唇交错在一起,舌尖与舌尖缠绵在一起,何小叶用力推开烛台切光忠,但是,何小叶一个弱女子和一个高大强壮的刀剑付丧神比起来,简直太过于弱小。“主公!主公你在哪!”压切长谷部脚步声越来越近,烛台切光忠只好放下何小叶,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笑了笑。在一旁的何小叶依然是愣神状态: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来着?“主公!”在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下,何小叶终于晃过了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何小叶马上拿出锻刀手机,把远征部队中的压切长谷部换成了烛台切光忠。这人……啊不是,这刀太危险了,还是送去远征吧,如果阿柿哥发现刚刚那一幕,肯定会抄起凳子扔上去吧……呜呜……阿柿哥,你妹受委屈了。

何小叶头也不回的逃出来门外,摇了摇铃铛,这个本丸的刀剑付丧神都在这里了。“咳咳,我先说远征名单,烛台切光忠,加州清光,五虎退,葯研藤四郎,三日月宗近,队长是太郎太刀,远征地点是维新。”“是!”听到刀剑付丧神的回应何小叶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把烛台切光忠整走了!“出阵名单是数珠丸恒次,小狐丸,莺丸。”“是!”何小叶点了点头:“嗯嗯,内番的话……剩下的刀太少了,之后再说,近侍是蜻蛉切。”“十分感激。”果然,蜻蛉切超级正直的说!

在一道金色光的照耀下,刀剑付丧神们该出阵的出阵,该远征的远征。“蜻蛉切,我们去锻刀吧!”“是。”

在锻刀室内,何小叶想了想公式,突然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事,于是在公式上输入了ALL520,蜻蛉切上前查看,念出了那三个数字:“5、2、0?”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爱你。”之后,蜻蛉切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毕竟是当着何小叶的面说。不过还好,何小叶没发现,只是说:“蜻蛉切,你怎么了?没事吧?”蜻蛉切连忙摆手:“没事,没事。”何小叶看了看时间:“3个多小时?太刀?”之后,在第二个锻刀处输入ALL100,剩余时间是19分钟多。“嗯……短刀?”

何小叶和蜻蛉切在锻刀室蹲了3个多小时,终于……“啊啊,没有加速符好痛苦啊。”何小叶边抱怨边拿起那把太刀。对证了刀纹以后,是四花太刀鹤丸国永。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鹤丸国永,鹤丸国永,鹤丸国永,鹤丸国永。突然,刀身出现一抹白色的光,何小叶睁开眼睛,发现了一名浑身是白的男子。

“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的刀突然到来,有没有吓到你啊?”

“没有。”何小叶答道。沉默了一分钟……鹤丸国永说:“诶呀,配合一下嘛~”何小叶点了点头:“嗯,这是你说的……啊,啊,真是吓到我了呢,吓到我了。”又一次沉默……“好假……”“这不是你说的吗!让我配合一下……以后请多指教,鹤丸国永。”“请多指教!以后叫我鹤丸就好了!”何小叶歪了歪头:“鹤球?好奇怪啊!”鹤丸国永摇了摇头:“诶呀不是鹤球!是鹤丸!”“这样啊,是鹤球啊!”“诶……算了,主公您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何小叶拿起另一把刀,对证了一下刀纹,是包丁藤四郎。闭上眼睛,心里默念:包丁藤四郎,包丁藤四郎,包丁藤四郎,包丁藤四郎。突然,刀身出现了一抹白光,睁开眼睛,发现了一名头发上别着粉红色发夹的小男孩。

“我是包丁藤四郎,最喜欢点心和人妻,请多关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