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段青春里都有一个胖子

作者为右起二排第4个


而我就是那个胖子。

       于是这些年我努力地出现在每一个故事中,有时是主角,有时是配角,有时是背景,有时则是路人甲乙丙丁,有时则扮演反派,人见人恨。其实每个胖子也有一段故事,多年之后的现在看来,说是故事,多是事故,故事是勇气作祟,事故则是人算不过天,人也不如老天爷胆大。

        1

       大一开学的时候,我自告奋勇去竞选了班长。有女同学跟我说,你看起来很阳光,很正气,很适合当班长,我向她说了句谢谢。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从小不敢在班上大声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去和别人继续一段很长久的聊天。只不过后来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这样子,于是在高中毕业的夏天,我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气短、容易紧张且会有小结巴的毛病,一个人对着镜子练了大半个夏天,才有后来开学那天第一个自我介绍然后去竞选班长的那一段。

         或许是我第一个自我介绍引起了辅导员的注意,也或许是班里其他同学的友情谦让,正如故事应该发展的那样,我做了班长。由于是会计班的缘故,班里男女比例1:5,都说3个女人一台戏,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压力有多大。室友笑话我说,称你为班长,倒不如叫你受气包更为亲切一点。的确,学校里的大部分通知是我传达的,有好的,也有坏的,由于当时我也不懂如何修饰自己的语言,仇恨也是拉得稳稳的。平常时候,我也会去调解班里女生之间的矛盾,不过好像到最后总会变成安慰了这个,却让另一个说我偏心然后气上加气的尴尬场面出现。

         另一方面,当了班长之后,我才慢慢发现,班里人才辈出,团支书W小姐才貌双全,搁在现在的话就是女神,每次总能在大家争吵无休的时候,用一口流利且又好听的普通话安抚大家;文娱委员R同学性格外向,英语说得很好,时不时来一句起哄的话很有号召力,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比我优秀的同学。因此大多数时候,我更多的是为他们鼓掌,所幸与班里同学关系也算不差,自己也算努力,班长也一直做着。

       2

       到了大二,好像每个人都渐渐变得好忙。参加社团的在忙社团,进学生会的又在忙于交际,而我除了平日党校小组的一些义务活动,好像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了。其实,我曾经也投过好多社团的申请,组织部面试我的人觉得我字写得不错,应该去文学社;去了文学社,他们觉得我歌唱得也蛮好,应该去文艺社。推来推去,也罢,索性一个社团都没去,一个部门也没参加。

       室友说,你应该找个女朋友,室友的建议,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胖了20多年的直觉告诉我,这事儿也比较难。从初中开始,我就是班里大多数姑娘的好伙伴,她们会跟我很亲近,她们喜欢谁也会告诉我,她们甚至可以放心地跟家长说今天去找我写作业。大学之前,我觉得两个人本来就应该这样啊,喜欢一个姑娘是不用说的,你只默默地喜欢+等待就好了,有一天天意会让我们在一起。现在想想,那时真是蠢的天真,傻的可爱。

       当然了,我也不是没有主动过,记得是在大一下学期吧,那天我和杨老板路过学校门口,说着这周电影院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之类的话题,“哈利波特”,一句清脆的声音从我左耳想起,我扭头看到一个带着婴儿肥的姑娘接了我的话茬,然后从我面前走过,留下了那一抹碎花红色长裙的影子,这便是WH小姐。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认识WH小姐,或者说,我自己也已经认为应该没什么机会再遇见WH小姐,毕竟学校那么大,人也那么多。班里有位女同学曾经在闲聊时告诉我,曾经有位学弟在某次学校活动后,在人人网上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的去找她,最后真的被他找到然后跟我她表白,同学给我看了他的表白截图,字字真心,我笑着跟她说,你看你还捡了个小男朋友。其实我没跟她说的是,这事我也干过,那个时候人人网很流行,我也在玩,因为之前有在上面加了好多老乡的经历,忽然想到可以通过头像去找找。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是在边听歌边在人人网上找人,不过,我没那个学弟幸运,直到耐心耗尽的那一刻,我也没找到WH小姐。

       3

        讲故事的人总习惯轻描淡写,而过日子的人却过得真真切切,我的体重也在大二下学期达到了最重时刻78kg。那天我正在寝室玩着魔兽世界,室友X吃完饭回来,突然跟我说,“小平,你还记得之前经常说的婴儿肥的姑娘么,好像是我朋友班里的。”我微微一惊,淡淡回了一个字"哦“,现实啊总是这样玩弄着我,当你使劲浑身解数去寻找的时候,却总是与她擦肩而过,但是,总会有一种不期而遇的缘分带给你温暖。

        接下来,和大多数搭讪的剧情一样,通过室友,我知道了她的名字,QQ和电话。我和她在QQ上聊天,断断续续地知道了她原来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是异地恋,5年了,他男朋友每个学期都会坐飞机来上海看她,那个好像是她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候。我看到她qq上晒出每年每个情人节的礼物,精致的贺卡,好看的字体,当然还有她自己开心的模样。即便如此,我还是在QQ上向她表达对她的喜欢,虽然得到的反应总是那么不近不远,不轻不重,能看出来,她似乎在委婉的跟我说,老娘是有男朋友的,所以你放弃吧。不过,我这个人比较执着,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忽然觉得是我该减肥了。

       对于胖子来说,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让你奋不顾身去减肥的人或事。刚开始的时候,胖老板、杨老板还陪着我一起跑步,跑着跑着,到最后就剩我一个人了。跑步的第一周,真的是很痛苦,揣着156斤的肉,刚开始的时候,跑一圈就已经让我喘不过气来,然后总会有几个瘦子轻松超过你,比如一般不和我约好跑步但每次都能遇到的小傅。我还记得我第一天绕操场跑了17圈,慢走了3圈,然后再草坪上睡了好久。到了第二天,浑身酸痛,我有点想偷懒而不去跑步,不过还是坚持去操场慢跑了20圈,这次勉强坚持的经历,使我后来我每次都能把握自己的情绪,无论那天心情如何,跑步的时候心情总是最好的。

        有时候,我也会在跑完步回来,捧着饭盒边吃饭边跟WH小姐说,“我刚跑步回来,我好像瘦了很多”,当然了,WH小姐也会跟我不痛不痒的回一句:“加油哦!“跑步的日子很长,长到以至于现在的我已经忘记了那时候每天满身汗臭味的自个儿是什么样子,我只记得忽然有一天,阿娇同学路过我身边,看了我一会,突然跟我说:”小平,你瘦了,而且脸也小了。“那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有好久没去称过体重了。傍晚出去吃饭的时候,路过怡生堂,我进去称了体重,60.5kg,121斤,1年半的时间,我把35斤的肥肉留在了学校操场上,我也把属于胖子的那份时光洒在了操场的每一处。

       4

        到了大三下学期,大家已经开始为实习忙碌起来,而我呢,也在大四的时候去事务所实习。在做审计的时候总是那么忙,各地的出差,每天的加班。说实在的,我已经有很久一段时间没和WH小姐联系,记得有一次我在南京出差,有一天晚上刚好空下来,我联系了WH小姐,知道了她也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实习,毕业了可能要回家乡,因为她的男朋友也在那里,我听她说了好久,最后我沉默了一会,跟她说:“那——祝你幸福,晚安!”

       也许每个男生的心中都有一个姑娘,就像每个女生的心中都有一个男生一样,说不清道不白,这点隐藏的情愫有时候会突然喷涌出来,那就是青春。以前当班长的时候,我设想了千万种毕业的场景,我弹着吉他,喜欢的姑娘跳着好看的现代舞,但是,表示转折,直到毕业的那一刻,我也没跟她说过一句表白的话,可能一切美好的,都是在未说破之前吧。

       来,胖子,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