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APP可以满足一切需求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相爱还重要吗?

之前看到一个说法“中国百分之70的钱都是男人赚的,而主力消费者却是女性,中国男人太苦了,而中国女人太不知足了,花着男人赚来的钱,却一天到晚被女拳洗脑”,这个观点乍听上去非常有道理,可是,稍一推敲又有些不妥,首先,你可以看看女人都把钱花哪了,花钱目的又是什么;其次,如果男人能分担一半的育儿和家庭工作,那中国百分之50的钱可能就要是女人赚的了。

尽管很多观点有失深度、客观、公允,然而接受起它们却并不难,因为它们迎合了多数人的情绪,就是比方说,有些男人本来就觉得自己生活得很苦很累,女人很享受又不知足,一旦本身有这种观点的男人看到网上有个知名博主提出“中国百分之70的钱都是男人赚的,而主力消费却是女性”这样的证据以及与之相应的论点,就很容易被共情到,从而更加认可“中国男人辛苦,中国女人不知足,一天到晚还被女拳洗脑”这样的观点。

也就是说,很多时候主流媒体并不输出真正有价值的观点,也不输出更多事实、真相,而是情绪的迎合者,迎合情绪不仅能获取流量,还不必承担说真话、讲事实的风险。

大众如何独立思考,独立思考首先就要摆脱自身的情绪,去了解事实,事实不仅仅是数据,还需要更多贴近生活的细节。

2020年是一个女性发声年,从《坡道上的家》到《82年的金智英》,再到杨笠的脱口秀、玲玲Peter和四只猫关于基层妇女的口播视频,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综艺作品以及口播作品,使更多女性对自己的生活有了一定觉知,有了一些表达欲,可能还有了一些情绪,比如,以前我们是不敢说做妈妈很辛苦的,家庭妇女是一个就该任劳任怨的存在,现在我们意识到妈妈很辛苦,妈妈也不是无怨无悔的、没有自私一面的、伟大的牺牲者,妈妈是有情绪情感的人,我们可能在育儿的过程中产生很多负面的情绪。

影视作品、综艺作品在向着女性真实生活探索,伴随着女性觉醒,似乎男性与女性之间渐渐形成了一种对立关系,似乎大家不再那么渴望婚姻,也不再那么相信爱情。

今天,我们不去探讨更大的话题,就是说不去探讨婚姻,我想谈一谈爱,以及家庭成员间的互助。从生活细节出发,从一个早晨开始。

今天早晨,小朋友哭了,因为我坚持让她自己穿衣服。

她说:“我很困,我自己穿会因为速度慢迟到的。”

我听到这些话立马就发火了:“不要给自己找理由,慢,可以通过锻炼变快,永远不穿永远慢。早起一点就可以不迟到,早睡一点就可以不困。妈妈要每天把你哄睡了才睡,要在你醒之前醒来,过去一直在帮你穿衣服,妈妈叫过困和累吗?你出门之前看一眼家里,看看家里是不是很乱,在你们离开家以后,我要自己一个人把乱丢乱放的拖鞋放回去,把客厅、厨房、餐厅、卧室地面上的垃圾扫到垃圾桶,把垃圾桶里的塞满垃圾的垃圾袋换一遍,把到处丢弃的脏衣服收集到洗衣机里,洗衣服、晾衣服,把玩具架上的玩具整理一遍,把衣柜里被抽乱的衣服重新调整好,要给小乌龟换水、喂食,要给花儿浇水,要看一看哪些东西可以扔掉了来挪出空间放你们买买买个不停而堆积的越来越满的物品。我有自己想去的地方,可是不想错过你长大的过程,我把自己安置在这里,我陪着你,教你,可能你感觉妈妈严格,可是,这些并不是因为不爱你,而是因为爱你。你有自己的压碎钱了,当你学会穿衣服,学会料理自己的生活,你就可以走得更远,你12岁时,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压碎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生命是用来体验的,如果你什么都不会,等待着身边的人替你代劳,那你什么也体验不了,除了瘫着,躺着。”

小朋友的爸爸进屋看见小朋友在哭,问:“怎么回事?”

小朋友哭得更大声了。

我有些担心这位队友接下来的表现,就赶紧说:“你不要太惯着孩子了,衣服要自己穿了。”

他微笑着,默默地看了一会孩子,之后说:“爸爸去给你做饭了。”

孩子一边哭,一边穿衣服。

“加油,宝贝,你可以的。”心疼是肯定心疼的,可能自己一路以来,在生活不能自理方面吃了太多亏,也深深知道一个人的行动力对一个人自信心的影响,所以,虽然不能够肯定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但是,没有绝对正确的人,我也慢慢进步就好了。当一个人能够建设自己的生活,那她到哪里都会为自己建设一个物理上的“窝”,她可以回到那里,在安全的环境里养精蓄锐也罢,自我疗伤也罢,我想父母能够给孩子,也就是一个好的习惯和对自己最终可以慢慢学会很多事情的信心。

“我冷。”孩子带着哭腔,唯唯诺诺地表达着。

“大点声音,妈妈听不到。”

“我冷。”

“孩子,你大点声音,妈妈听不到。”

“妈妈,我冷。”

“哦,好的,妈妈去给你拿厚点的。”

我说脱裤子需要大人帮忙的,这个你的确不好完成,将来如果发现自己的确无法完成,一定要告诉妈妈,不能因为害怕妈妈就不告诉妈妈,妈妈的目的可不是让你变成一个可以忍受一切的羔羊,而是独立自主的人。

“妈妈小的时候就因为不敢为自己争取,一味地忍受,而伤害过自己。有一次,我去邻居开的理发店里烫头,那个邻居一点也不专业,把药水抹到了我的头皮上,我觉得非常疼,感觉头皮上有无数把小针刀在刺我,灼烧感越来越强烈,我感觉我的头皮要被戳烂、烧毁了,我告诉她,疼,反复告诉她疼。她说正常,都疼,还没人像你这样怕疼呢!叫得那么厉害。于是,为了不让人家说我软弱,一点疼也不能忍,我一直忍受了几个小时这样疼痛,每一秒都感觉自己要疼死了。回到家让你婆婆帮我看下头皮,她当时就尖叫起来了,气到不能自已,去找邻居算账,我的头皮烂了,上面全是红色的血和血痂。如果我当时能够非常明确告诉她,我就是疼,明确告诉她烫头发是不能这么疼的,明明是你把药水放到了我的头上,明明是你的操作不规范,却要怪我受不了疼,真是奇怪了。如果我能明确告诉她责任在他,不在我,或许,我就不会那么憋屈了,伤害了自己。做好自己,别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做不到的,受不了的,勇敢地表达出来。任何时候都要看看自己能为自己做些什么,毕竟没有人是你,没有人可以站在完全站进你那里。

我帮她拽掉已经穿上的裤子时,她忽然笑了:“哈哈,袜子差点也掉了呢!”

这一早上终于雨过天晴了。


“妈妈一会给你弄杯柠檬水,你嘴巴都干裂了,瞅瞅你哭的。”

我把鞋子拎给孩子以后,就去给她兑柠檬水了,切柠檬、找蜂蜜、挤蜂蜜,接热水的动作还未完成,孩子已经从卧室出来了,看表情知道她尿急:“是不是要上厕所?那去吧!一会再喝水。”你说吧,做妈妈是不是身体和心灵要时时在线,掉线了一会儿都不行,能量损耗极大,容易急眼不很正常吗?今天把这些发生的事情都记下来,日后孩儿看见了或许也能稍微理解一些为啥她的原生家庭里,她的妈妈脾气那么大,一旦她理解她妈妈脾气大的原因了,或许她就治愈了她自己,她就不再紧紧抓着原生家庭对自己的影响不放,而是把精力集中到去创造她自己的生活了。

趁她拉屎,给她兑刷牙水,兑好水,坐在板凳上再陪她一会儿,顺道抚慰一下她:“今天早上妈妈可能又发脾气了,那是因为妈妈也着急,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我当然希望你的成长里只有快乐没有痛苦,愤怒是因为妈妈确实能力不足,如果我有好的办法和你沟通可能就不会愤怒了,也希望你可以事后想一想,你希望我怎么跟你说。”

“哈哈!我也想不出来!”

“总之,妈妈是想告诉你,妈妈的做法并不全对,我在着急上火时,你可以先按妈妈的做,事后你感觉我做的不对,也可以告诉我,想办法让我按你说的做。”


丈夫端着炒饭,冲进厕所:“快点啦!要迟到啦!快点来吃饭啦!”


哈哈哈。你急,我就不急了。大家可以回想一下,为什么中国的妈妈脾气都那么大,如果你的另一半在育儿方面是一个神队友,你会急吗?同样,如果在事业方面你是另一半的助力,他是不是会有一些精力放在家庭上?可是,这不是一个可以50%放在这里 、50%放在那里的事情,通常情况下,没有人可以事业和家庭兼顾,女性做不到,男性也做不到。(我们把自己处理家庭问题和处理事业问题所需要的时间细分一下,就可以得到是否可以兼顾的答案了,不需要看网上那些可以做到兼顾的牛人来指导自己,毕竟每个人不一样。)所以,你只能说尽可能相互理解,而非相互指责。

我之前看到一个数据说,中国男人特别苦,百分之70的钱都是男人赚的,而主力消费者却是女性,首先,你可以看看女人都把钱花哪了,花的目的又是什么,其次,如果男人能分担一半的育儿和家庭工作,那中国百分之50的钱可能就要是女人赚的了。

在这种事情上,越算亏越大,算到最后可能妻离子散,家庭矛盾重重,相互指责不如相互帮助。

我之前问我丈夫:“爱是什么?在当下这个一切需求都可以通过app来满足的时代,爱还重要吗?”

丈夫说:“我认为爱是不求回报的付出,就像我,我想把自己最好的都给你,就这样一个单纯的想法,没有其他的了。可能你就觉得,我给的里面,你要的那些我没有,所以,你很多时候感觉不到爱。这个我要提高的。爱当然重要,因为没有这个东西,构成这个时代的那些底层的东西就没有了,支撑起它的东西没了,它会变成什么样呢?没有意义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