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四十一)银月令被劫

排骨开着他的三菱皮卡赶到富丽花园小区门口的时候,林青已经站在那里等候,牛仔裤、防晒衫、遮阳帽、太阳镜一应俱全,看来每一个女生都懂得保护自己的皮肤,尽管林青有时候生猛起来像个女汉子。

见排骨朝她招手,林青兴奋的迎了上去:“今天准备去哪钓鱼啊?”

野狗一脸自豪:“你就跟着我两走吧,保证让你这个新手也能享受到钓鱼的乐趣。”这次倒真不是吹牛,二人从小在水里泡着长大,钓鱼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游刃有余。

三人一路朝城郊开去,没过多久,林青注意到一辆黑色面包车好像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于是担心的说道:“后面那辆车是不是在跟踪我们?在城里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

野狗:“哪儿呢?我看看。”说着便准备探出车窗

林青一把将他拉住:“别回头,从后视镜里看就可以了!就那辆南昌牌照的黑色面包!”

野狗:“就那个赣A54721吗?我看你是警察的职业病吧,见谁都觉得像坏人,横穿桐城的国道就这一条,走这条路的车多了去了,再说了,谁没事跟踪咱们啊?”

这时那辆黑色面包像是知道被发现了,突然拐弯驶进了路边的一个加油站。林青还是有点不放心,之后又回头确认了几遍,见那辆黑色面包并未追上来,这才放松警惕。

下了省道,又拐过两条村庄,三人很快就来到了一片小湖的跟前。排骨帮林青选了个阴凉之处并架好钓竿,然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些钓鱼的技巧。果然如野狗所说,这湖里野鱼甚多,不一会儿就连从来没有钓过鱼的林青也都收获了两条,湖面不时回荡着三人的谈笑之声,林青满脸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这是排骨第一次见她笑的如此开心。

过了一会儿,野狗倒是很识趣:“我到那边的榕树下去,钓几条鲤鱼给你们瞧瞧。”说完冲排骨使了个眼色。排骨明白,他这是想给二人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自然心领神会。

湖光山色、微风拂面、美人于畔、流年正好,偶尔几声清脆的笑声萦绕耳边,排骨的内心不禁一阵荡漾,那感觉如此美好,以至于他都分不清这是在垂钓还是在享受一场约会。

此时的排骨完全沉浸在自己美妙的节奏里,突然背后被人重重的揣了一脚,整个人都差一点栽进水里,好不容易等他站起身来,三名古惑仔打扮的年轻人将他死死摁住,排骨的双手被反扣于身后,根本不能动弹。林青此时正全神贯注自己的鱼漂,等她反应过来,两名古惑仔已至身前,刚想反击,同样被对方先发制人。

二人一头雾水,这时终于有人发话,应该是他们的领头:“不好意思了两位,只要你们把银月令乖乖的交出来,我保你二人今天无事!”

不管对方什么来头,也不管对方什么目的,但这银月令是牛爷留下来的最后之物,排骨肯定不会乖乖就范,于是装傻:“什么银月令?我不知道!”

话刚说完只听排骨一声惨叫,一只沙包大的拳头狠狠的落在了排骨的腹部,顿时表情扭曲、痛疼难忍。野狗这时正哼着小曲儿,突然看到这边有动静,赶紧放下钓竿奔了过来。

领头之人一脸阴邪:“最好不要跟我装傻,否则你面前的这位美女,呵呵……”

一听他们要对林青下手,排骨无法忍受:“好,我给你!有事冲我来,为难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说完便乖乖的从脖子上取下令牌交于对方。

这时野狗正从另一边悄悄赶到,几个古惑仔并未注意到他。只见他一个飞踹,将锁住林青的其中一位直接踢翻在地,摔了个狗啃泥。接着林青一个漂亮的转身,从另一位古惑仔手中挣脱,顺势抄起身边的铁桶,朝那人头部狠狠的砸了上去。

二人打算乘胜追击,各自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棍,正准备解救排骨,突然对方领头的那人从背后抽出一把砍刀,将其架在排骨的脖颈之上,一脸凶神恶煞:“都他妈给老子住手,想要这家伙活命就给我老实点。”

无奈野狗跟林青只得将木棍扔回地上,见二人终于老实,两名古惑仔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对着林青野狗一顿拳打脚踢,迫于排骨被俘,二人不敢还手,只能稍加躲避。

见场面已被控制,领头的那人摆了个暂停的手势:“算了,今天就放他们一马,上头特别交代不要闹出人命,既然东西已经到手,我们撤!”说完六人朝一辆黑色面包车走去,很快消失在视野之中,留下受伤的三人,画面一阵凄惨。

还好只是受了一些拳打脚踢,虽然疼痛,但并无大碍。林青这时并没有因为疼痛而丧失作为警察的嗅觉,朝野狗问道:“那辆黑色面包的车牌号还记得吗?”

野狗擦了擦嘴角的瘀血:“当然记得,赣A54721,妈的,这帮孙子。”

林青掏出手机:“喂,刘队,我们现在在高峰村附近,这边发生了一点状况,你让交管局的人帮我们协助调查一辆赣A54721的黑色面包车,我怀疑与吴魏有关。”

电话那头刘队:“好,我立刻就安排,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林青:“有人抢了排骨脖子上的银月令牌!”

刘队一阵惊讶:“啊?还有这事?好,先挂了,我赶紧联系交管局。”

三人收拾了一下便朝市区奔去,赶到警局的时候,刘队正在办公室忙着签发一些文件。见三人进来,连忙招呼坐下:“你们没事吧?”

林青:“没事,他们只抢东西,并没有对我们怎么样。”

刘队:“那就好,刚才交管局那边说那辆黑色面包已经上了高速,朝南昌方向去了,我已经联系了南昌分局的朋友,让他们在高速路口设法拦截。”

林青:“他们为什么要抢这块令牌?难道吴魏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

刘队看了看排骨,希望他能告诉大家一个答案,排骨这时也注意到大家都盯着他看:“你们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还纳闷儿呢!这宝藏都没了,他们抢这块令牌有什么用。”

野狗:“这还不简单,下了高速就把那伙人给逮了,然后再顺藤摸瓜,最后端了吴魏的老巢,一顿捶,我看他敢不说出真相。”

刘队:“你小子这次说的倒是在理!好了,散了吧,南昌那边一有消息,我再通知你们。”

刚才在刘队办公室,三人装着一副没事的样子,这会儿走出警局,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一拐一瘸,虽然那伙人没下重手,但是身上还是有多处淤青和红肿。

来到皮卡跟前,排骨朝林青说道:“我送你回去吧,还有你钓的鱼。”

林青一副为难的样子:“算了,还是别回去了,我妈看到我受伤的话肯定又要唠叨了。”

野狗:“要不你去我们那儿吧,你不是说喜欢喝鱼汤吗?我炖鱼的手艺那可是一绝!”

排骨白了野狗一眼:“不吹牛你会死啊,平时就会个西红柿炒蛋,盐还放的没轻没重!”

野狗厚着脸皮贱笑道:“嘿嘿,这不有你嘛。”野狗这句倒是真话,这些年排骨都是自己做饭,手艺虽然算不上什么出类拔萃,但炖鱼汤那是他的拿手好戏。其实他也想过找一个女朋友,可能是孤单久了,所以也就习惯了。

没想到林青竟然一口答应,排骨一时措手不及,因为他知道此时家中正乱的像团鸡窝。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光顾自己的家门,进屋后排骨让林青在门外等了两分钟,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一下,没想到林青不但没有反感,反倒被他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惹出了笑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425评论 122 221
  • 没有闹钟的早晨总是那般奢侈和美好,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排骨看了一眼野狗,那家伙正躺在沙发上打着手游,看那聚精会神...
    巴茅山阅读 1,432评论 32 43
  • Joycty阅读 44评论 0 0
  • 总有那么一抹色 走近走远 又走远走近 白的将冬宣染 用梅来点缀 宝剑出鞘留余香 绿的将春打造 碧丝碎花成片 银钩倒...
    如水残月阅读 34评论 1 1
  • <乘风破浪>是一个月前看完的电影,虽然实际我是后知后觉突发奇想去看的,但是结果真是出人意料的好。我的推荐指数为五星...
    大调子阅读 63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