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二 乾坤(一)

——1——

吕岩站在夜言超市门口的街道上,仰头看着天空。灰色的迷雾像是眼睛上的污渍,似乎轻轻擦拭一下,就能看清一切,但这一片天空又要怎么擦拭。

“师兄,看的清楚吗?”重阳子走到了吕岩的身边,也抬头看向天空,双眼之中泛着一层白光。反观吕岩,眼里却是同平常别无二样。

“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吕岩的语气很平淡,却又与平时完全不同。

重阳子眼睛里的白光散去,深深地对着吕岩鞠了一躬:“恭喜师兄得道。”

吕岩低下头,微笑着看着重阳子,伸出右手放在重阳子的肩膀上:“师弟,之前师兄不负责任的把终南山扔给了你。这次,我要更不负责任了。”

重阳子叹了口气:“飞得如此吗?”

“必须如此,”吕岩认真地道:“何况,并非我一人,虽然自私但我知足了。”

重阳子再要说话,却突然一皱眉头,看向街的那头。

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男人渐渐走近,风衣红的扎眼,同样扎眼的还有男人的头发,红的似血。男人带着浅笑,双眼的眼皮隐有金光,似乎是化了妆。

“洞宾,重阳子。”男人一拱手,先打了招呼。

重阳子眉头皱的更深,吕岩却是微微一笑,拱手还礼:“劳烦瘟癀昊天大帝亲自下界,牡丹也是费心了。”

“洞宾放心,我没有打算大开杀戒。”吕岳呵呵一笑:“终究是小混乱,选择权又在天到手里,我更多的是等待。”

吕岩点点头,一拱手:“这份恩情,我替苍南百姓谢过了。”

吕岳摇摇手:“不忙谢,等人间躲过这次灾难在说吧!”

——2——

苍南第一医院,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站在后门,双手环抱在胸前,脖子缩在领口,整个人躲在门口的阴影里。男人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看时间,眼神里充满了焦急和疲惫。

“请问,你是邹广泰吗?”

男人一惊,发现身后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红发红风衣的男人。

“请问,你是邹广泰吗?”红风衣的男人又问了一遍,态度很温和:“我是吕岳。”

邹广泰点了点头,眼神里露出一丝解脱:“我是邹广泰,红姐说您可以帮我实现愿望。”

吕岳从红色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的陶瓷瓶子,瓶子纯白无暇,上边有一个紫色的瓶塞。

邹广泰看着瓶子,双眼冒出了不正常的光彩,但显然还是有些犹豫。吕岳也不着急,就这么看着他。

微微颤抖着双手,邹广泰接过了瓶子,捧在手心中,像是看着什么珍奇异宝。

“慎用,”吕岳语气里充满了诚恳:“没有回头路。”

邹广泰呼吸变得很急促,喘息了很久,一抬头,双眼通红,表情有些绝望:“我根本没有回头路。”邹广泰说完打开瓶塞,一扬脖子咕咚几声喝干了瓶子中的东西。

吕岳轻叹了一口气:“一日以后你会死,两日以后与你血液、汗水和唾液有过接触的五岁之人都会死,三日以后,不会再有苍南。”

“神会死吗?”邹广泰轻声问道。

吕岳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摇摇头:“大神通者不会死。”

邹广泰脸上闪过一丝轻松,走进了医院。

——3——

龙蕊坐在值班室里闭目养神,双手平放在腿上,手指无规律的敲打着大腿。她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神力,胸前的红鸾仙鸟的玉佩烫的快要灼伤自己的皮肤。所以她等待着那个神的到来,那日从天空中滑落的星辰——吕岳。

门被轻轻的推开,声响非常的小,但依然惊动了处于极度戒备状态的龙蕊。

“你来了。”龙蕊低声道。

“我来了,蕊。”

龙蕊吃惊的看向门口,门已经关上,站在门口的男人胡子拉碴,一脸的颓废,眼神里却又带着温暖。

“广泰!”龙蕊几步走到门口,一把抓住邹广泰的手:“这段日子你去哪了?怎么变成这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邹广泰抽出自己的手,一把将龙蕊抱在自己的怀里,嗅着龙蕊头发的味道,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

龙蕊安静地倚在邹广泰身上,也没有说话,安静地等待着自己男人开口。

“我要死了,”邹广泰的语气里带着释然,却又有些遗憾:“我见过吕岳了。”

龙蕊的身子一僵,随后颤声问道:“他给了你什么?”

“三岁......”

“你喝了?”

“一饮而尽。”

龙蕊抬起头,一脸的惊恐:“你疯了!你这样会害死无数人命。”

邹广泰没有接话,而是问道:“邹卉错了吗?”

龙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明白邹广泰为什么突然问出这种问题。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邹卉也不会知道。她只是想活着,但是她的活着会带来别人的死。大部分的人心是利己阴暗的,只要有足够的环境就会显露出来,我要做的是给一个环境。”

“你疯了!”龙蕊一把抓住邹广泰的衣领:“你现在就跟我走,我们去找岩哥,他一定能帮你解读。”

邹广泰本来想反抗,听到吕岩两个字的时候,没再说什么,顺从地跟着龙蕊走出了医院。

——4——

龙蕊发疯似地拉着邹广泰进门的时候,吕岩郑在本上写着什么,依旧是哪个写着夜言两个字的小本。

气喘吁吁的龙蕊还没有说话,吕岩就先开了口:“放弃吧,我解不了三岁瘟。”

龙蕊整个人瞬间僵在那里,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不过,我可以救龙蕊。”吕岩抬起头看向邹广泰:“你认同吗?”

邹广泰点点头,有些担忧的问道:“您真的有办法恢复龙蕊的神力吗?三岁真的伤不到神吗吗?”

吕岩一笑,将本子合上,站起身走出银台。先到货架上拿了三听啤酒,放到了银台上,自己给自己开了一听,喝了一大口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这是神和人之间的时间差。那么人和其他生物呢?”

放下酒杯,很没有风度地打了一个酒嗝儿:“有虫名浮游,朝生夕死,不知一日之广阔,却又有彭祖八百,看世纪之变迁。时间如此不公,却又如此公平。皆因万千生灵皆有三岁,去岁,今岁,来岁。三岁一过万事休,这瓶三岁就是把人的三岁变成三日,若是有人去岁已过,来岁无期,那自然只有一日可活。”

吕岩又到附近货架,拿了一袋花生,撕开以后随意的倒在银台上,一边吃一边继续道:“三岁只对人有效果,而且只对未来绝望的人有效果。不过,服用三岁而死的人会变成一种瘟,任何有过血液,汗液和唾液接触的人,都会和你染上一样的毒。”

邹广泰沉默了一下,再次问道:“您能恢复龙蕊的神力?”

吕岩又喝了一口酒,笑道:“我根本未曾收了她的神力,又何谈恢复?”说着,吕岩轻点了一下龙蕊胸前的玉佩,一股红光瞬间包围了龙蕊,又马上融入了龙蕊的身体中。

“好了”吕岩指了指另外两罐啤酒:“你的问题解决了,陪我喝一杯吧。”

——5——

天已经微微发亮,银台周围东倒西歪的有很多啤酒瓶,银台上全是花生壳。

“您打算一直留我到我死吗?”邹广泰丝毫不见醉意。

吕岩摇摇头:“我又没有绑你手脚,你大可以出去。只是,你真的死的了吗?”

邹广泰一愣:“我为什么死不了?一日之期就要到了。”

“我说过,三岁只对没有来岁的人有作用,所以,你真的死的了吗?”

“我若非心灰意冷怎么会喝下三岁。”

“但你心里还有她,”吕岩指向龙蕊:“所以,你今天死不了,明天死不了,后天也死不了。”

邹广泰摇摇头:“刚刚你帮龙蕊恢复神力,我最后的担忧已经了却,来岁对我已经没有丝毫瓜葛。”

吕岩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随意的仍在一旁,又开了一罐,猛灌了几口道:“这无妨,你可以欺骗我们,但你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你大可以带着龙蕊去各种地方,接触各种人,但是你,不会死。”

“您太自信了,岩哥”邹广泰有些无奈地道:“您可知道,放我走,可能会让整个苍南被瘟疫笼罩。”

“不错,”吕岩重重地讲手里的易拉罐砸在银台上:“但你一定不会死的,从你的眼睛里,我就知道你有永远割舍不下的留恋,你最后一定不会选择死亡。”

吕岩说完拿起酒向里屋走去:“我累了,现在要去睡觉了,两位一会儿自己走吧。”

进屋前,吕岩看向了一直么有说话的龙蕊:“我修的是酒色财气人间道,我相信这人间,也会被这人间相信。”

龙蕊点点头,双眼之中泛起一阵晶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清晨的阳光很足,也没有什么云彩,看起来会是个大晴天。 龙蕊被邹广泰拉着手,两个人走在大街上,牵在一起的...
    TA君说阅读 38评论 3 1
  • ——1—— 苍南第一医院,值班室 龙蕊坐在椅子上,目光飘忽,右手,一道略显柔弱的红光缠绕在指尖。 “在人间已经悄悄...
    TA君说阅读 196评论 4 6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邹广泰坐在沙发上,表情说不出的呆滞。浴室亮着灯,淋浴的声音响个不停。等待美人出浴本...
    TA君说阅读 240评论 2 6
  • 我所理解的爱情,跟我结婚的那个人一定要满足我的物质需求,其次要满足我的精神需要。这才是真正适合结婚的对象。 物质需...
    伦仔萌萌哒阅读 432评论 0 0
  • 概况:该楼房为住宅区居民楼,主要出租于日常居住,建设共三层,楼宇水、电、通信等基础设施配套齐全,每层有房间三间...
    Sky丶blue阅读 35评论 0 0